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九東聯網醫院連續兩日事故死人 只晚上發稿交待疑輕視人命

讀者投稿|家有惡僕

2014-9-5 23:42
字體: A A A

是咁的…我來自大家族, 但父親的年代家道中落, 被八大山賊入屋行劫, 我更被擄走, 父母亦鬱鬱而終。

我在八賊的帶頭大哥家中長大, 帶頭大哥代我親如己出, 供書教學, 從小沒有隱瞞我的身世, 並叫我熟讀家譜, 長大後報答家人。他教我辨別是非, 因此我沒有仇恨之心, 只想完成學業後回到家人身邊。

由於關心家人, 我自小便寫信聯絡家中各兄弟姊妹, 驚聞家中惡僕喧賓奪主, 進佔了我父母的主人房間, 兄弟看不過眼與他爭論, 他卻把我六哥、四哥活活打死了, 一眾兄弟既痛心又難過, 卻打不過他。

親叔父~旺叔被惡僕禁閉多年, 嚴刑逼害致雙目失明, 卻仍堅持說出真相, 最終被惡僕的手下勒死。

大哥為人敦厚, 總是相信要以德服人, 天天說和平道理, 最後被關在柴房與外界隔絕, 難為大嫂日哭夜哭, 即使患病亦不准外出求醫。

畢業後, 二哥、三哥向我招手, 說家族生意愈來愈好, 叫我回去大展拳腳, 對於惡僕我心有餘悸, 但好歹我也是家中成員, 能為自家出一分力, 我義不容辭。

惡僕一直視我如眼中釘, 間中便單打我, 說我是野種, 我一直忍氣吞聲以和為貴, 維護家庭和諧不斷地包容。

最近他說我到了適婚年齡, 是時候成家立室, 問我有何打算, 我坦白說心儀女子是「恭雯」, 誰知他反轉白皮豬肚說「恭雯」會危害我家安全, 硬要將他女兒~「美玉」塞給我, 我一看「美玉」的臉, 她徹頭徹尾就是個男人, 怎可娶以為妻?! 我以眼神向二哥、三哥求救, 誰知他們卻連聲鼓掌, 惡僕還硬銷女兒是個「靚女」, 只是養在深閨人未識, 事到如今, 我不知何去何從…

(撰文:七仔,關心社會小市民)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5日 下午11:4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梁太唐清魚回應中央普選落閘及批評特區政府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