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李飛的45個分身

梁慕嫻網誌│免費電視發牌事件說明了甚麼?

2014-9-8 10:04
字體: A A A

香港免費電視發牌事件無端端燃燒了十億元,做成三百二十人失業,引動十二萬人上街,十二萬人集會,可說是群情洶湧。事件黑白分明,公義立見引起公憤,連平時最不關心時事的演藝界,家庭婦女均憤然捲入抗議行列。其波瀾壯濶,悲憤情懷令我喘不過氣。以下是我的幾點看法:

一.發牌事件是一場意識形態的鬥爭,中央通過地下黨介入。中共在革命實踐中,深知意識形態鬥爭的重要性。習近平更有「一手抓思想引導,一手抓輿論鬥爭,鬥爭的方式不是爭論而是敢於亮劍。」的說法。香港回歸以來,中共一直在進行意識形態鬥爭,御用傳媒經常舖天蓋地的批判,陰謀部署國民教育的實施,收買統戰,恐嚇控制傳媒和時事評論員,想方設法把那些有棱有角的時事節目主持人剔走,從來沒有放鬆過。為了保護他們的統治權,意識形態鬥爭是中共嚴防死守的一道防線,不會輕易退讓。

中央對事件的介入,一方面是通過港澳協調小組派出的地下黨領導人向梁振英下達政策命令,讓梁振英明白不可發牌給王維基的道理。這不是整個中央的介入,而是協調小組的工作範圍。另一方面通過中聯辦向全港地下黨員傳達必須支持梁振英的指令,無論對梁振英有多不滿,到了關鍵時刻也要歸隊。中央現在是透過這樣的雙線渠道來管治香港,傳達任務。這樣的介入神不知鬼不覺,只有在地下黨生活過的人才能洞穿其奸,沒有經歷地下黨生活的人很難看得明白。王維基先生口口聲聲堅信中央不會介入,我只視之為一種策略的需要。

二.許多人問:為甚麼香港會變成這樣?我告訴他們,因為有一個地下黨員,正代表中共中央全面直接地統治着香港。梁振英的地下黨員身份現在是以他自己的行為作風來證明的,我稱之為「行為實質地下黨員」。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事實,絕對不是偽命題。沒有文字實物證據並不表示他就不是地下黨員。如果不認同這一觀點,是無法準確看透香港政情而作出評論的。有些人認為政府管治失控是因為梁振英具有不聽民意脫離群眾,剛愎自用獨裁囂張,甚至說他是「反社會人格障礙」等等的性格,這些論述都不能說中要害。

實情是梁振英是在執行黨的政策為黨辦事,不是揣摩上意表忠。茲事體大,梁振英那會敢膽自行決定不發牌。而黨所指令的任務都與香港核心價值相違背,與民意有落差。他要堅決落實黨的任務就只好掩藏不可告人的理由專權霸道硬闖關,聽民意的話,就不能完成黨的任務。過去的23條立法已經失敗了,去年的國民教育也失敗了,這一次的意識形態鬥爭無論如何也要抵擋民意為黨做一件事,民意與黨意的矛盾,是做成梁振英不期望民望,放棄民意的原因。這就是他的黨員性格。

三.人們又問及王維基先生的「死因」。有說是因為他沒有可讓中共控制的生意,沒有把柄可抓,這都不是主因。我看過王先生在記者會上的講話,看過香港電視的開幕禮,我就知道王維基先生的死因是他自己的腦袋,即是他具有普世價值意識形態的腦袋。他是一個有理想,有夢想,敢於嘗試,敢於創新有進取心的人。他讓一批同樣有理想夢想,有闖勁的專業團隊去自由創作。正如林夕先生所說:創作本質就是革命。那些舉着拳頭高唱:「This is our dream 」的藝人就像一隊意識形態的革命團隊。因此,他們創作出來的劇集必有思想高度,有人文關懷,有自由訊息,有國際視野,能夠啟迪民智,宣揚核心價值的主題,與中共的文藝為黨服務,鬥爭哲學思維簡直是南轅北轍,是中共的敵人。這就是中共害怕得發抖,必須壓制,把這個思想屬非我族類的王維基剔出統戰對象範圍,是為不予發牌的原因。

