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佔中行動模式翻版 中學生政改大會實踐商討式民主

十問個為什麼──張秀賢

2014-9-7 18:00
字體: A A A

學聯今日正式宣布,9月22日大專院校罷課一星期爭取真普選,暫時已有17間院校的學生參與,相信會繼續增加。

在這個風起雲湧的時代,年輕人不再是乖乖留在課室的學生,而是走在社運最前線的公民。中文大學多年來作為社運的中堅份子,今次自然也不會缺席;而張秀賢身為今屆中大學生會會長,亦肩負帶領學生抗爭的責任。

張秀賢是一個90後,但中學至今已經參與過多個組織,由環保觸覺,到學民思潮,再到學聯的一份子,從來都無放棄過關心社會。他參與社運之餘也能兼顧學業,文憑試通識科奪得5**,但忙碌生活帶來的巨大壓力,卻令他去年患上中度抑鬱症及焦慮症,一度要退下前線。

然而,時代不由我們選擇,在這個決戰時刻,他不再可能退居幕後,否則隨時後悔一生。

今個星期,「十問個為什麼」有張秀賢。

十問個為什麼──張秀賢

張秀賢,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學生,曾是學民思潮發言人,近年持續染金毛。

1為什麼你當初加入學民思潮?
其實在加入學民思潮前,我已在環保觸覺當過數年的成員,處理屏風樓與發水樓等問題,我當時負責協助整理樓盤相關數據。後來,因為反高鐵跟保育相關,我就開始跟進反高鐵等議題,亦接觸到政治不公的問題。之後在五區公投做過義工,繼續關心時政。再到後來,就因為國教科而關心此等議題,獲得當時學民邀請,而又覺得值得花時間至這個純中學生組織推動反國教,所以就入了學民。
2為什麼後來又退出學民思潮?
我會說是因為人大了,想法跟以前改變了許多,再加上自己希望尋找新的崗位去探索人生目標,因而退出學民,留點空間給自己。
3為什麼你要染金毛同埋大執陰?
是為了改變形象,掩飾自己內裡蘊藏的一些白髮(哈哈)。人生總要瘋狂一下,所以當時就決定染髮,後來發覺自己已經不再習慣黑髮,所以就繼續染髮。大執陰一直都是近年自己的髮型,再加上相傳每任中大學生會會長都會出現髮線向後移的情況,為了安慰自己,所以就留了一大執陰(大笑)。不過我都會剪短這執陰了,為免要不斷地撥。
4為什麼你會參選中大學生會會長?
我退出了學民後,想了一回,發覺自己應該是時候接受一些更大的挑戰,我就參選了中大學生會,後來多得莊員支持,因而參選會長一職。

後來發覺,中大學生會除了參與社會運動,還有許多許多事宜,上至一些教務問題、校園設施、深圳分校跟進,下至校巴安排、儲物櫃使用權,以至近來就有中大藝墟等校內活動,這是都是中大學生會負責的工作。而今年又適逢六四廿五年,我們就製作了一本中大老鬼談六四的書和一部接近一比一的坦克;另外今年又夾雜了許多政改、東北等議題,我們又協助舉辦了兩次佔中商討日和參與了多次公民抗命,我們整個負責外務的幹事都參與過六一三和七二兩次公民抗命。

回看這半年,每天也在作戰中,幸得莊員與各路朋友出手相助,才平穩地渡過每次事件,亦汲取許多處事手法和經驗,這些都是過往未必能夠獲取到的。

5為什麼有人說你是左膠?
所謂左翼就是要求改變現時的社會秩序,支持社會不斷改革,達至更平等的基本社會財富和權利分配。故此,我一直都認為自己在這方面是偏左的。

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支持新移民的,就是左膠和賣港,因此我也被標籤為左膠。可是,我們縱使支持新移民,也會明白到香港有些局限存在,而最大的一點則是單程證審批權仍是在大陸地方政府手中。故此,我們都會要求特區政府取回單程證審批權,認真審視每項來港申請,提高投資移民、專才(優才)計劃的申請居港權門檻和收緊名額。

6為什麼要發起罷課?罷課與年前反國民教育科有何異同?可有收貨的標準?
這次跟反國教不同,反國教是先有佔領行動,而罷課則是配合的手段。今次發起罷課,是一連串不合作運動的展開。罷課的具體目標當然是要求人大常委撤回決議,向港人道歉,落實立法會廢除功能組別,特首普選必須包括公民提名,以至提委會由普選產生等目標。

當然,罷課是難以達至這樣高的目標,因此需要其餘的不合作運動和公民抗命配合,製造壓力予北京和香港政府。同時,我們亦會在罷課當中發起一連串的宣傳工作和互動的活動,讓反對人大決議,爭取真普選的理念廣泛傳播。至於怎樣為之收貨,就要看我們罷委會內同學的意見了。

7為什麼你要爭取民主?是什麼驅使你有勇氣站出來?
民主,以民為主是一個基本的權利,若連民主都達不到,很多我們希望促使的一些變革和進步思想都難以在現時政制下實踐。爭取民主,其實就是促進民生,以民主方式尋求濟世經邦之道,改善我們的生活。
8為什麼你不加入政黨?畢業後有打算從政嗎?
我實在不想受到政黨的約束,加上現時的政黨都不是我杯茶,所以不會加入政黨。我相信在這十多年來,我都不會從政,因為我相信有更多的人可以比我更勝任。

另外,政圈實在是一個單程路,當你有了權力,你就難以抵擋其誘惑之處,我就認為自己沒有這方面的自制能力,所以實在不是從政的材料,加上自己想在外面多探索和嘗試,吸收多點人生經驗,所以太早選擇從政對我來說不是一個好選擇。

9 為什麼你認為學生應該參與社運?學生不是應該乖乖讀書嗎?怎麼不將責任交給泛民議員?
學生作為社會一份子,自然有責任透過不同崗位,改變社會。可以做義工、倡議政策討論,甚至加入建制,或做好自己的崗位,都能改善我們的生活。但談到最直接能改變社會氣氛和政府的想法,自然就是參與社會運動。

若是太平盛世,讀書或許有用,可是現時我們面對香港歷史的關鍵時刻,實在不能只盡學生讀書責任。我們還應以行動,帶來一點改變,議會裡面可以有代議士,由泛民議員代表我們議政,可是抗爭並沒有代議士,我們不能將政改的責任交由泛民議員決定,而應由我們自己掌握。

10為什麼你現在站得這麼前?怕不怕情緒病會復發?
現在要站得這麼前,是時勢所迫。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責任,而作為學生會會長,我想現時站得這麼前是有帶頭的作用,為同學和香港市民出聲,以至與其他民主路上的同行者一起並肩行動。坦白說,我曾擔心情緒病會因此而復發。但我的主診醫生跟我說過一句,情緒病是一個讓自己認識自己的機會,因此患情緒病反而是一個能讓自己學會協調自己生活,調節自己壓力的契機。

*因排版需要,部分圖片經過剪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7日 下午6: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唐英年梳乎 意大利過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