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循環的職場宿命?│藍嵐網誌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怪獸」的眼淚 (下)

2014-9-7 10:05
字體: A A A

B同學因為跟不上名校的課程,轉校來一所普通的「街坊學校」。B同學平日沉靜乖巧、上課積極,名列前茅,可是,每次默書測驗前後也大發脾氣、嚷著要自殺。父母為B同學同時安排了三至四項課外活動,孩子也沒有反對。父母一方面歸咎學校沒有支援,另一方面不滿孩子的成績。老師勸父母減少孩子的課外活動,又指孩子的成績其實不俗,父母聽罷十分憤怒,拍枱說: 「你即是說我們沒有家教啦!」。筆者面見父母二人,嘗試解釋孩子以成績量度自己的價值,恐懼失敗,令他不能好好發揮。父親直話直說: 「多餘! 肯努力哪有做不到的!」

近日拜讀兩位前輩林少峯博士和黎子良博士的新書《望子成龍的迷思》,書中使用的心理學和輔導學理論,的確是筆者時常向家長介紹的教子良方,我相信不少積極參加各大社福機構之講座的家長也曾經聽過部分。可是,閱讀此書時,筆者覺得有一種感動,是心理學教科書所不能賦予的——來自書中有血有肉的真實故事、西方心理學與華人民間哲學的唱和、實踐理論時家長的感受和盲點。

讀著那些沒有受心理學教育的古人、老人、爸媽的智慧,不得不承認自己在真理面前的渺小; 讀著各個個案爸媽嘗試用盡老師、專家、親朋所教的方法,卻弄巧反拙,不覺想起自己氣餒時心裡認定家長沒有努力改變,感到慚愧。

從這上文可見,B同學的父母,其實十分介懷自己是否稱職的父母,而在他們的價值觀裡,失敗的唯一原因是有人不夠努力,那人可能是自己、老師,或者是孩子。加上父母二人的親朋中不乏有成就、有地位的人,他們的子女亦多在名校讀書,令他們只懂用一把尺去量度成功。當老師指出他們做法不對時,無意觸碰了他們的成長的傷口,只是他們換了個姿態來叫痛。筆者指出他倆付出的努力和所承受的社會壓力,媽媽就流淚了。

大學的訓練、保護弱小的天性、傳媒的引導,一一都使我們以「兒童的使者(children’s advocate)」自居。可是一位大學老師曾經提醒我們: 「要真正幫到個細路,就要學識唔好攬住(人哋)個仔對抗全世界。」孩子真實的生活在家庭、在學校,不在輔導室,不在網絡平台。只指責家長和老師,硬銷一些技巧給他們,而沒有真正明白這些成年人本身的盲點、困局、成長經歷,如同將無鋒的玄鐵重劍交給一個道行未足的劍客,要麼得物而無用,要麼因強行練習而傷及筋骨。

有時,如果我們肯放暫停論斷辯駁,我們可能會從戴著「怪獸」面具的人口中,聽到氣若游絲的一句哀號:「我已經盡力了,怎麼你還是看不到?」

(撰文︰雨言曷,前小學教師,現職教育心理學家,業餘文學與藝術愛好者)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7日 上午10:0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簡卓鏗網誌│城鄉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