中共寧願市民只看那些情情愛愛,飲飲食食,溫溫馨馨不能啟迪民智的節目。回想一下,無線有一劇集《天與地》,只不過追求一點理想,講了一些搖滾音樂革命批判精神,說了一句:「This city is dying 」就讓不少觀眾追看,增加了收視率,證明觀眾思想已經提高,渴望更有意義更有思想性的節目。香港的文化藝術如何突破這一關口非常重要,而這也正是中共最不願意看到的。意識形態鬥爭的烈火正在香港燃燒。

我聽罷王先生的講話,才知道原來香港有一個億萬富豪竟然願意投資數以億計的資金去追求自由理想,發展創意工業。這本來是一件多麼難得多麼值得珍惜的大喜事呀!在芸芸眾多香港大富豪中能找到另一個嗎?現在被中共處心積慮握殺於萌芽之中,而泛民主派議員卻束手無策竟不能保住一個誠意投身的資本家,我心口隱隱作痛,可惜呀!泛民主派的確落後於形勢,甚至追不上中共那樣的敏感度。

四.歷來反抗專制政權的鬥爭只有兩種方式:街頭鬥爭和議會鬥爭,兩種方式相輔相成互相呼應。回歸以來香港的街頭鬥爭是成功的,23條立法和反國教運動都成功擊退中共的入侵,積累了重要的經驗。但是議會鬥爭則乏善可陳,除因議會點算制度不公外,主要原因是選民對議會鬥爭的重要性認識不足,隨意投票或棄權以至不能給予民主派足夠戰勝親共派的議席,這是選民的責任。這次引用「權力及特權法」動議只以兩三票之差而被否決,泛民議員的無力感可想而知,民主派選民應該學到一次深刻的教訓。其實立法會的不公義點票制度完全可以用選民的票去突破的。我聽說有人「流淚投票」給民主派候選人,為甚麼這樣悲傷?因為你不明白政黨政治的意義,看人不看黨,選黨還是選人是有分別的。你要明白議會鬥爭全靠你的一票,民主運動要求選民給予泛民足夠的議席,選民是完全應該做到的。選黨不選人就不會流淚。

五.梁振英以行政會議保密理由拒絕交代「三揀二」決定的原因,引起市民對行政會議決策過程黑箱作業的批評。拙著《我與香港地下黨》已有關於行政會議如何運作的論述(P. 168-169)根據我的推算,目前的行政會議與我書中的估計相差不遠,現在的行政會議已有一個約4-5人的地下黨支部組織(不包括梁振英)。當中央的政策需要貫徹落實的時候,一方面由港澳協調小組派出的,也就是梁振英的直接領導人向梁傳達,另一方面又由港澳協調小組經由中聯辦向香港全體地下黨員傳達。行政會議的黨支部成員既要在會議上作個人表態支持梁振英,也要分工向非黨員成員醖釀,說服他們同意中央的政策而支持梁振英,把中央的政策偷偷地變成行政會議的政策。有些非黨員成員可能甘心被利用,也有些可能懵然不知其中的奧妙。這樣的運作模式與當時我領導「學友社」的模式差不多,只有一點不同,就是我直接參加黨支部會議,協調溝通較易。現在的梁振英沒有參加黨支部會議,這樣的雙線領導,恐怕就是我們經常看到不咬弦情況出現的原因了。

六.我曾經在拙著中提出香港三足鼎立之勢,即香港特區政府,親共派和泛民主派三股政治勢力分庭抗禮。(p. 211)另又認同香港存在兩支管治隊伍,即第一支的香港特區建制隊伍及第二支的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p. 235, 238)想不到梁振英上台後的短短一年多,我大病初愈後一看,那第二支已經把第一支通通吃掉,沒有反抗全部投降,不留殘骸。現在香港只剩下兩股政治勢力,民主派和親共派的對壘,沒有中間派的餘地。那些本來面目模糊的都紛紛站出來歸隊,連地下黨員也在分化,社會的分化撕裂在所不免。

2012年3月回港出席新書發佈會時,許多人問我,如果地下黨員當上特首會是怎樣的情況?當時我也想像不到現在這種混亂可怕的局面。我只能說,地下黨員特首有一個幕後領導人,特首是執行他的命令,而這個領導人才是香港真正的管治者。現在看來,張德江就是代表中央對港的管治者。香港市民唯一的出路就是:和平佔中,爭真普選,重奪政府。

2013年11月18日

(youtube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8日 上午10: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山青網誌│為何單獨政改不須理會國際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