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瑋騏網誌│簡易英語(下)

8仔筆記│中共策劃新攻勢壟斷港政 立會直選增四區趕絕異己

2014-9-13 11:07
字體: A A A

如果選舉制度可以操控,選舉結果就可以操縱。

而要控制選舉結果,影響選區劃界自然就是不可或缺的事。例如將理應「比例代表」的比例代表制選區愈劃愈小、愈劃愈難以「比例代表」。

衆所週知,香港的立法機關由1985年開放間接選舉開始,到目前為止,且起碼到2020年為止,都仍只得/只會有一半的議席經由直選產生。九七過後,北京當局一來死抱着功能界別不放,更加上分組點票。是故,縱使有抱持大致上相同的黨派聯盟所得的選票是絕大多數,在議會中的席次亦注定是少數。

泛民主派唯一能夠守住的兩個關口,就只得:一、多於3分之1議席,必要時阻止通過不民主的政制方案;及二、在地方直選中過半,攔阻由親政府議員提出而又不合理的任何提案(包括各類議案、法案及其修正案)。

但這兩個關口,勢被攻陷!

只要親北京陣營多取5席,例如攻破2個泛民主派目前持有的功能界別席位,例如IT界(資訊科技界)、會計界,並在地方直選中多取3席,攻陷泛民主派在議會中的最後兩個關口,就「大功告成」……
   
   
其實,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中,透過蛇齋餅糉的經營和異常精密的配票,親北京陣營已在地方直選的35席中取得17席。要不是在新界東選區民建聯的陳克勤和葛珮帆得票都超出所需而嘥票,要不是工聯會的葉偉明和新論壇的龐愛蘭互相分票雙雙落選,親北京派早已完成在直選過半之「創舉」。

此外,會計界被公專聯的梁繼昌漁人得利,皆因唐、梁陣營各有候選人鷸蚌相爭,而IT界同被公專聯莫乃光贏得,則很可能是會籍互換疑似種票工程尚未出盡全力。【】要取回這兩個界別,難度並不高。

只不過,為要做到「滴水不漏」,就得從地方直選入手,乃至「上下其手」。
 
由此路進,在政制「五部曲」的「第三部曲」尚未開始之時,卻忽然傳出只涉及修改香港法例的改動,把立法會選區數目由5個變成9個,便變得毫不意外。
   
 
把地方直選的選區數目由1998年起實行至今的5個,調升至9個,同時把每個選區的席次由5至9席下調至3至5席,只涉及修改《立法會條例》,與政改的第二輪「諮詢」無關,自然與「第三部曲」亦即修改《基本法》同樣無關。昨天(9月12日)經報章和多家電子傳媒傳出,一為搏大霧,二為安撫親北京派。

可謂一舉兩得、一石二鳥……

比例代表制的原則,本來就是要按各參選名單的得票比例,去分配各選區的議席,惟香港多年來使用對同一張名單取得第2席以至第3席都甚為不利的黑爾基數(Hare quota)最大餘額法,以致各黨各派都分拆成多張名單參選(例如民建聯和關連的工聯會2012年在新界西就分拆成4張名單,盡取4席)。

反觀其他實行比例代表制的地方,每個選區的議席數目都不少,有些更達到雙位數字,而荷蘭、以色利的國會選舉,以及德國的歐洲議會選舉,更是以全國作為單一選區去計算議席如何分配,席位多達150席(荷)、120席(以)、96席(德)。

把選區劃小,減少每個選區的席次,客觀效果,就是令到票源在地理上較為分散的黨派當選機會大減,更進一步強化只得比例代表制之名,卻實為「多議席單票制」的扭曲制度,講求配票,對倚賴秘密票站民調調動投票日選舉工程的政黨和派系,至為有利。
   
 
事實上,早在去年9月,政制首輪諮詢都還沒開始之時,就已經有消息傳出,將新設「新界北」選區,將選區數目由5變6。如今傳出的卻是更徹底的5變9,既滿足到親北京派想更方便配票的要求,而且更能夠把票源在地理上分散的黨派邊緣化,向控制立法會向前邁進一大步。

在拉布會被「剪布」,且又失去3分之1席次的否決權,兼且在地方直選不過半數的情況之下,立法會,可以休矣。

到那時候,在體制內監督制衡政府的通道都已統統被堵。要對政府當局行使監督、制衡,就只餘下街頭。


 .
:IT界的選民資格取決於業內專業團體的會籍。而過往多次選舉的選民登記截止前夕,都有會籍互換計劃出現,讓沒有投票資格的團體會員免費取得有資格投票的專業團體會籍。

       
2016年立法會有可能出現的選區劃界:
(東區、灣仔4席,中西區、南區3席,油尖旺、深水埗3席,九龍城、黃大仙4席,觀塘、將軍澳、西貢5席,屯門、荃灣4席,葵涌、青衣、離島3席,元朗、天水圍、北區4席,沙田、馬鞍山、大埔5席,總數35席。)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e:Hk_map_18.png

(原圖:政府新聞處(上);Wikipedia圖片,原著者Jerry Mang按CC BY 2.0條款分享(下)。)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3日 上午11:0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一個剃了頭的信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