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青網誌│從金管局年報了解風險管理

梁慕嫻網誌│看習近平,看香港

2014-9-14 22:54
字體: A A A

觀察習近平半年多,他發了一個「中國夢」,說了一堆門面謊話之後,真正出台的竟是「七不講」(註1),「三個自信」(註2),「兩個不能否定」(註3),要求黨員干部(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以整治「四風」(註4),更推出「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我大吃一驚,原來習近平發的是「毛澤東夢」。

正如胡耀邦的兒子胡德華在刊物《炎黃春秋》聚會中發言所引用的話:「他說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他們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說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說謊‧‧‧」看來習近平是知道的,國家的淪喪,共產黨的危機已迫在眉睫,可惜他能夠拿出的救命草,竟是毛澤東的群眾路線,讓人大失所望。

據聞,習近平視察廣卅軍區,與戰士共進餐時「自己打飯」。我突然想起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由李怡編輯的《中國寫實主義文藝作品選》中,有一篇《管飯》,作者峭石,寫的就是中共干部的群眾路線。解放前後,中共干部下鄉蹲點,一般都由村內各家輪着「管飯」。三媽和老伴李三田都很喜歡干部到她家吃飯,視作一種光榮,把來家吃飯的干部當作是走親戚的哥弟,一定要好好的管待。她總是千方百計張羅好吃的,上等的伙食,讓干部吃得香就是她最大的滿足。

那年正是土改中,三媽兩口兒住在一間四面八方透風的破廂房裏。那天正輪到三媽管陳隊長的飯。她去借了一斤麵給陳隊長擀了寬麵,自己卻打的玉面攪團(關中地區用雜糧做的飯食,像漿糊一樣,滴成涼粉魚兒一樣,加上調料吃)卻被陳隊長看穿了。他自己動手捞了一碗,說自己愛吃攪團,呼啦呼啦吃起來,把那碗乾麵端給了躲在鷄窩邊的孩子吃。自此,三媽心目中,陳隊長就是一把尺子去衡量共產黨的幹部。

可是到了1975年,又輪到三媽管人民公社侯書記的飯。那年三媽家正困難得揭不開鍋蓋,連借點麥麵也沒有辦法,令她大大地犯愁了。沒法之下,李三田說:「咱吃啥,他吃啥。」結果,侯書記一看端上來的攪團魚魚,眉頭頓時蹙成一團疙瘩,慢吞吞地一條條往嘴裏撥拉着,那又筋又光又長的魚魚在他嘴裏彷彿沙子做的磣牙。吃完了,撂下碗,一聲不吭起身就走。誰知道,到了小麥評產的時候,侯書記的報復來了。他要把能產量提高,大伙兒說這塊地能產四百三,他卻說五百一。李三田只表示了一點不滿就被打成革命對象,推上全大隊批鬥大會。三媽說:「還是有錢有勢人的世道啊!」李三田含着滿腔的屈辱和悲憤去世,他說:「世道變了!」

「傷痕文學」時期的作者仍在呼喚中共的好幹部,現在經歷幾十年的結構性,集團式腐敗,中共還有陳隊長這樣的干部嗎?我看到美國有一個駱家輝,中共?一個也沒有。毛澤東靠黨紀教育整黨,卻越整越生出更多貪腐干部,所謂「群眾路線」只不過是中共的治民政策,不是真心,那能管用。我看,習近平「自己打飯」沒有甚麼了不起,不如樹立駱家輝為榜樣,號召全體干部向他學習吧!他公然拒絕憲政民主,只會陷中國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而走上絕路。

最近,中國政法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叢日雲教授在2013屆畢業典禮上的演講引人深思。他告知學生,目前局勢風雲變幻,暗潮湧動,烏雲中醖釀着風暴。他問學生:「如果中國再來一次義和團或紅衛兵運動,如果重慶模式成為中國模式,你能不能清醒地說『不』?」他希望學生面對滾滾而來的濁流,選擇站在理性一邊,文明一邊,人民一邊。如果不能抵抗,是否可以選擇沉默。在被迫幹壞事時,能不能內心還殘留一點不安和負罪感,對其他抗爭者懷幾分敬重,不要背後放冷箭,使絆子,助紂為虐。這是一篇令我禁不住放聲大哭的講話。

面對不確定的未來中國,面對習近平一面殘酷鎮壓維穏,一面整黨治軍走回頭路的治國方針,香港市民將如何自處,能獨善其身嗎?「和平佔中」運動將如何走下去?李鵬飛先生說:「我們還有甚麼 choice?」是的,我們只有直面中共強硬鎮壓的嚴峻局面,作好最壞打算,別無他途。

