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記者 遭伊斯蘭國分子監生切下頭顱

即時關注:彭定康籲英國政府過問香港民主

2014-9-3 06:55
字體: A A A

末代港督彭定康在《金融時報》撰文要求英國政府過問香港的民主發展,指出歷任英國政府都同意,英國有「道義和政治責任」,去確保中方尊重《聯合聲明》的責任。他表明,英國與中方一樣,要負上條約責任(treaty obligations)50年,如果無法履行,顯然會是件羞恥的事(would clearly be dishonourable)。

「在1980及90年代,英國國會獲告知香港的穩定、繁榮和有限度的自治,須有賴民主制度的發展去支持。無人會預見,《聯合聲明》簽訂的30年過後,公平的選舉制度仍在視線之外(No one envisaged that, 30 years after the Joint Declaration, a fair electoral system would still be beyond the horizon.)。」

出任港督之前,彭定康一直是保守黨下議院議員,由1979年開始,直到1992年失去議席為止。在國會期間,他曾先後在戴卓爾夫人任內出任國際發展國務大臣、環境大臣,及馬卓安內閣的保守黨主席。換句話說,中英談判期間以到過渡期的前段至中段,他一直都是國會議員,當中長時間更是政府一份子。

他於2005獲封為終身貴族(life peer),於上議院擁有議席。

現任英國保守黨首相甘民樂(卡梅倫)2001年始首次晉身下議院。來自自民黨的副首相紀理歷(克萊格)則要到2005年才首次參選並當選下議院議員,1999年至2004年間曾是歐洲議會議員,期時彭定康是歐盟的對外事務專員,被視為歐盟的「外長」。

文章以〈Britain is honour bound to speak up for Hong Kong〉為題。彭定康一再重申,作為前總督,他是向英國政府而非中國提出要求。他要求英國政府以符合英式氣節的方式過問(What a former Hong Kong governor can more legitimately do is to invite an interrogration of Britain’s sense of honour.)。

他相信,英國政府遲早會評論北京的計劃。「這樣做絕非挑釁,而是責任(This would not be a provocation but a duty. )。」

他並指出,無人會真心相信英國政府這樣子去過問,會有商業上的後果,而即使有,亦無人會真心相信這些後果會是個凌駕於英國榮辱的因素。

彭定康又表示,他曾對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就北京對司法機構地位的立場、司法獨立和法治所寫的文章,表達贊同,但雖則如此,過去17年來他一直都力求避免捲入關於香港民主發展的辯論,免得他的參與會令事情變得複雜。他今次的文章,亦非寫給北京或民主派,而是寫給英國政府的大臣。

對於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星期日(8月31日)所提出的選舉安排,彭定康形容,這個方案會使到民主派以及任何中國可能不認可的人無法參選,「這種篩選差不多就是伊朗正在發生的事(Such vetting is more or less what happens in Iran.)。」

他期望可在立法會表決前,找到折衷辦法。

「香港的公民仍舊極度溫和和負責任。最近大家所見的大型示威不是因為民主而起,而是因為民主被拒絕而出現。」他認為,香港有所有自由社會的元素 ── 除大家無法選擇由誰管治之外。

彭定康指出,中國官員批評英國議員及其他人評論香港最新發展之時,卻無視一個事實:英國亦同樣負有50年的條約責任。如果英國無法履行過去所作出過的承諾,則顯然會是件羞恥的事。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衛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

「可是,我們的確承諾過給他民主。我們必須循外交辦法,申述這一點。要不是我們,還有誰?(We should go on making that point, ever so diplomatically. If not us, then who?)」

(金融時報網站截圖)
(記者:Steve Chan)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3日 上午6:5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談性說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