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公民22成員被捕

范析852│佔中行動勢變「第一火棒」 抗爭時代催生世代交替

2014-9-2 07:22
字體: A A A

人大常委會在剛過去的周日正式「落閘」,對香港特首的普選框架「一錘定音」,落下的三道「鐵閘」,包括提名委員會的組成人數「照舊」是1200人,同時組成方式按照現時選委會的「四大界別」,而特首候選人須獲提委過半數提名,以及人數限定2至3人,既令香港的一國兩制宣布終結,高度自治承諾正式幻滅,而盼望真普選的人士更同時夢碎。

曾經被視為又理想又實際的「民主回歸論」,正式宣布走到盡頭,同時與中央談判與溝通之路,更盡遭中斷,故在831當晚的添馬公園,佔中啟動禮舞台上背景那偌大的「抗命」二字,就顯得別具意義,因為香港未來好一段日子,似乎會有不少人前仆後繼,為改變香港的命運而作出抗爭。

佔中目標已昇華

831當晚,佔中宣布正式啟動,一波又一波的抗爭行動將接踵而至,然而如果還原基本步,本來被視為向中央爭取和談判之籌碼或手段的「和平佔中」,對方卻其實無動於衷不為所動時,那現在似乎失去佔中的理由吧?因為換來的結果,恐怕是甚具「白白犧牲」的味道呢!

答案似乎也可在831當晚尋!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甫上台,就向台下出席的市民表示,大家不應因為憤怒而來,相反,是因為看到希望才出現,他繼而呼籲大家彼此握手,因為眼前的對方雖然未必相熟,但不久後卻會彼此一同因抗命而被捕。而他所言的希望,似乎是認為,香港未來會因為這場抗爭運動的出現而帶來改變。

老范請教過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他指戴耀廷過去在訪問中,曾揚言佔中背後最有力的武器,正是香港作為金融中心的經濟地位,而對北京而言,仍是很重要的資產,故佔中會影響香港的金融心臟運作,從而逼使北京在政改中作出讓步,故現時繼續佔中,目標跟原先設想仍是一致的。然而,佔中的規模、持續性及遇到什麼阻力等,都會影響佔中的威力。

佔中勢必出現,同時更被視為是「核彈」,但「核彈」用來終結戰爭,惟佔中卻似乎只是一個開端,套用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的說法,佔中不是「終點站」而只是一個「中轉站」,似乎預視佔中的作用,在於開啟抗爭的大門。

佔中四大新作用

成名指出,爭取民主的抗爭,合法的途徑已走了30年的路,所以未來的抗爭,相信最少出現更多包括以公民抗命違法達義的方式來進行的抗爭,而人大今次的「落閘」,便是最大的引爆點。

他續分析,現時佔中有著最少四大作用和意義,包括:

一,佔中是自2010年以來,最能集中泛民多數力量的運動,因為自五區公投後,泛民一直陷入分裂的狀態,但現時這一場佔中,似乎能從中連繫泛民,甚至促成政黨與民間團體的合作。

二,是成為抗爭運動的分水嶺。因為以持續性與道德感召來「掛帥」的運動,過去或曾有較小型的出現,但今次佔中的規模就明顯更大;

三,是影響公民抗命是否可能延續。佔中引發的公民抗命是否可以延續,很視乎特區政府的管治情況,而觀乎年來傾向負面,令運動有潛力延續的機會偏高,加上北京對香港管治的高度介入,都增加運動延續的潛力。

四,隨著北京強硬派的抬頭,佔中可以具有象徵意義,成為整場運動的第一棒。

至於佔中的領軍人物,觀乎831當晚,當一眾「長輩」不約而同稱當天是「民主最黑暗一天」的時候,青年的一輩,卻似乎早已作出抗爭的打算,希望藉抗爭把黑暗從新照亮,甚至連當晚的「狙擊李飛」行動,都是由學民思潮透過公民抗命形容來發動,由機動性到及時性,似乎都猶勝「長輩」;甚至在較早時的「七二佔中預演」,發動者也是屬較年輕的學聯,抗爭的年代,似乎也是世代交替的來臨。

民主運動交棒言之尚早

不過,成名教授對此有保留,「佢哋係咪可以成為運動的中心呢?如果從人數上,過去佔中簽下承諾書的,多是中年,究竟有幾多後生參與佔中,是未知之數;實際上在七一後,無論學民還是學聯,佢哋的真正動員力有多少,都似乎未夠大。」他直言,未來的罷課行動,或可以成為一個測試的指標,「當然,如果講可以身先士卒,用激進啲的手段,後生一輩一定比中年少包袱,好似戴耀廷等人,佢哋其中一個希望凝聚的,就係『最大的公因數』,希望凝聚出最大量的人群。」

他又指出,如果論道德感召的力量,雙方其實不相伯仲,但以學生為例,他們受制度所限,例如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按制度終要下台離任,要成為領袖,似乎穩定性方面要更理想,「但學生就有潛力引發同學的合作。」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日 上午7:2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日記│政改預示香港星洲化 配套失衡問題勢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