目前,中共治港的機構共有:1。以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德江為首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2。王光亞為主任的「港澳辦」3。張曉明為主任的「中聯辦」及他所領導的香港地下黨。協調小組是管治香港的最高權力機構。換句話說,張德江是習近平之下的香港最高統治者。那麼梁振英誰屬?梁振英是由協調小組派員直接領導,他的匯報可以直達中央,並不經過港澳辦或中聯辦。梁振英上台前,協調小組只直接收到中聯辦彭清華的單線匯報,梁上台後,協調小組收到的就是兩線的匯報了,兩個飯局(曾鈺成為張曉明而設的立法會飯局和梁振英的飯局)可以說明一切。

中央是否仍然信任,留任梁振英,視乎他的自辯能力和技巧能否說服中央,當然更重要的,也視乎他能否持續在香港為中央辦事,為中央取得更大的利益。他有機會直接向中央報告是他的優 勢。梁振英只是一個中共的代理人,是被動的被領導者,不能代表中央。張曉明的中聯辦全面掌握中央治港政策,他才能代表中央。他向中央匯報,轉達地下黨人的意見,是中央重要的參考資料。其實,彭清華李剛糊塗判斷,錯誤推捧梁振英上台,迫使中央接受,吞下苦果,是他們被調走的原因,而派出更加精明可信的張曉明到港,實在是為了直接觀察梁振英的表現,以便作出準確判斷定出對策。

所以,筆者認為民主派需要爭取諮詢及談判,談判的對像應是梁振英與張曉明兩人一起。有些人因為「一國兩制」原則,不容中聯辦插手香港事務而認為只能與梁振英談判,是忽視了目前政局的現實。其實「一國兩制」己正在消亡,中聯辦已透過各種渠道不斷插手,我們爭取真普選正是為了徹底制止這種消亡,讓香港政局回歸常態。承認中聯辦的存在和目前的作用,是務實的想法,與他們談判就是直接提出抗議。想像一下,萬一梁振英在談判中又再七次回答「我不知道」的話,談判如何繼續?與一個中共的代理人單獨談判?太抬舉他了吧!既然要堅守「一國兩制」,就讓他做一個陪襯吧!

我認為民主運動必須有談判,也必須作出底線之內的妥協。當年的民主黨與中聯辦談判在大原則上是沒有錯的。同樣,也希望中共中央以同樣的原則對待香港的民主運動:諮詢,談判,妥協,否則的話,如果採取鎮壓手段,就要承擔一切嚴重的後果。

事實上,由於越來越多市民經已覺醒,無懼中共的恐嚇,香港正在展開一場全民反抗運動。每天的反抗,各有層次,各有議題;民生的,環保的,政治的;城市的,鄉村的真是百花齊放,遍地開花。爭取真普選及拉梁振英下台的口號響徹雲霄,是反抗的焦點。特區政府已經寸步難行管治失效。反抗的形式也多式多樣:遊行示威;靜坐佔領;社區宣講,美術舞蹈音樂戲劇作品,更有絕食抗議等等,不一而足。有些市民為了這些創意反抗行動,作出了某些犧牲:被批,被捕,被解雇,被打,被恐嚇等,使我非常感動敬佩。尤其是那些犧牲自己健康,甚至可能致命的「絕食」,更是令人心痛而肅然起敬。不過,請容許我說一句老人家的話:「絕食」這個武器不要隨便使用,要等到關鍵時刻。面對一個沒有人性沒有人道主義的專制政權,「絕食」不會感動到或威嚇到它,彷彿對牛彈琴一樣。現在我們需要的是「人數」,請養好身體,積蓄好精力,深入社區喚起民眾的覺醒。我知道,「學民思潮」的年青人正在這樣做。

「人數」是我們有力的武器,是取得勝利的關鍵,只有足夠的「人數」才有足夠的壓力去震撼中共中央。不要忘記,反「國教」時也有十二萬人聚集,03年七一大遊行後還有九萬人的靜坐呀!因此,我呼籲:全港有志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們,各業界;工商界;各政黨;各政府部門;各類組織機構,各宗教教派;傳媒及評論員,教師學生組織;演藝從業員等等,放下岐見,放下恩怨,團結一致公開全力宣佈支持「和平佔中」運動。

當「佔中」被迫上馬的時候,除「和平佔中」主場的一萬人以及現場的支援人員外,是否還可以組織副場:佔領維園,佔領政府總部空地,佔領銅鑼灣行人專用區等等,讓更多人參與。總之,我們要的是「人數」。不過,這樣一來,組織協調工作就相當龎大了,僅此建議,敬請參考。

追求民主自由的志士們,香港的民主運動正走進一個歷史的關口,你們正在譜寫歷史,請加油吧!

2013年7月27日

註1:「七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本主
          義,司法獨立都不要講
註2:「三個自信」——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
註3:「兩個不能否定」——中共前後兩個三十年互不能否定,即不能否定毛澤東
註4:「四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奢靡之風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4日 下午10: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簡敬禧網誌│沒有地溝油的電影–《戀上春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