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男人想分手的八個大話

8仔筆記│人大常委政改落閘後 「外國勢力」威脅「國家安全」必湧現

2014-9-3 02:25
字體: A A A

「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是政制討論在「落閘」之前的最後階段,京官其中一個最經常談起的詞彙。彷彿,香港人心目中的真普選,跟國家主權、國家安全、國家的發展利益,都必然處於對立面。真普選就等於「勾結外國/外部/境外勢力」,就會威脅到所謂「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如果說中國的「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真的受到威脅,「序幕」可能現在才揭開,北京與外國的輿論戰和罵戰,陸續有來。

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決定」之後的第1個工作天(9月1日),中國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去函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要求對方中止調查《聯合聲明》的實施情況。中方抗議的消息於香港時間9月2日早上在港傳出;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7月下旬決定調查《聯合聲明》落實情況,調查對象包括英國外交部。

但同樣值得留意的是,「決定」翌日上午,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在記者會上表明「強烈希望香港能在一國兩制下維持其自由、開放的體制」。

由於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決定」的8月31日當天,是星期日,翌日才是首個工作天,加上時差,日本較諸歐美更早踏入工作天,日本政府比起歐美國家更早回應「決定」,表面看來沒有可疑之處。再者,9月第1個星期一為美、加兩國的勞動節,兩國暫沒回應,亦自然不過。

不過,日本首度回應香港政制問題,就由兼具內閣發言人和班長角色的內閣官房長官上陣,實在顯出日本政府的高調。

首先,由內閣官房長官回應,代表的就是內閣,而非單單外務省或個別部門。

第二,內閣官房長官此職地位傳統上高於其他大臣,更被視為大臣成為首相的踏腳石,安倍晉三首次拜相前就是內閣官房長官。此外若有首相無法履行職務,習慣上亦會由內閣官房長官出任署理首相(内閣総理大臣臨時代理)。

而在日本之外,台灣的行政院陸委會,以及在野民進黨,乃至多個民間組織,都已回應,而且表達的不是遺憾,就是批評。

曾在1997年至2002年出任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現為智庫機構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東北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卜睿哲(Richard C. Bush)則在CNN以〈Why Beijing is courting trouble in Hong Kong〉為題撰文,指出北京自找麻煩的最大原因,是擔心在港推行真正民主會招致中國內地出現類似訴求。

各國政府、政黨,以至到民間組織就各地的發生的各大小事宜發表評論,本來就是正常不過的事情,皆因在邊界日趨模糊的時代,各地發生的事都有可能影響到各國政府、各組織和任何人的自身利益,就正如菅義偉指出,香港的繁榮穩定,對中國、以及包括日本在內的亞太地區的繁榮和發展,起著重要作用。

由此路進,要是北京把任何境外政府或民間的評論都視為干涉其內政的行為,則其實「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無論如何都會受到「威脅」。

而另一方面,即使香港政制成為任何組織或機構此間的工作重點之一,都不代表其對手就是特區政府或北京當局。就以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的調查舉例來說,調查的對象是英國政府。委員會主席奧塔韋爵士(Richard Ottoway、又譯屋太維)更指出,議會對英國政府提交國會的香港半年報告並不滿意。

從這個角度看,中方在政制「落閘」的「決定」頒布翌日便主動出擊,要求英國國會中止一個以英國政府為對象的調查,又是否「干涉別國內政」?

再說,香港的政制,甚至是整個香港本身,本來就不是國際焦點,只是各國交手的衆多題目中的其中一個。例如,台灣年底便有「九合一」選舉,關係到朝野兩大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的部署和勝算,兩黨既要爭取民意,而選舉自然亦影響到美國和其盟友在遠東如何打這張「台灣牌」。

8仔大可預告,外國官方或民間的評論在未來一段日子,將陸續有來,「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這個似是而非的詞彙亦只會繼續不停出現在京官甚至特區官員口中,而且更會有越來越多香港人成為北京所定義的「極少數人」,被指摘、標籤為「勾結外國/外部/境外勢力」。

(原圖:RFI網站過去報道,相中人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3日 上午2:2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伍模凸區│袁國強神級回應大狀公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