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狗定係貓? 大狗扮大貓「屈蛇」劍橋

恐懼鳥網誌│一個關於非法囚禁的故事 一部充滿懸念的詭異影片 Barbie.avi(二)

2014-9-13 21:00
字體: A A A

請先重溫第一集

影片大約長一個十分鐘,好像沒有經過任何剪輯。影片開始時,可以看見一名90年代打扮的女子坐在一張座椅上,背景是純白色的牆壁。我跳到影片的3、5、8分鐘,發現都是類似的畫面,所以我決定由頭開始觀看,聽一聽那個女人在說什麼。但可惜的是,聲音到了影片的第15秒已經出現嚴重的損壞,吵雜的沙沙聲完整地掩蓋女人的談話,根本聽不到她在說什麼。

我嘗試過用軟件Final Cut去把那些背景噪音弄走,但效果不太理想,我仍然聽不到那個女人在說什麼。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我唯有忍受住那些噪音去看這段神秘的影片。但當我再次觀看這段影片時,那個女人的樣貌和身體語言開始慢慢吸引了我的注意,因為她那些貌似尋常的動作好像隱藏了什麼,什麼詭異的東西。

影片應該是一次簡短的訪問來的,因為那個女人不時會停下來,展現出一副細心聆聽的樣子,之後便可以說起話來。但是,當影片大約過了5分鐘之後,那個女人的表情開始有點兒變化。她的樣子有點壓抑和拘謹,好像發問的人說了一些令她不安的說話,但縱使如此,她仍然嘗試努力回答。

但過了不久,那個女人便開始歇斯底里地哭嚎起來,淚水像決堤般由她尖長的臉滾滾流下來。你明不明白,是那種只有精神病人才可以發出的哭嚎。這種情況持續了數分鐘,那個女人才稍為平伏下來,但她仍然滿臉通紅,硬咽地說話。我雖然聽不到她在哭訴什麼,但我可以由她的嘴唇,知道她不斷重覆兩個字:「皮膚」。

到了第8分鐘,那個女人又已經陷入了不可挽回的瘋狂,失控地狂哭起來。她好像很討厭自己的皮膚,不時在鏡頭面前使命地亂抓自己的皮膚,直到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

影片到尾聲,才聚焦在她的左臂上。原來那個女人的左臂被人齊整地砍了下來,斷去肢體的位置變得尖銳的三角錐體,極為古怪。當我想仔細觀看她的手臂時,鏡頭已經漸為黑色一片,訪問也被強行中斷了。

我怔怔地坐在電腦面前,被影片那種瘋狂和不安的氣氛嚇得透不氣來。我目瞪口呆地望著發黑的螢幕,不知如何是好。

正當我以為影片已經完結,想把播放器關上時,螢幕又突然出現新的畫面。鏡頭不再是那間白色的房間,而轉到去户外。鏡頭搖搖晃晃,就好似近年那些第一身鏡頭的電影,弄得人們頭暈目眩。影片的首2分鐘,那個拍攝者在一條廢棄多時,鏽跡斑駁的火車軌上逃跑,因為他的步伐實在太急促,而且你也可以清晰地聽到那男子喘大氣的聲音,你不得不認為他在逃離什麼可怕的東西。

到了第7分鐘,鏡頭突然急轉彎,那名拍攝者轉入火車軌旁邊的密林裡,步伐仍然是那麼急促。密林暗不見天,盤根錯節,樹枝和蔓藤生得密密麻麻,那個拍攝者有好幾次差點被絆倒。一會兒後,樹木變得稀釋,道路也變得廣闊和完整,不再是含糊不清的小路,反而是一條由木板鋪成的道路,但影片去到這裡也毅然終結了。

當看完臨尾這段和之前風馬牛不相及的影片後,我的心臟卡在喉嚨狂跳,既感到震驚又感到雀躍。因為我認得那一段破損失修的火車軌,它只不過在離我住的城鎮數十英里的地方。我被眼前這段神秘的影片深深地吸引,像個不諳世事的青少年,幻想自己是冒險小說的主角,要來一場「大冒險」,從深邃幽暗的山林裡找一個以弄哭殘廢女士為樂的狂魔。明顯地,我當時沒有意識到事件背後蘊藏的危險性和致命性。

第二天早上,是一個陰霾沉重的週末早上,我駕駛我的豐田小型車到那個荒廢的火車站並把它停泊在路邊。我的背包裡頭有一支手電筒、一些乾糧,一部照相機和一把7寸長的軍刀,心想應該足夠這場冒險吧?我沿著火車軌來回行走,不停地左顧右盼,希望找出影片中那個入口。

最後,我用了整整一個多小時,走了4公里路,才找到那個隱蔽的入口。我之所以發現那個入口,純粹在偶爾的情況下,看到一隻流浪貓鑽了進去,否則根本沒有可能發現。

我在密林大約走了5分鐘,正如那段影片所拍,腳下開始浮現一條由三板木鋪成的小路,那些木板早已變成枯株朽木,踏上去時會發出刺耳的嘎啦聲。

當我在這片陌生的森林裡愈走愈入,人也開始變得警覺起來。我感覺到我的心強烈而平穩地跳動著,血液中的腎上腺素濃度不斷增加,使我的五官也變得敏銳起來,危機意識也愈來愈強烈。可能只是鳥兒的吱吱聲,也可以使我立即蹲下來,環顧四周,看看有沒有那個瘋子的蹤跡。

大約過了三個小時,小路和森林也毅然中斷,眼前是一片不見盡頭的大草原,有四五個運動場那麼大,長滿綠油油的嫩草,一棟破舊的大屋矗立在大草原的正中央。我二話不說,立即拿出照相機拍下這棟古老大宅和周圍的景色,之後我依靠著一顆大松樹,靜靜地欣賞眼前的景色。

那棟大宅應該有過五十年歷史,兩層樓高,屋頂的瓦片已經剝落得七零八落,左邊的外牆也倒塌下來,露出生鏽的鋼筋。我久久注視著這棟陰森的大宅,內心充滿掙扎,一方面我知道影片裡的所有謎團都是導向這棟大宅,但另一方面這棟大宅所散發出來的不祥氣息也使我卻步,我的直覺對我說裡頭好像有人監視著我,我甚至可以感覺到他那雙不懷好意的目光。但最終,我還是鼓起勇氣,提起雙腳,慢慢地走向那棟大宅。

明晚待續,並會分享涉事的影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3日 下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指邪靈附體 少女慘遭繼父性侵近20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