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男與女,誰較鹹濕?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接近無限赤裸的藍

2014-1-17 00:41
字體: A A A

2013年的《接近無限溫暖的藍》(La vie d’Adèle、直譯《阿黛爾的生活》)真的好像1976年的《情淚種情花》(L’Histoire d’Adèle H.、直譯《阿黛爾的故事》),就連飾演阿黛爾的女演員,當時芳齡都是二十歲。

我真的認為,《接近無限溫暖的藍》是向《情淚種情花》致敬,2013年的阿黛爾是向1863年的阿黛爾致敬,期間一百五十年的愛與罪與罰與恕,曾於幾許寂寞芳心暫住。

事到如今,可以說的是,2013年的阿黛爾畢竟有些 不同。

至少,她曾經擁有過另一半。

至少,她曾經愛慾交戰。

至少,她有很多種藍。

她曾經擁有過一個一頭藍髮的愛瑪(Emma)。不過,與其說愛瑪令她由「直」變「孿」,毋寧說讓她更了解自己。

先是真正了解自己的性需要,繼而真正了解自己的身體,終而真正了解自己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以至可以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

由此路進,《接近無限溫暖的藍》的哲學層面就可以是,如果人皆自戀,通過同性戀,人終於可以在靈魂最深處看到赤裸裸的自我,因而自私,因而自愛,因而墮落,因而快樂,因而下沉,因而上升。

如果李安看過《接近無限溫暖的藍》之後才拍《色戒》,相信會明白,愛得死去活來的愛,原來是可以這樣做的,原來是可以這樣拍的。

這部電影其中一場床上戲拍的是兩位女同志互相替對方口交,形成一個法式濕吻。那一刻,我叮一聲,終於明白莊子口中的「相濡以沫」,真正的意思其實可以是竭盡所能讓對方愛下去。相比之下,《色戒》裡的那場「萬字夾形做愛場面」,更似「混雙體操」。

而連場愛慾交戰更令藍色交換。開場時,大家忽然見到一頭藍髮的愛瑪;散場時,大家惘然見到一身藍裙的阿黛爾。開場時,只有一點藍的阿黛爾是典型的鄰家女孩;散場時,沒有一點藍的愛瑪是轉型的「住家男人」。開場時的藍色散發令人熱望的冷,散場時的藍色散發著令人發顫的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7日 上午12:4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曾鈺成未坐梁振英旁邊 立法會辯稱屬技術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