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彬網誌│中共的慷慨,你懂的!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哪些老師、甚麼學校、怎樣的社會才會教導孩子如何發問?(外篇)

2014-9-14 09:02
字體: A A A

港式教育,是考試遊戲,是資源爭奪戰。
孩子學會答,也許能夠贏在起跑線;
孩子學會問,或會在起跑線發呆、沉思,或會偏離跑道,獨自尋找我路。
假如你是家長,你對孩子有甚麼期望?

先別急著回答,A more beautiful question的作者 Warren Berger提醒我們,對於一些困難的問題,倉猝回答是不智的做法。大家先思考一下,孩子學會提問會帶來甚麼後果?例如在學校規則之外思考其他可能?嘗試改變制度?甚至挑戰權威?假如問「那些學校喜歡自找麻煩?」答案就很明顯;假如再問「麻煩之外還有甚麼?」答案就不太明顯。問題由孩子出發,從學校開始,但不代表一定要在這裡找答案。讓我們把原來的「問題」放在一邊,跟隨Warren到商界走一趟,看看成人提出的問題,除了麻煩之外還帶來了甚麼?也看看教育圈外的問題,如何刺激我們對教育的想象?

A假如監獄沒有圍牆會如何?
為了透減少罪行、減低成本,對囚犯更人道,有人開始想象沒有圍牆、沒有監倉的監獄。現在GPS技術可以做到實時追踪,報告囚犯的一舉一動,這個系統已經成功在夏威夷進行測試。這種做法肯定可以減低成本,但我不肯定是否對囚犯更人道,我只知道這種沒有圍牆的監獄比起有圍牆的監獄更比怕,相信有助減少罪行。

想一想:
很多人喜歡把學校比喻為監獄,學生就像失去自由的囚犯,每天被迫學習。最近有報道指某父親在家安裝鏡頭,24小時監控孩子做功課。有沒有方法可以對孩子更人道?有沒有方法令學生喜歡上學?覺得上學不像坐牢?

B如何把大型哥爾夫球場放在小島?
一個只有6英里 x 22 英里大小的島嶼,最多只能安排九個洞的哥爾夫球賽。於是Jack Nicklau及其團隊在小島兩邊各佈置9個洞——在不同方向開始及結束,便有如不同場地,讓參加者可以享受完整18個洞的哥爾夫球樂趣。由於小島太細,哥爾夫球很容易掉到水中,他們又想到另一問題,「如何令哥爾夫球飛不遠?」於是NicKlau及MacGregor 哥爾夫球公司發明了飛行距離減半的’Cayman ball’,從此大家便可以在有限的空間享受哥爾夫球的樂趣。

想一想:
孩子學得不好,有些人很快判斷孩子「懶」、「蠢」;為甚麼我們不會很快判斷老師/家長「懶」、「蠢」,沒有教好孩子?兩種說法都不公平,因為問題之中有很多假設,忽略了其他影響學習的因素。例如手肌不靈活,寫一千字太多,為甚麼不能寫五百字?

C為甚麼充電要用電線?
Ran Poliakine運用「電磁感應」的原理創造了無線充電系列,與金霸王及通用汽車等公司一起合作開發各種無線充電的應用物件。另外,Meredith Perry提了一個問題,「如何不移動物件的情況下震動空氣?」這個概念融合了聲音、電力和充電的技術,運用超聲波製造「WiFi式充電器」,有機會顛覆市場現有的充電裝置。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DETu0_HAWE

想一想:
為甚麼學習要用課本?為甚麼學校要有老師?假如學校沒有老師,學習不用課本,這樣的學校有甚麼作用?學生在這樣的學校做甚麼?

D如何把更多「安士」(卡路里)更常地注入更多人的身體?
這個有點邪惡的問題由可口可樂公司的Jeffery Dunn提出。很多售賣垃圾食物的公司整天想著類似的問題,嘗試把破壞健康的「油、鹽、糖」大量注入消費者體內。他們越成功,我們越受害。後來Dunn轉到較為健康的食品公司Bolthouse Farms工作,開始思考如何出售蘿蔔。他綜合過去的經驗提出這個問題,「假如用推廣垃圾食物的方式推廣蘿蔔又如何?」Bolthouse Farms厭倦了棄置大量樣貌粗糙的蘿蔔,於是把它們收集並切成完美的小蘿蔔條,包裝為零食,從此有能力與垃圾食物一較高下,爭奪零食市場。

想一想:
如何把更多知識窒進孩子的腦袋?這個有點邪惡的問題,很多人不但密謀,而且已經付諸實踐,認真害人不淺。假如像Jeffery Dunn改變一下角度思考,或許我們可以改邪歸正。孔子提到:未見過好德如好色者。「假如用推廣色情的方式推廣美德又如何?」,「假如用玩online-game升呢的形式去學習數學又如何?」這樣,我們重視的美德和知識,或許有能力與垃圾資訊一較高下。

E Google如何看待員工提出的問題?
Google兩位創辦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自少接受蒙特梭利教育,喜愛探索,是十足的問題少年。他們可說是Google的「首席提問官」,他們相信只有首席執行官懂得提問並不足以令機構成功,於是致力推廣(哈默爾撰寫的《管理大未來》對此有詳細討論)提問文化:邀請員工提出各類問題,每位員工都有權投票,自動排行出最受員工重視的問題榜,老闆會親自回答得票最高的問題並且與員工討論,以行動表明員工提問的價值。

想一想:
假如孩子的班主任老師如此進行班級經營:讓學生透過Facebook, Edmodo或Google Form等網上平台提出問題、進行討論,每星期一人一票選出學生最重視的班務問題,老師親自回答得票最高的問題並且與學生討論;
假如孩子的校長如此經營學校:讓所有員工、老師、學生、家長討論並選出最重視的問題,定期親自回答並且與眾人討論;
假如我們的行政長官如此管治社會:鼓勵公民參與公共事務,多作討論,定期投票選出最重視的社會問題,長官親自回應,認真與市民討論;
孩子受到這種文化薰陶,耳濡目染,長大後會變成怎樣的人?

(圖片來源:http://www.adploits.com/2010/08/30/baby-carrots-junk-food-packaging-with-a-twist/)

(撰文:唐文寶,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小學教師)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4日 上午9: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有情360網誌│精神緊張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