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點評:梁振英與曾俊華如何有分歧

吳克儉「粗糙」的藉口 「盲搶地」荒誕的因由

2014-1-17 11:02
字體: A A A

關於梁振英班子的「盲搶地」事件,由見縫插針起單幢屋,到強奪社區設施用地令當區居民生活環境質素大減,未見其利先見其弊,其想法劣跡之斑斑,足教18區人士聞風喪膽。

而當政府一邊在「盲搶地」,在最新的《施政報告》中,卻又提出要增加副學位銜接上大學二、三年級的資助學額,同時更由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拍心口」,保證現時的政策,可確保在2015年有三分一的學生能入讀資助或自資大學。

問題是,香港學位有限。

諷刺是,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以銀彈政策鼓勵香港學生離鄉別井北上,好能獲一張「沙士」,取得一個學士畢業資格。

離奇是,香港明明在閒置土地可興建大學增加學額,但偏偏政府卻又以最荒誕的藉口,來解釋有地不用的理由。

對於教育局決定不再在粉嶺皇后山興建私立大學,吳克儉昨日在記者會上表示,相關地段的環境粗糙,不適合興建學校,要花大量金錢在交通配套及維修。

在此,必須先簡單說說皇后山土地的歷史,以及這片已長年空置土地的位置。它是位於粉嶺沙頭角公路龍躍頭段旁,附近有村屋式發展項目肇軒臺、粉嶺馬料水新村,以及將動工的蓮塘/香園圍口岸與相關工程。

而在60年代前,該處是駐港英軍的軍營,由騎兵隊進駐,至90年代起,軍營交予港府,撥予皇家香港警隊使用,曾先後用作公務員宿舍、警隊辦公大樓及警犬隊訓練基地與警察搜查隊使用;而當警隊遷出,皇后山軍營自此丟空,但不時有電影和電視劇前往取景。

直到近年,皇后山用地開始「復活」,先在2008年時被納入政府勾地表內,成為歷來勾地表中面積最大的土地,被規劃為綜合發展區,作低密度住宅發展,堪稱作北區地王。不過,兩年後,政府轉軚,把皇后山從勾地表中剔除,再把其中16公頃用地改為興建私立大學更公開招標,教育局最後收到9份意向書,其中包括耶穌會及蘇格蘭阿伯丁大學等,但政府一直沒有下文。
對於建設私立大學不了了之,政府消息人士曾解釋,皇后山軍營用地佔地廣闊,但只得一條龍馬路通往,平整地盤及更改興建工程,粗略估計涉及逾10億元費用,估計申請的辦學團體未必願意動用如此大額資金。

不過,如果改為興建住宅,卻不見得有關問題不存在。須知道,該處如發展公營或公私營房屋,必然會大量增加該處活動的人口,且數量較私立大學的學生人數,起碼增加以數倍起計,故「修橋開路」也事在必行,屆時甚至極可能要把屬單行線的沙頭角公路龍躍頭段大幅擴闊,才能應付頻密的交通流量,如此說來,如果相關地段的環境粗糙,不適合興建學校,自然也不適合興建住宅吧!

至於如果政府以興建的是私立大學,故不應要花大量金錢在交通配套維修上,那當局恐怕要先解釋,何以對位於屯門掃管笏的前軍營用地,被分配予哈羅國際學校興建校舍之同時,也在該處修建連接附近公路的交通網絡。更何況,假如該處用地未來發展涉及私營房屋,豈不是引發同樣問題嗎?何以政府厚此薄彼,可為私人發展商修路,卻不願配合私立學校?

必須指出,既然教育局已曾把有關土地推出市場招標,自然早已評估有關用地及周邊範圍能興建校舍的可行性,而皇后山私大擱置之消息,其實早在2012年底已經傳出,其時教育局還正審議收到的意向書,但政界已經流傳,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認為本地私立大學學位需求較預期低,梁振英又公布他首份《施政報告》在即,急需要公布覓地成績,故擬把私大計劃擱置,然而教育局對此卻不知情。

可是,堂堂的一個教育局局長,面對傳媒的提問,先不敢回應「年青」非「青」,繼而再因不願承認政策之矛盾,以及土地被收回之實情,於是堆砌了一個與事實不符的藉口來狡辯,如此行徑,實是問責局長劣質化的示範,更是誠信缺失的明顯例證。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7日 上午11: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施政報告》土地供應水份重 梁特偷橋自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