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車神舒麥加回家療養 康復之路仍漫長

讀者投稿|中共非真普選最大障礙

2014-9-9 22:02
字體: A A A

人大常委斷然落閘扼殺真普選,三十年來民主回歸的夢想徹底幻滅,社會的怒氣一下子就往中央政府傾倒,彷彿中央就是香港落實真普選的唯一障礙。但當思緒沉澱下來之際,突然發現真普選的最大阻力並非來自中國共產黨,卻是那些三十年來由中共培養的政治特權分子和香港的經濟特權階級。

三十年來,中共是否鐵板一塊不願意香港出現真普選?非也。何以見得?試想想若當年六四沒有發生,趙紫陽先生的路線繼續成為中國前進的道路,那當年趙親自向香港大學生親筆寫下的覆函,今天可能已經成為現實。再看看胡溫秉政之時,若非有意讓香港落實較為開放的選舉,一向慣於進行期望管理的中共何以選擇提升香港人的期望值,明言2017年和2020年可以落實雙普選?

那麼,中央對香港普選的取態取決於甚麼?從近一兩個月來京官們的說法,就是普選會否影響到中共維持其政權至千秋萬世。所謂的影響中共政權,絕對不是說香港會否成為外國勢力操控的顛覆基地,更不是說香港會否走上獨立之路,因為在高度訊息化和高科技化的今天,外國勢力根本不需要借助香港作基地籌算如何動搖中國的政權,革命黨以港為基地推翻滿清的往事,根本不可能也不需要在港重演;至於獨立之說,在香港根本沒有市場,連本土派中最淚進者亦未敢宣之於口,足見中央的顧慮並非在此。

結合此刻中共的內部管治形勢,中央的顧慮是相當清晰的,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正進行一場史無前例的反貪風暴,劍指一眾對習鞏固權力構成威脅的黨內核心勢力。可以預見這一場風暴勢必對中共黨內構成震盪,一旦處理欠妥,黨內鬥爭白熱化和表面化肯定會影響中共的管治穩定性,這是當權派不願看見的。因此,為了展示今天的黨中央能全面掌控天下的權威,中央政府自然不能放過香港普選這件議事日程上的小事。

上面的分析告訴我們,只要時機配合,中國再次出現一個思想較為開放的政治強人,甚至中國因一些突發事件而導致它不能不加快實行黨內民主化,香港就有落實較為開放,較為接近真普選的政治制度的空間。畢竟在毋須為台灣統一經營示範單位,在紅色資本逐漸成為香港經濟的重要力量,當中國與周邊國家在軍事和外交上的角力天天升級之際,香港有沒有普選實在是小事一件時機一到,中央鬆手,香港落實真普選有何難度?

反而有兩批人是骨子裏不願意香港落實真普選的,因為一旦香港落實真普選,他們的既得利益就不可能延續下去。第一批是今天建制派中那些政治特權階級,包括那些社會公認水平低下的首席智囊、行政會議成員和立法會議員。他們多年來飽食政治免費午餐,根本沒有誘因提升其管治和議政能力,一味靠奉承和表忠來鞏固其政治利益。試問一旦普選降臨,這些人又是否預備好擔當管治的工作,承擔那沉重的政治責任?需知道作為管治班子的一員,在普選遊戲中延續管治權是相當不容易的,飽吃免費午餐的從政者又何必自討苦吃,推動普選?甚至可以膽敢這樣說,落實普選之日,就是這班不學無術的政治食客打回原形之時。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香港那些飽嘗經濟特權的大財閥之上,他們對於講求實利的中共而言,是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時極需倚重的一股勢力,他們也是首批以真金白銀支援內地推動改革開放的愛國力量。回歸時中央選擇了商人治港的道路,欽點董建華為首任特首就是明證。中央的政策也是盡可能保障工商界的政治特權和經濟利益,本着推進經濟就能維護社會穩定的想法,中共和其在特區的代理人也只能繼續縱容香港財閥的霸權。

倘若香港落實真普選,情形可就不一樣了,普選意味着管治權會定期出現輪替的可能,也意味着工商界必要花更多的精神處理由此帶來的不明朗因素,最少工商界也要花精力和資源籠絡不同的政治力量,以確保即使甚麼黨派上台,工商界仍然可以獲得照顧而延續其經濟利益和優勢。任何講求效率的營商者均不希望支付這些成本,所以他們的最佳做法是阻止香港落實真正的普選。

中央是否容許真普選出現,我們仍可以存在一絲希望,希望時機成熟之時會出現轉機,但對於那些既得利益群體,我們則連丁點兒的寄望也不能有。要推倒既得利益者,就只能靠香港市民對變革的那份渴求甦醒。而只有使香港處身於不穩定之中,這份對變革的渴求才有望出現。因此,不管是佔領中環帶來的社會干擾,還是議會否決政改方案帶來的管治進一步失效,都應該視為香港市民覺醒過程中必須出現的陣痛。如果香港人為了保持今天看似繁榮安定的生活而拒絕投入爭取真普選的抗爭,將來請不要為香港退化成為一個處處欺壓,事事不義的社會而嘆息,因為這是你們今天那種短視思維帶來的惡果。

(撰文:鍾誠祥)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9日 下午10: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仿傚反國教運動 學民籲一人一信詢中學罷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