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愛詩:只要香港人接受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下面一個直轄市,普選特首的提名門檻便不用這麼高。

轉載│國民教育關注組:罷課前夕,給家長的公開信

2014-9-14 15:18
字體: A A A

作為家長,當然希望孩子聽教聽話、努力讀書,有誰會想孩子罷課﹖
作為小小香港市民,當然希望生活安穩、衣食無憂,誰又會想要奉獻街頭﹖

可是,這年來香港幻變,人大為政改落重閘、港人民主夢碎;社會充斥權貴宵小為了鳴鑼喝道,胡言亂語、顛倒黑白;政府政策可因一人而突變;政府機構如郵局、執法機構如警方,逐漸喪失專業精神,跟從政治需要辦事…

成年人如我們尚且看不過、坐不住、受不了,焦燥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該做什麼,才可挽救日漸墮落的香港。充滿理想與拼勁的年青一代,又如何能關起房間,不問世事,好好讀書﹖

如今還有誰能唆擺學生﹖
古今中外,學運從來都是社運先鋒,今天,香港學界憤怒難止,罷課抗爭,根本是中央強勢壓逼、社會污煙瘴氣的必然結果。強說學生受人唆擺利用者,不是無知,便是無恥,只圖扭曲抹黑而已。試想,要讓青少年天冷加衣、下雨帶傘,尚且千難萬難;誰有能力要他們犧牲上課時間,甚至犧牲學業、上街、被捕、坐牢﹖也許,在資訊封閉的年代,組織嚴密、又立意做年青人工作的共產黨曾經成功做到。但今時今日,縱使組織仍然嚴密,資源更加豐富,強大得人人必須要愛的執政黨也「利用」不了香港年青人,究竟有誰「唆擺」得了﹗

知性上,我們明白香港學界燥動起來必然發生;感性上,卻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每個成員都是父母,看到年青人奮起承擔時代的召喚,特別是當中有不少是未成年的中學生,我們心酸心痛。因為反國民教育的關係,我們認識一些學民思潮的年青朋友,他們的歷練、辯才、組織能力,常教我們自愧不如,縱然如此,當他們談到罷課時,我們又忍不住家長上身,力勸他們回家與父母商量。

孩子關心社會 父母的福氣
不錯,很多青少年明辨是非,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比成年人猶有過之。強用十八歲劃界線,也許正如他們所說,是不公平的。但父母愛你育你,在法律上亦要為十八歲以下的子女承擔責任,在作出有風險的行為之前,讓父母認同,最少理解,也是子女應盡之義。這其實同樣適用於十八歲以上的朋友。

作為父母,如果子女來跟我們談香港前途,談該何所作為,那將「是福不是禍,是禍躱不過」。想想若子女肯來談他們的小男友或小女友,我們都會偷偷高興,甚至在朋友間引以自豪,若談的不是鴛鴦蝴蝶,而是社會大事,顯示孩子關心社會、願意溝通,那其實是父母的福氣。即使雙方立場不同,這種討論亦是讓孩子學習分辨是非、考慮後果、擇善固執的大好良機。

己所不欲 何忍強加於孩子﹖
時代不同了,現代的父母明白棒打鴛鴦只會累事,同樣,孩子的政見亦無法強壓。當我們只是希望能夠真正實踐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承諾,中央官員卻變臉說,這是顏色革命,勾結外國勢力,意圖奪權,所以為了國家安全….,你不氣憤嗎﹖已所不欲,何忍施於孩子﹖家長們,請與孩子好好溝通,若孩子明白自己的行為,準備了承擔後果,那我們只能支持支援。假如你一向是「政治唔關我事」的一份子,難以明白沒有普選有什麼大不了的話,那想想八九年六四那段日子的屈氣難消,也許有助理解其他人的憤憤不平。

希望學校寛容處理罷課的孩子,這裡不贅。謹借此角,向堅持專業精神,不畏無恥之徒大搞舉報投訴惡行的老師、校長和辦學團體致敬。

(國民教育關注組網頁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4日 下午3:1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葉劉淑儀:我覺得要用到佔中同罷課呢啲方法,我認為係最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