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梁國雄:學生係敢言人之不敢言,敢做人之不敢做。當成年人對社會苦無對策,學生就以赤子之心行出來。

學運領袖系列02│梁麗幗:不挺身而出的話會後悔

2014-9-9 07:33
字體: A A A

梁麗幗,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長頭髮黑眼鏡,平實流露不平凡。

其實,梁麗幗一開始本以參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為目標,因為港大學生會之前兩年都有一些問題(編按:包括2012年的黑金政治聲明及2013年學生會會長涉操控學生會選舉),希望可以監察學生會運作。但後來內閣陸續有同學退出,所以才當上學生會會長,而且由於今年沒有外務副會長,所以要在社會議題上參與較多。

正因這意外擔正的關係,梁坦言,家人起初有點反對,因為沒有預料到自己後來會擔任學生會會長的職位,又會在一些社會議題走得很前,而且參與遊行多了,傳媒報導又多了。不過現在好了一點,因為家人了解到這些社會運動的重要,會較多是精神上的支持,例如一個短訊的問候和鼓勵;只是有時太忙,都未必來得回覆他們。

被問到會否擔心自己的前途,梁麗幗表示不太擔心,首先自己本身就讀的學科,跟社會議題是密不可分(編按:梁麗幗讀的是政治與法律),而且將來想做律師,可以專門處理一些關於PUBLIC LAW的案件,就算不是終身職業,至少不用擔心其他企業的目光。反而擔心現時警方的大規模拘捕行動,自己會留案底,屆時考律師牌有阻滯;雖然有先例可循,但都會有擔心。

不過,梁也直言,面對目前的社會境況也不挺身而出,即使沒有案底,順順利利當上一名律師,可能到時面對一些維權案件時,反而會後悔,為何自己年輕時沒有為社會做多點事。如果可以早一點令少一點人有不必要的遭遇,也是值得的。

做學生會要全情投入,看到同學多姿多采的課外活動,梁麗幗表示不會太羨慕,因為很理解自己今年擔任學生會會長的原因。她承認做交流生可開拓視野,只是「適當的時候做適當的事」社會現況令自己無法拋下一切去外國。

政改之後,梁麗幗希望可以重新關注學生會內部事務,包括讓更多國際學生加入學生會的內閣,和跟屬會幹事有更多溝通等。社會事務方面,就希望可以關注全民退保和高等教育的問題,尤其是2015年有新一輪學額回撥(編按:學額回撥指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要求各資助院校回撥4%的第一年資助學士學位學額至教資會,院校同時需要撰寫學術發展建議書競逐回撥學額。)

最後,梁麗幗說:眼中的香港是一個混亂但有希望的社會。混亂的是香港人已跟不上社會的發展,因為每天發生的事情太多,有些議題其實在慢慢蠶食香港人,但大家又不為意。有希望的是香港人對程序公義是有堅持的,這是香港人能守住香港的僅餘憑藉,例如之前的反佔中大遊行,被人拍得派錢請人遊行,在社會有很大迴響,足見香港人對這些細節是很著緊的。或許有些人會變得政治冷感,但大部份人都還是分得清楚有思想的學生和收錢遊行的。

若可以送一首歌給香港人的話,梁麗幗說,會選五月天的《入陣曲》。這歌寫在今年春天台灣反服貿的時候(編按:發行日期為2013年9月),但香港人對此比較陌生。對比一些傳統社運歌曲,此曲多了一份熱情,而且背後有一個故事,希望香港人可多了解。

(原圖來自港台)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9日 上午7:3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死神召喚你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