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失戀,原是一種癖

范析852│罷課行動實屬入門級抗爭 成功須靠師生家長三方協力

2014-9-6 06:22
字體: A A A

人大對香港普選「落閘」,換來抗爭一觸即發,並將由學生罷課行動拉起序幕。今次大規模的學生罷課(將持續一星期)再現香港,勢將成為香港近四分一世紀以來的重要分水嶺。

今次罷課行動將分成中學及大專,前者由學民思潮發起,後者就由專上學生聯會(學聯)牽頭,其中又以大專生的組織較具氣勢,多間院校的學生會先後發表了罷課宣言,不約而同強調罷課,是學生對政權的最後警告;如果當權者仍一意孤行,更多抗命行動將接踵而來。據估計,大專生方面會有8000名學生響應,而大學生方面,人數或有最少數百人。

究竟學生罷課對扭轉現時政改敗局或改變北京的決定是否有用?或許,「堅持不是因為成功,而成功是因為堅持」,以至才有人「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吧!惟實情是,當北京以至內地官媒,對罷課視為極大的威脅,以至連日來把矛頭直指學生組織時,罷課在民主自由開放的國家或地方,雖然未至如「家常便飯」,但就「肯肯定」屬入門級的抗爭。而要令罷課的影響力發揮到最大,好令抗爭的對手願意屈服讓步,學生、老師及家長的配合,似乎才能帶來成功的曙光。

對於罷課行動的批評,最新有昨日的《人民日報海外版》的港澳台專版,以「被街頭政治裹挾的香港學生」為標題,惟內容卻錯漏百出,甚至有涉及誹謗之嫌,如其中刊登的一張照片,應為十一升旗禮中,有保安疑違法兼無理把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強行拉走,且案件已進行司法覆核階段,但報道中的圖片說明,竟是「涉嫌违法的抗议学生被制服」。必須指出,在香港抗議本身絕對是合法,故抗議學生「涉嫌违法」,除了透視出內地思維,更明顯跟事實不符。

此外,有關報道就把矛頭指向學聯,提出「香港學聯為什麼這麼牛,可以做到讓反對者都不敢說話?」的疑問,繼而指出原因是「他們有錢,還有後臺」,故在香港八大院校可以「隻手遮天」,甚至連各校校長都怕它三分,但這個也「肯肯定」不是實情。當然,報道中指成立於1958年的學聯,是港英政府控制大學生的「維穩」工具,有關的說法,也似乎跟事實有明顯差距。

令社運規模更大

官媒似乎已認為佔中行動不值一哂,但對罷課就變得如臨大敵。實情屬學運其中常見部分的罷課,在歷史上每每對整場的社會運動起關鍵作用,例如當年的八九六四民運,甚至再早期發生在1968年的捷克布拉格之春運動,都有學生配合作出罷課響應,因而令社會運動的聲勢更見浩大。

而在一海之隔的台灣,1990年3月發生的野百合學運,先由9名台灣的大學生在中正紀念堂前靜坐抗議引發,及至3月17日,台大自由派學者發起「柔性罷課」,宣布自19日起一週將上課地點改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並定名為「民主教育週」後,在學運團體、學生自治組織與教授的集體動員下,廣場人數爆增,人數最多時曾有近6000名來自全台各地的大學生,集結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上靜坐,最終在時任總統李登輝召開國是會議,另一方面也在翌年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結束「萬年國會」的運作後,才令運動正式結束。

亦可涉切身利益

以上的罷課,目的是希望推動國家改革,但其實很多時候的罷課,理由卻不至如此「崇高」的,反而可以實際得很,就是關係到一個「錢」字。

去年10月及前年5月,西班牙都出現大規模的罷課行動,2012年的一次,是因為不滿西班牙政府為滅赤而緊縮開支,削減教師職位及課外活動,同時增加每班學生人數和學費,當時教師工會指,全國有八成的教師參與罷工,大批家長更不讓子女上學以示聲援。至於去年一次,全國數十萬學生就罷課和上街,參加者由小學生到大學生,既有老師又有家長,要求政府撒回教育改革政策,而這一波又一波的抗爭,現時仍未劃上句號。

南美的阿根廷也沒有讓鬥牛士專美,今年3月,阿根廷教育工作者統一公會就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發起公立學校教師遊行示威活動,要求獲得與教師職業相符的薪酬,當時布宜諾斯艾利斯省公立學校已罷課十五天,導致2500所公立學校停課,約350萬學生無課可上。最後政府跟教師組織談判,包括提出加薪逾三成的條件,才逐漸化解危機。

此外,德國在09年也發生過大規模的學生罷課行動,其時全國80個城市多達27萬的學生參加,包括大學生和中學生走上街頭,是因為他們要求改善教育質量,增加學校的經費。而抗爭手法,就包括舉行記者會、音樂會,甚至設置路障以及象徵性地佔領政府辦公機構。其中最大的一次集會在柏林,另有500多名學生,就曾湧入地方政府的州議會大樓,有抗議活動則在警察介入後宣告結束。

大陸近年亦有罷課維權

事實上,就連內地近年也有罷課維權事件發生,如6月份時在河南,有傳河南省舞鋼市實驗高中數百學生便發起罷課,放廣播、鞭炮及掛標語等,抗議政府為賣地開發強制合併學校。學生於是遊行到市政府,但期間就被特警驅散,有學生甚至被毆打。喜訊是教育局最終答應不合併。學生紛紛高呼「我們贏了!」

當佔中現時被有關方面看輕,學生罷課的「頭炮」如果成功打響,對之後的佔中,或會帶來推波助瀾之作用。而如果學生罷課能獲得家長及老師的支持和配合,最少學生心中會少了一層的恐懼,屆時誰敢斷言,今次的罷課,不會是另一場波瀾壯闊運動的開端呢?
table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6日 上午6:2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微博傳情網誌│蔣方良的台灣淡泊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