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歧視條例檢討與殘疾人士投票權

思家新聞|當年今日戴妃死 香江一度留傳奇

2014-8-31 08:01
字體: A A A

時間過得很快,英國威爾斯王妃戴安娜逝世距今,原來已經17年。回想當年今日,戴妃在巴黎隧道內遇上車禍,頓時震驚各國領袖,因為這個亂世,從此失去了一張象徵著愛與和平的面孔。

講起港人對戴妃的記憶,要算是1989年威爾斯親王伉儷獲邀訪港,主持會議展覽中心及文化中心的開幕儀式。撫今追昔,戴妃訪港,都盛載著幾許港人集體回憶。

「六四事件」後,香江陰霾久久不散,移民海外人數再創新高,衛奕信政府要靠推《玫瑰園計劃》(新機場核心計劃),才能穩定民心。於是,敦請戴妃駕臨香港,很大機可能就是希望憑藉她的親民形象,顯示英國從來未離棄港人。

及至香港回歸,戴妃同樣計劃在短時間内跟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會面,目的大概都是為港人傳遞自強不息的政治訊息--可惜起行前數個星期,就發生那次不幸的車禍,最終港人與她緣慳一面。

話說回來,戴妃生前(尤其是過身前的好幾年)的感情生活異常紊亂,緋聞頻傳:先有外科醫生簡漢納(Hasnat Khan),然後是富豪阿法耶茲(Dodi Fayed),就連香港華商鄧永鏘爵士(Sir David Tang)亦曾榜上有名。

儘管如此,戴妃這位傳奇人物,不僅在港人心中難以磨滅,更留給世人一個深刻的印象。她生於英國著名的史賓沙家族,父親約翰繼承了伯爵頭銜,成為貴族。約翰一直想要個男嬰繼承產業,戴妃出生的事實令他希望一時落空。戴妃的童年過得不太愉快,父母離異,自幼便要擔當照顧弟弟的角色,加上無心向學,要靠做幼稚園老師糊口。如此這般,或許就是她較其他皇室成員更為懂得體恤民間疾苦的緣由,也為她日後從事慈善工作奠定基礎。

戴妃嫁入皇室,郎才女貌,最初大家都認為是個美麗的童話。可惜,不到幾年,二人就同床異夢,問題接踵而來。若說戴妃是個熱情奔放的人,那麼查理斯王子就是個古板迂腐的人;若說戴妃是個喜歡城市生活的人,那麼查理斯王子就是個喜歡反璞歸真的人。據悉婚後他們於不列顛尼亞號展開蜜月假期之時,戴妃往往會到船艙迴廊跟一眾船員談天,查理斯王子則老是回到房間閱讀。性格上的差異,正是雙方不歡而散的底因。

不過,戴妃在位短短十餘年,卻為素來沉悶的皇室帶來一股新風。眼見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跟夫婿菲臘親王日常只用備忘錄通訊,她對查理斯王子說:「我們不要這樣!」(We’ll never be like that!)自從誕下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之後,戴妃亦堅持撫養孩子成人是母親的責任,毋須保姆操心,倒讓身邊的英女皇無從理解。

另外,戴妃優雅尊貴的儀容,高佻纖瘦的身形,加上每次外訪從來都不會擺架子,就令世人留下畢生難忘的美好印象。

離婚之後,戴妃仍然堅持以威爾斯王妃的身份,繼續履行公益事業。她樹立了良好的榜樣,除了親吻麻瘋病患者,還屢次身先士卒,到各處受戰火蹂躪的地區清除地雷。其後,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稱她打破了世界隔膜,在那個許多人惟恐愛滋病可透過身體接觸而傳染的年代,戴妃走到每個患者的病床邊,告訴他們世間仍然充滿熱愛。

事到如今,也許不少港人早就把戴妃遺忘;但她對後世的影響,遠超於那些八卦雜誌所報告的小道消息。最重要的是,戴妃開創了現代「平民皇室」的楷模,讓英國上下知道,皇室是民眾的一分子,以至逐漸打破過時的階級觀念。

可以說,「人民王妃」的精神長存,而且體現在威廉王子的身上,凱特王妃的身上,以至小王子佐治身上。

(撰文:杜連魁)
(原圖為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8月31日 上午8: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有情360網誌│你很忙,我也沒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