8仔筆記│「逆民主」正式宣告開始

簡卓鏗網誌│浪費

2014-8-28 22:27
字體: A A A

早兩天在盧森堡橫街一角,找到了一間餐廳坐滿了人。在歐洲這並不常見,畢竟外出用餐的消費太貴了。經驗告訴我,這一定是家又平又好吃的餐廳,於是我想都沒想便走了進去。

點餐前看到有兩個中國女孩,大概跟我一樣大吧,都在低頭寫著明信片,眼前倘大一碟土耳其香腸併薯條和沙律,賣相很吸引。在餐牌上找著看看,哇!這碟東西挺貴的…最終我只點了份窮人恩物-卡巴,比那份香腸便宜一半。

食物很不錯,我狼吞虎嚥很快便清理完,而這時對面的中國女孩的舉動吸引了我的目光。只見她們緩緩站起,戴上帽子,付了錢,頭也不回便走了。看看她們的桌上,兩碟食物幾乎原封不動,每碟都吃了不到四分之一。本來以為她們要留在這裏慢慢吃慢慢寫,原來是已經吃完了!我和店員對望了一眼,他苦笑了出來,做了個無可奈何的手勢,便靜靜的把吃剩的兩碟食物端去倒了。

痛心、惋惜、不解,我只能呆坐那裏,發不出一點聲音。

那是多麽的浪費!如果她們不是第一天來到歐洲,她們一定知道食物的份量大小,也應該能估算到自己能吃多少。既然吃不完,為什麼不分吃一碟呢?

慢慢地我憤怒起來,我不只對她們的行為感到憤怒,我也恨我自己。恨自己為什麽當下沒有開口跟店員把食物討回來把它吃完。不,我應該更早前就開口向那兩個中國女孩去討,不然作為店員可能有自己的顧慮不能把吃剩的食物給我。我問自己為什麽始終沒有開口?是因為怕不衛生嗎?還是自己也剛吃過了東西知道討回來也吃不完?其實心底早有個答案,我只是怕丟了面子。怕向人民討吃剩的食物會丟面子。我恨自己。

以前我覺得自己不是個浪費的人。但看到其他國家的人吃飯,我知道我錯了。印度人、尼泊爾人會用手把碟上 的每一滴咖哩都吃光;歐洲人會用麵包去沾剩下的汁液吃;東南亞人吃湯粉麵會喝光整個湯。而香港人,煲湯的湯渣我們往往別不完,和朋友聚餐桌面上總是有吃不完的食物,自助餐更加是慘不忍睹……我們不浪費的標準,只是把主菜碟上的餸吃光,飯並不運算在內。我們的標準,根本跟不上國際標準。

如果再給我一個機會,如果再讓看見這樣的情況,我一定會開口問:「請問可以把吃剩的食物讓給我把它吃完嗎?」即使最後我吃不完,希望也可以讓她們感到一點點羞愧;即使她們沒有感動,最起碼我做了自己該做能做的事。要改變是要自己爭取的,不能把責任推給別人。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8日 下午10:2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雲闊天清網誌│港青的快樂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