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小狗的下場:喱住先

讀者投稿|判刑過後 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2014-9-2 22:18
字體: A A A

八月三十一日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香港人所追隨的夢想──民主,被判上了死刑。無數港人花盡一生的力氣、汗水以及青春全都投放在爭取民主之上,無數人把生命押在與中央對抗的賭局上,一輸就清袋,連命也不保,又浪費了不少人才在政制發展上,得到的聖旨,連「桔」都不如。

八月三十一日,筆者作為一個自由攝影師(其實只是喜歡記錄香港社會發展而拿起相機拍照的普通香港人)走到金鐘添馬公園參與和平佔中的集會,我在那裡看到無數的失望以及恐懼。失望是因為我們的夢想,被一個從不代表人民的所謂人民代表大會一腳踏碎。那一刻的心情,就好像一個剛踏入雙十不久的青年,認為自己擁有無限的創意及才能,和未出賣自己所擁有的夢想及靈魂給予社會,卻被外人如嘲笑般一樣把冷水倒頭淋下去,當堂淋醒,認清現實為何,幻想隨之破滅,欲哭無淚。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回歸,小弟因家父長期於深圳工作而暫時居住深圳。那年我才三歲,卻記得自己坐在客廳的木地板上,看著香港回歸的那一幕,那一天我不懂回歸是什麼意思。往後的十多年的教育裹,我被告知香港回歸是理所當然般的好事,我亦曾經天真地相信不久的將來香港會有民主,一等,已經是十多年。今年,我即將踏入二十歲,二十歲是人生當中寥寥可數的青春歲月,與我一樣處於人生最青春階段的一眾學生們卻把他們最寶貴的全都貢獻在爭取民主之上,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為的只是香港人整體的福祉和普世價值,當權者卻令年輕的我們失望、令我們流下淚來。

香港是我的家,我不會相信那些每天在剝奪我僅餘權利和自由的人,我不會再服從那些出賣我們利益而自肥的人。在中央當權者的眼裹,我們什麼也不是,只是一個工具,甚至連蟑螂也不如,任由他們踐踏。他們不停的告訴我們,我們不能沒有阿爺的支持,香港的經濟繁榮全靠中國在背後的支持。但今天,我要告訴現今的當權者,是政府不能沒有我們(人民),而非我們不能失去中央的支持。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讓你們肥起來的是人民,能收你皮的也將是人民,當權者應該對我們(人民)的力量及憤怒有所忌諱。人民的無知及容忍,是有限度的。你可以繼續收買別人來支持你、可以繼續恐嚇和打壓反抗你的人、更可以繼續分化我們以民主為理想的人。但當權者,請別忘記,擁有高尚情操的我們不是你能夠隨便買得起的,那些在賤賣自己以及在出賣他人的,還處於無知與沉默之中,當他們覺醒時,你將會無法抵抗他們感到被冒犯的怒火。

明天,「您」將繼續踐踏我們的尊嚴和信念,繼續奪走我們餘下的東西;明天,將有不少市民、學生,如同日常般繼續忙於工作、學習,為自己的生計及前途奮鬥,根本無暇理會政改,甚至認為事不關已,把自己的靈魂繼續出賣給現實。但我相信,將會有更多的市民被我們的愛和信念感染,帶領他們走出無知。

我們感到恐懼,是基於無知,基於我們的命運不是把握在自己手中,是基於不知道未來會發生怎樣的事而感到恐懼,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當權者宰殺,不知會被當權者怎樣愚弄,或許現在正被愚弄的你還不知自己正通往行刑場的路上。如果你繼續不做任何事,等待你的只會是死亡,你今生亦只會是一隻無知的羔羊。我們要不平則嗚,不能任由別人擺佈,「人」之所謂「人」,是因「人」有思想、有自主,渴望自由,希望自己能對自己的命運作出選擇,而非受他人控制。假若你活得像籠中的雀烏一樣,並只能讓主人喂食而生於世上,那麼你不能稱之為「人」,你只是活得像「人」的禽獸。

或許你會覺得我寫得十分幼稚,因為我還年輕,但我的理想和夢想依然存在,我還未腐朽。在未來,我將不停為我的理想和夢想奮鬥,因為我一直渴望那名為自由的空氣,我亦相信,當人呼吸自由的空氣過後,將會戀上它,不願失去它。但自由並非必然,並非坐著就能得到的,而是雖要付出代價的,我亦在此立下誓言,假若日後有和平、理性的抗爭行動,我亦會參與,或許等待我(我們)的,是槍炮、是死亡。但我並不因此感到害怕,我所害怕的是活得沒有意義,害怕思想受到約束,害怕我們的文明倒退。假若有一天我們的抗爭成功,受惠的將會是千千萬萬的後人。

八月三十一日,是一個時代的結束,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全新的時代。

寫於八月三十一晚添馬公園集會之後

(撰文:熊,一名於城市大學專上學院修讀公共行政及管理的副學士,對香港現時的制度感到十分之失望。)

(The Age of Disobedience [OCLP foreign coverage]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日 下午10:1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切爾諾貝爾核災後患無窮 德國野豬輻射至今逾三成仍超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