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鳥網誌│一些良好青年不應該上的色情網站 Normal Porn for Normal People(上)

林伯網誌│民間電台

2014-8-29 20:54
字體: A A A

申辦廣播牌照並非有錢大晒,但冇錢萬萬不能,牛哥(曾健成)有份創辦的民間電台多次向政府申請聲音廣播(FM)落空,唯有繼續非法廣播,屬長久/持續的公民抗命行動。

政府一直以種種行政/監管手段施壓,首先是多次充公發射裝置(管有必需領取牌照)及製作器材, 繼而檢控有關人士。

最荒謬是以「參加非法廣播」罪名檢控出席旺角行人專用區街頭論壇嘉賓。拖拖拉拉好幾年,明顯地旨在讓被告人感到焦慮、麻煩,更可以消耗他們的資源(法律開支包括聘請事務律師,轉聘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及出庭等相關費用)及鬥志。幸好並非每次要親自出庭,否則影響固定工作, 或未能履行撞期的散件工作,後果嚴重。

因被無理檢控招致直接及間接經濟損失在所難免,曾涉及官司(民事或刑事)人士都理解,即使贏了訴訟,還得看法官會否判勝方取得堂費;就算可向對方討回,必然不可能達到百分百的數額。 其間的開支呈報及聯繫工作,甚至對薄公堂「講數」涉及的費用,亦一概要先自行承擔。對家是政府的話,不會賴數,但要有心理準備「包容」低效率及官僚程序。

明明錯在政府(電訊管理局):(1)不該提控或(2)引用錯誤條例檢控,作為勝方的小市民只好啞忍,耐心等待退款。再不就是學習阿Q精神……高呼公義得到伸張!

何解敗方(尤其是政府)毋須道歉及賠償,勝方在精神上及實質金錢上的損失?

基於律政司把關不嚴,若政府針對某些人士,濫用公權以涉嫌違法展開調查,及明知證據不足(或存疑)下依然提出檢控,就是打壓,製造白色恐怖。

(《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29日 下午8: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當年保育天星皇后抗爭激烈 今晚灣仔碼頭怎麼默然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