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這已不只是普選的事

讀者投稿|給我沈默的基督徒朋友-我要巴拉巴!

2014-9-1 22:03
字體: A A A

最近經常會問自己為什麼要生長在這個時代的香港。如果出生在大蕭條時代,那我就得每天輪候食物;或者如果我是個非洲土人,活到這個年紀,可能快要死了。不同的時代丶地域,需要不同的回應。基督徒相信一切非偶然,認定上帝把你安置在這個家庭丶機構是有特別目的,那麼,你在這時代丶這地方出生也有同等重要性吧?你作為這地方的居民,除了每次投票日盡責任到票站投票外,你有沒有關心過社會上的事,你對上帝交付給你的這個年代,會作出怎樣的回應?

今天香港的政治爭拗,每個人只要花多一點時間,多留意一些非主流媒體的報導,不難看到現在的真實形勢,最重要的是,只要略有分辨能力,誰人都能看出是那一方強詞奪理丶顛倒是非黑白丶出爾反爾,前後矛盾。官員一時説基本法沒有國際標準這幾個字,人家回應廿六條說明保障居民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他又説是為了國家安全,為了維穩丶繁榮。

請問問自己,今天社會在進步還是退步?講大話的特首,無能的議會,偏頗的政策,海事處失職令39人喪生,廉署用公款買茅台,沒有床位丶奶粉、學位,年年交稅原來奉獻給一個又一個幾千億的大白象工程,社會上沒有公正公平公義,覺得沒問題嗎?

到了這個時候,基督徒最喜歡說:「啊!我們應該靜默,讓上帝作主吧!」我想問問,這是你為這件事經過無數禱告之後從上帝得到的答案嗎?還是,這就是你什麼都不用思考丶不用表態丶不用作為的便利藉口? 你知道你若保持沈默,沒有歸邊,在這個強權與其荒謬邏下,會自動變成支持當權者的力量嗎?你若見到自己的兒女快丟下火坑,你會説我正在等上帝出手,自己不會上前阻止嗎?見到危險的事要呼喊,是本能反應吧!

倘若我們身處於耶穌的年代,許多基督徒,都幻想自己會是在十字架下為耶穌哭泣,喊着主啊主啊的人。當時的耶穌,被羅馬政府丶法利賽人丶祭司丶民間的長老認定衪是顛覆者,羅馬人怕衪威脅管治,宗教界恨衪講真話丶不守猶太法律丶挑戰他們的權威,衪帶來紛爭,混亂。所以如果你對今天的不義無動於衷;又或者你認為違法就是錯,就不能支持,最重要是社會穩定,那麼,我只能抱歉的指出,以你思維與邏輯,你大概不會出現在十字架跟前,你卻是在巡撫彼拉多問要在逾越節釋放哪一個時,毫不猶豫地大叫:「我要巴拉巴!」

巴拉巴就是你對上帝的回應。

(撰文:Kitling,香港出生,分別在美國及澳洲讀書,在英資銀行工作十多年,現為主婦一名。支持民主自由,間中閱讀,喜歡無邊無際的思考。)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日 下午10: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亞視稱已提交證明 若獲續牌5年可投資27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