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青網誌│按勞動人口分配提委會名額

游清源網誌│中共的瓶頸  香港的危機

2014-9-5 10:30
字體: A A A

要了解中共,尤其是當今中共,最好先看看英哲羅素的《權力論》。

內地社會政治學家張純明在《中國政治二千年》這本小書裡很扼要地概括了《權力論》的中心思想。他指羅素把權力分為兩大類,正是「傳統權力」(traditional power)和「新得權力」(newly acquired power)。

傳統權力是指「有長久的習慣為其後盾,用不著特別的理由以維持它的存在。而且傳統權力差不多都有強有力的宗教或類似宗教的東西扶持它,如果有反抗的發生,就會被認為大逆不道。除非傳統權力到了快要崩潰的時候,絕對沒有人敢起而與之抗衡。傳統權力比較容易保持,因為它自然地有一般人的同情與擁護」。

毛澤東是「教主」,自然一句頂一萬句;鄧小平是第一代「護法」,其後又升任為「教皇」,也不容挑戰;及至胡錦濤,雖然「神聖色彩」已大不如前,但畢竟是鄧小平親手欽點的隔代接班人,仍有「血統」上的優勢。

習近平就不同,其父習仲勛雖是開國功臣,但因同情八九民運而遭冷遇,而習近平的仕途也非一帆風順,加上是他第一個非鄧小平欽點的中共最高領導人,就令他更似新得權力者。

根據張純明引述羅素的看法,「它(新得權力)沒有習慣以為其後盾,它沒有輿論的同情。擁有新得權力的人所以常有自己地位不穩固的感覺。秦始皇統一天下是一種新得權力,因為它開了千古所未有的新政治局面。這種新局面自然要遇著不少的阻力,而使他有朝不保夕的恐懼心。他的苛政,他的焚書坑儒及其他政策,都是這種恐懼心理的表現。」

由此路進,習近平集黨、政、軍、警、法、情、經大權於一身,恐怕就是新得權力所產生的恐懼有以致之吧?而中國也愈來愈似陷入柏楊在《中國人史綱》裡所講的「瓶頸危機」中。

假如這是真的,那麼,香港政制的發展實在未許樂觀,畢竟十三億人的客觀規律似乎不會因七百萬人的主觀意志而轉移。

套用轉化曾鈺成接受香港電台英文台訪談節目《對談》(In Conversation)中的說法,這也是「歷史的選擇」吧。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5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英國會議員踢爆特區高官 圖施壓促停查香港最新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