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八方雲集在港分店 全線停售咖喱食品

林兆彬網誌│抗命,就是要一石激起千重浪

2014-9-8 11:03
字體: A A A

甘地曾經說過:「你的行動或許沒有意義,但你還是非做不可。這不是為了改變世界, 而是為了讓你成為不會被世界改變的那個人。」(You may never know what results come of your action, but if you do nothing there will be no result. You mus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自從上星期人大宣布「落閘」,正式否決香港人對真普選的幻想之後,社會表面上如常地平靜,但同時瀰漫著一股郁悶的氣氛。全因為我們看不透,究竟要怎樣做,才能夠撥開這股迷霧,看見民主的曙光呢?

鬰悶和絕望的主因在於,我們好像已經不能夠在短期內看到真普選的出現。要在短期內改變人大的決定,其難度可能與爭取結束中共一黨專政不相伯仲,而且特首普選要先於立法會普選,因此,如無意外,特首選舉辦法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在不久的將來也不會有任何修改,民主進程將停滯不前,甚至變得更壞,這就是絕望情緒的緣起。我們沒有武器,又不是要搞武裝革命,究竟我們還可以做甚麼呢?

人大宣布「落閘」一事,讓我們可以清楚感受到,一個專制政權可以不理會香港人意願(包括溫和建制派與整個民主派陣營),由上而下為香港前途作出決定時的那種恐怖感覺。我們的命運為何不是決定於自己的手裡呢?中共毫不擔心香港和國際社會的反對,為香港往後的政制改革設下了超高門檻的框架,即象徵著中共正式撕毀假面具,叫香港人刁掉幻想,讓我們知道,對中共來說,三十年前的民主莊嚴承諾只是糞土,完全是欺負香港人不懂反抗。

中共所作的決定,可以完全漠視香港人的意願,而香港人又一定要順從的話,這種由上而下獨裁地決定香港人命運的模式,讓我們了解到香港已淪為一個普通的大陸城市,更讓我們憂慮香港在未來究竟會變成一個怎樣的城市。連落實民主化的承諾也可以反口,那麼「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也同樣是糞土,中共隨時可以宣布正式收回香港,也毫不顧忌。就算不是提早收回香港,到了2047年之後又怎麼樣呢?人大一句「正式收回香港,廢除一國兩制」,到時候《國家安全法》便立即在香港實施,香港正式淪為大陸其中一個普通的城市,到時候香港人又能夠如何反抗呢?

寫到這裡,筆者只想到,當「民主回歸」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自港」如今正式淪為歷史笑話,香港人就只有「認命」和「抗命」兩個選擇,別無他選。事情已經不是單純為了政改普選這麼簡單,而是為了整個香港的管治權問題,說好的民主自治呢?在建制內爭取民主的方法已經走到極限,現在是回到街頭的時候,如果再不用激烈行動反抗的話,再等五年、十年……政局只會變得愈來愈差,到時候如果泛民喪失政改否決權的話,爛政改方案便可獲得立法會通過,獨裁者便能夠用選票帶給他的政治力量清除所有異見人士。

「抗命能夠改變人大決定嗎?能夠爭取到甚麼?成功的機會有多大?」相信沒有人可以肯定地回答到這些問題。社會運動從來也不是因為事前預計到一定會成功才去做,而是因為我們持有某些信念和夢想,相信那些社會運動在道德上是正義的,所以我們才去做。我們相信,正義的事情持續地去做,總有一天會成功的。

和平佔中、罷課、流動佔中等不合作運動和公民抗命行動,除了是一種表達對人大落閘不滿的方式之外,還是為了要一石激起千重浪,創造更多可能性,激起民主的希望。就好像把一塊大石掉進水裡,水面濺起無數的水花;就好像把火柴掉到一堆柴枝,燃起火焰。究竟會產生多少水花, 燃起多大的火焰,沒有人會預先知道。但我們知道參與抗命的人數愈多,所帶來改變和希望就會愈大。

環看古今中外的歷史,民主從來也不是自己從天而降,也不是由當權者賜予的,因為當權者是不會輕易放下他們的權力。可是,所有的專制政權總有一天會倒台,民主潮流是無法阻擋的。我們選擇抗命,就是要用雞蛋掉向高牆,就算短期內不成功,也是一個公民教育的好機會,播下種子,讓更多香港人覺醒,在未來參與各種的抗爭,終有一天會成功爭取到普選。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fb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8日 上午11: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李飛的45個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