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假如生活或政治今日還是令大家心情沉重,可以看一看……

8仔日記│北京硬推鳥籠假普選 抗爭路遠須深化沉澱

2014-9-1 03:50
字體: A A A

一切到此,心也倦了。

這一天終於來到。

《基本法》第45(2)條的普選「承諾」終於被中共親手撕破。如果港人,如果泛民同意「袋住先」,2017年的行政長官「普選」就注定是一場比伊朗、比新加坡,都還要鳥籠、還要反民主,向全世界展示「有特區特色的『民主』」是種什麼樣子的貨色、怎麼樣子的鬧劇。

雖然一衆「列席」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的港區人大代表,以至行政長官梁振英都把今次的「決定」淡化,形容為「框架」,卻其實人大委員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已老實地說清楚:

據香港電台報道,張德江稱「今次人大常委會作出的決定,……對行政長官普選制度的若干核心要素作出了明確規定,為下一步香港特區提出行政長官普選具體辦法確定了原則、指明了方向。」

8仔曾在此指出,北京已手握泛民4票(甚或已多於4票)。這4票、加上立法會內親北京陣營可傾盡的42票,以及理應不投票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無視立法會憲制傳統投下1票,便剛好47票,達到《基本法》附件1所要求的3分之2要求。泛民昨天表示會綑綁否決,大家姑且放長雙眼。

事實上,任何真心關切香港民主的人,都不希望4票倒戈發生。但正如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早前就《白皮書》撰文、評論法治和司法獨立所引述的西諺「恆久警惕乃自由的代價」(Eternal vigilance is the price of freedom.),港人實在不得不持續向手中有票的「民意代表」施壓。

一切到此,再沒話說。

走到這一步,和平佔中已不止於一個爭取真普選的平台、一個抗爭的渠道,而是一個讓抗議、不滿、宣洩……有秩序地進行的載體。如果從來都沒有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從來都沒有商討日、沒有民間全民投票,只恐怕到8月31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頒下「決定」這一天的爆發,不可能這樣子平和。

泛民各政黨政團全面參與和平佔中,已是必然發生的事。當然,大家必須一直留意有否參與的黨派到表決之時仍會臨陣倒戈,而同一時間,社會亦應盡快形成強而有力的機制,確保所有泛民議員遵從民意,例如簽署承諾書甚至宣誓,按全民投票或辭職變相公投的結果,否決落實2017年假普選的決議案。

先前提到,「有特區特色的『民主』」,將比伊朗、比新加坡更要反民主、更要鳥籠。事關今次人大常委會冒著憲制危機,借「決定」之名,行「釋法」甚至修法之實的「落閘」,既把候選人數目限於2至3人,提委會篩選候選人的辦法,更無具體準則可言。

反觀伊朗,2013年總統選舉得以「出閘」的候選人仍有8人之「多」,無懼「過濫過氾」,而憲法監督委員會篩選候選人的準則(起碼是掛名的「準則」)是參選者是否恪守伊斯蘭主張(madhhab)。至少,份屬溫和派的魯哈尼仍可在改革派支持下當選,「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並無拒認結果,更予祝賀。

至於新加坡,2011年總統選舉的候選人亦「多」達4人,當中陳欽亮(Tan Kin Lian)雖與首任民選總統王鼎昌關係密切,但總算是個被歸類為社運分子的人(他曾組織雷曼迷債苦主遊行)。不過,新加坡總統候選人須先經總統選舉委員會(PEC)甄別,「準則」為曾出任部長、常任秘書長、大企業行政總裁等,這恐怕就是有論者謂香港將會新加坡化的顯例。

無論是佔中三子,抑或是泛民諸君,餘下來要做的,不只是抗爭,更要將香港的假普選何其笑話、何其荒謬,在社會中深化討論。香港社會既要為繼續向北京施壓努力,更要在心理上和常識上的準備,在立法會萬一真的夠票向「袋住先」say no之後,繼續嚴防假普選幾年後又伺機還魂、嚴防假普選千秋萬世。

(左圖原圖:中國全國人大網站)  .   .  .

延伸閱讀

  • 伊朗選舉乃前車 香港民意倍憔悴 (信報,金針集,2013年6月18日)
  • 「不設預選有憲制危機」乃偽難題 (信報,金針集,2013年3月12日)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日 上午3:5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人民日報社論出重錘 不點名斥泛民圖搞「半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