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裝八萬五復辟 《施政報告》倡調高地積比率兩成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隔世兩生花

2014-1-16 00:58
字體: A A A

我不是因為同志電影,而是由於片名,才去看《接近無限溫暖的藍》的。

藍是「百搭色」,很易很普通,很難很特別,這,才有意思。

因為奇斯洛夫斯基的《藍》,因為村上龍的《接近無限透明的藍》,才會看《接近無限溫暖的藍》。

《接近無限溫暖的藍》的英文片名中譯是《藍是最暖的色》(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矛盾文本賣弄的,許多時候是小聰明,也就是噱頭一類的東西,但無可否認,諸如此類的處理手法,確是我杯茶。

藍是冷色,卻被定性為最暖,本身就是一種很容易叫人念念不忘的懸念。更何況,這部康城最佳電影的法文原名是La Vie d’Adèle(阿黛爾的生活│The Life of Adèle),實在太容易令我這代人想起1975年法國新浪潮導演杜魯福的名作L’Histoire d’Adèle H.(阿黛爾的故事│The Story of Adele H.)。後者當年來港,想是台灣文藝片還算顯學,就改名換姓叫《情淚種情花》。

我甚至覺得,《接近無限溫暖的藍》是向《情淚種情花》致敬,合起來看,甚至可以叫《隔世兩生花》。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裡的法國少女阿黛爾,是個有幾分姿色的鄰家女孩;《情淚種情花》裡的法國淑女阿黛爾,是個令人驚豔的貴族女子。

阿黛爾這個名字,法文的意思是「貴氣」,彷彿切合《情淚種情花》女主角的身份(她是大文豪雨果的次女)。不過,花自飄零水自流,1863年的阿黛爾來到2013年,由另一個阿黛爾親身解說這個名字的阿拉伯語的意思,已經變成「公義」(justice)。

由此路進,《情淚種情花》裡的阿黛爾為了爭取她「貴族的尊嚴」,因愛之名,走上戰場追情郎;《接近無限溫暖的藍》裡的阿黛爾為了爭取她「平民的公義」,因愛之名,走上街頭伴同志。二人都落得支離破碎遍體鱗傷。結果,十九世紀的阿黛爾被雨果送進瘋人院,孤獨終老;二十一世紀的阿黛爾穿著一襲象徵自由的藍色連身長裙,獨自走進窮巷……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6日 上午12:5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你……寂寞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