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跟大哥郭炳湘再合作 郭炳江:各有各做,免得過就免啦!

恐懼鳥網誌│一個關於非法囚禁的故事 一部充滿懸念的詭異影片 Barbie.avi(一)

2014-9-12 21:00
字體: A A A

你們看報章時,有沒有看過一些關於禁室培育的報導?例如2008年的奧地利禁室亂倫案等,大家看過這些報導後有什麼感覺?小編在大學主修犯罪學,而且也閱讀過很多關於禁室培育、禁錮性虐待的案件。小編可以篤定地和大家說,這些類型的案件數目遠超出你們想像,也遠超過新聞傳媒所報導。換句話說,當你們在看這篇文章時,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某棟房子裡,一定有一名無辜的女孩,被禁錮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室,每日受盡不人道的折磨或性虐待,她們希望得到的是死亡的解脫。

好啦,小編暫時不再談論這些頗變態的案件。但為什麼小編驀然談起非法禁錮來?因為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短片「可能」和非法禁錮有關。為什麼要強調「可能」?這點就要看過以下的故事和影片後,你們才會明白。

那個女人…好像有點…瘋狂?

在2013年3月,有一名網友在4chan(美國的高登 / 巴哈)上發表了一個帖子,內容是關於他發現了一段詭異的影片及恐怖的親身經歷。乍看之下,這段影片看似有些無頭無尾,只是一段女人被訪問的影片,雖然聲音和畫面也非常惡劣。

但是,當那名網友說出他發現影片的經歷時,大家才發現它背後隱藏的故事可能遠超過任何人想像:

大家好,以下的故事是本人數個月前的親身經歷。我純粹想找一個地方分享出來,但不期望大家會相信,因為整件事情實在太瘋狂,而且太恐怖了。

故事的開端發生在一個朋友的派對。他是一個「自由藝術家」,正如大家猜想,這也表示住他是一個窮光蛋和失業人士。他的家在底律斯(美國一個城市)的工業區,周圍都是被煤炭燻得烏黑,殘磚爛瓦的工廠,而且大部分都是棄置甚久,可能有三四年,甚至十年。

那天晚上,我和我的朋友都玩瘋了,很多人都喝得爛醉,當然也包括我在內。我趕不上搭公車,所以睡在朋友的沙發上。但酒精永遠不會讓你一覺好眠,當我起身時,還只是凌晨四時,外頭仍然是漆黑一片。我其他也喝得爛醉的朋友仍然像死屍般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沒有絲毫會起床陪我的跡象。

我由窗戶望出去,驚訝地發現整個舊城區異常地美麗,三五成群的廢棄工廠在黑暗中仿佛是「魔戒」中的堡壘要塞,散發出一種邪惡兼神秘的美感,讓人產生無限幻想。可能是酒精作祟的關係,我決定不能再逗留這破舊的小房子裡,要出去「冒險」一下。

但我不是傻子,不會自己獨自外出,那樣和劫匪說「過來殺我吧」沒有太大分別。我打電話吵醒我的100分完美女朋友,之後再苦苦哀求她駕車前來,讓我們一起在這個「人間魔境」兜風。最後,在我的哀怨攻勢下,她答應我駕車前來,到達後再打電話給我。

大約10分鐘之後,我的電話無電了,唯有依靠在窗邊,好讓她的車來到時能看見我。不久,睡意突然襲來,我的眼皮仿佛吊起了幾件砝碼,愈來愈沉重,不一會兒便雙眼一合,滑入夢鄉了。

砰!

街上突然傳來聲巨響,使我由夢中驚醒過來。恐怕是跳樓或是車禍,我立即四處張望一下,看看有沒有人受傷。樓下的街道仍然是杳無人跡,但是我再仔細一瞧,發現在對面街的垃圾站,那些堆積如山的黑色垃圾袋上,突然多了一部破爛不堪的電腦。由於那部電腦的顏色太過鮮艷了,不可能剛才沒有留意,所以我篤定它一定是剛才由高空跌下來。

不久,我女朋友的車輛來到。我到達樓下時,碰巧經過那個垃圾房,看見剛剛跌下來的那部電腦。發現它只有螢幕被摔得粉碎,但伺服器還完完整整,似乎還可以用。在好奇心和環保意識(前者佔的份量比較多)的引誘下,我決定把伺服器帶回來。

其實之後的一星期,我都忘記了那部電腦的存在。直到我的女朋友催促我,把她車裡的「廢物」拿走時,我才想起它的存在。那天晚上,當我把那部電腦扛回來後,我把它連接到我的螢幕。出奇地,它仍然能流暢運行。

當進入桌面時,我第一個感覺是「很空」。因為整部電腦幾乎是什麼應用程式都沒有,Skype、Firefox、BT等待全部都沒有。我打開搜尋器,輸入一些奇怪的關鍵字,如「素人」、「無套」等等,看一看先前的主人有沒有藏匿了什麼精彩的色情片,但仍然找不到任何東西。直到我氣餒地輸入「電影」這個極為普通的搜尋字眼,才出現一個叫Barbie.avi的影像檔。而且還要是放在WINDOWS/System32裡。

之後,詭異的事情便開始發生了。

明晚待續……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2日 下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汶澤妙句 嘲親共陣營搬龍門批港生罷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