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三子:欺壓人民的政權,將要面對一個公民全面抗命的時代!

Fye網誌│走向結局的開端

2014-8-29 18:03
字體: A A A

「這是一個有關距離的故事。」第一次聽到《秒速五厘米》(日語原名: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當時的介紹就有這麼簡單的一句。

《秒速五厘米》由男主角遠野貴樹於不同時期發生的三個愛情小故事組成。故事一《櫻花抄》,講述兒時的青蔥純真戀愛,年少氣盛的貴樹和女主角篠原明里可以為愛情不顧一切,無視現實世界的距離去維繫愛情;在故事二《太空人》中,踏入高中的貴樹被女同學澄田花苗暗戀,但現實卻不如所願,縱然每天一起相處,心靈上的距離令花苗學會接受所謂的「不可能」;最後故事三《秒速五厘米》,貴樹踏足社會後再次與明里重逢,在時間和距離的洗禮後,男女主角在一個電車軌平交道旁作出他們最後的選擇……

P0829-02

「據說櫻花從樹上飄落地面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這是作者為這部作品命名為《秒速五厘米》的原因。這速度不算快(等於時速每小時18公里),但以這速度走八年時間,剛好就是地球的直徑,即南極和北極之間的距離 —- 地球上最遠的距離。

故事中的經典對白,「我們仰望著同一片天空,却看著不同的地方」,道出故事作者新海誠想表達的「距離感」。速度從來並不可怕,真正令人產生距離的是時間和方向,故事中角色們相互以不同步伐,向不同的方向走,縱然只是秒速五厘米,但隨着時間流逝,各人就越走越遠。

「我要用甚麼的速度,才能跟你相遇?」然而無奈的是,我們方向不同,我們看著不同的地方,即使你用甚麼速度,都永遠不可能相遇。更令人絕望的是,原來在踏出那一步的一刻,就已經註定了這結局。

P0829-03

作者新海誠將現實的無奈帶入動畫作品,三個故事都是寫實的日常愛情故事,正因為故事真實,令人看罷不禁產生共鳴。沒有大哭大鬧的情節,卻能將淡淡的悲哀滲入觀眾的內心。在最後故事三《秒速五厘米》中,男女主角再次相遇的一刻,讓故事從無奈中滲出一絲希望。

「我感覺如果這刻我停下來回頭,對方也會回頭」,兩人在平交道上擦身而過的瞬間,如果選擇了改變前進方向,回頭再次走近對方,結局會否改變?

0829-04 (1)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9日 下午6: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灣仔碼頭水餃創辦人臧建和:拆碼頭我當然會哭,灣仔碼頭是我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