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青網誌│論現階段的醫療融資

8仔日記│北京忌明言的核心問題 港中非同一想像共同體

2014-9-9 08:39
字體: A A A

香港實行「普選」關乎到「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恐怕是撕破大家對《基本法》普選承諾這道假面具的最強武器,對很多人來說,亦可能是最後武器。今次政制爭議,結果是叫「民主回歸」派心淡,但同時更令大家不得不接受,北京始終視香港為威脅所謂「國家安全」的基地。

問題是,要是普選真的威脅「國家安全」,那麼在威脅着「國家安全」的肯定不是極少數人。在香港威脅「國家安全」的,至少有數十萬,甚至上百萬人!

真正的問題在於,香港人所信奉、抱擁的價值,始終跟深圳河對岸不一樣。

按照中聯辦主任張曉明8月初藉「國慶籌委會成立大會」的場合發表的「理論」,是有「極少數香港人與外國和外部勢力相勾結」。

同期上演的,便有壹傳媒主席黎智英被指捐款予泛民主派的人士和組織,而且有經過「外國人」Mark Simon之(還加映廉政公署搜查黎智英的住所,以及工黨和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的住所和辦公室)。

但這些有可能都只是表象,都只是為定性而鋪陳的「理據」。

唯一「代表」香港的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港英「舊電池」范徐麗泰昨天就表明人大常委會不會改變決定,不會道歉,更值得留意的是她反指香港年輕人「手指拗出唔拗入」,做殖民地奴才,又反問這些年輕人在英國統治期間「出咗世未」(而同一天,則有《文匯報》質疑學聯李成康穿着印有英國旗的T恤)。

范徐麗泰的話,可謂比起張曉明說得更白、更應,或者用中國的語言去說,是更「到位」。

的而且確,香港對所謂「國家安全」的威脅,不在「極少數香港人與外國和外部勢力相勾結」,而在於很大香港人與「外國」的價值觀勾結。

真正的問題在於,香港人信奉、抱擁的現代文明普世價值,包括法治、人權、秩序,都是威脅「國家安全」的事物。而香港人「歧視」當街大小二便、不排隊、推撞、高聲談話等行為,則都是「強國」沒能力解決、必須「包容」的「集體現象」。

再說,香港約有340萬人擁有「英國國民(海外)」(BN(O))國籍,終身有權申領BN(O)護照,又有數以十萬計的港人因為曾經留學、工作或移民而得到加、英、美、澳、紐之類的外國國籍,或者中華民國的國籍或居留權。要談「外國和外部勢力」,根本不可能當這些香港人不存在。

而如果計算曾經投票予曾收「外國勢力」捐款的候選人和黨派的選民,則保守估計亦上百萬。泛民在立法會地方直選中的得票總計,近年都在100萬票左右。如果考慮到有些人未必每次投票,泛民支持者為數更多於100萬人。起碼從選票角度,這百萬港人跟「外國勢力」都是「第二度勾結」。

至於在日常生活中拒買或在有選擇的情況下避免購買中國產品(尤其是食品)、拒絕或避免光顧中國國有企業的香港人,又或者「歧視」訪港遊客不文明行為的香港人,數目更難以估算。

總而言之,在精神上及/或行為上「威脅」到「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香港人,肯定不止於黎智英、李卓人等「極少數香港人」。這些「威脅」到「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香港人就在大家身邊,甚至大家本身都是。

康奈爾大學國際研究榮休教授Benedict Anderson在1983年出版著作《Imagined Communities》,研究國族主義(nationalism)如何形成。說到底,即使在《聯合聲明》簽訂30年後、主權易手17年後的今天,香港與深圳河對岸,仍不是同一個imagined community,且愈「融合」相距愈遠。

當然,現代的政府還須否建基於人民的共同想像,本就是一大問號。只不過,在北京的角度,容許另一imagined community在其治下實行真正有選擇的真普選,無論如何都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Imagined Communites》封面)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9日 上午8:3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周庭:你們不認同我們這個方式不緊要,但請不要打擊人民無力的反抗。 請你們向公權力,向政府以溫和的方式一同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