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湯唯結婚了啊!呵呵!」一男同事已略帶諷刺的口吻告訴我這exciting old news……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哪些老師、甚麼學校、怎樣的社會才會教導孩子如何發問?(內篇)

2014-9-21 09:56
字體: A A A

入讀小學前,孩子提了多少個問題?
哈佛兒童心理學家Paul Harris表示,研究發現每位小孩在2至5歲期間,會提出大約40000個問題。這段成長期間,大約三十個月內問題會由「這是甚麼?」(例如問物件名稱)過渡至「為甚麼?」。事實問題已經不能滿足4歲左右的孩子,他們大部份時間都是問「點解?」。

為甚麼孩子經常問「為甚麼」?
華盛頓大學運用腦造影技術觀察孩子的大腦,發現孩子腦內神經元的連結超出成人三倍;換句話說,孩子處於學習高峰期,透過提問,不斷尋求資料、釐清訊息。
不要以為孩子提出一個問題很容易,一個問題涉及到很複雜的腦部運作——由知道自己不知道甚麼開始,亦意味著孩子明白有不同的可能答案,例如:當孩子問晚餐是甚麼?他們可能會想到是三文治、意粉或其他。如果知道只有一個答案,那就不用問了。最後,這還表示孩子還懂得找可能知道答案的人來問。當然,孩子未必能夠獲得答案,所以他們不停地追問為甚麼。孩子其實很重視答案,很多時成人不理解孩子的問題,或者根本沒有聽孩子的說話,回應令人失望,孩子才一直問下去。

學校課程如何毀掉好奇心?
假如學前教育的課程結構較鬆散,較多時間容許孩子自由活動,能助長孩子探索世界,保存好奇心。越來越多聲音要求把正規課程放進學前教育,把小學的課程窒進幼稚園,兒童心理學家Alison Gopnik指出這種做法有違人類發展的天性。Gopnik認為幼童學習的方法與科學家相似,透過探索和嘗試去認識世界。孩子到了小學階段便要面對結構緊密的課程,沒有必要提早毀掉好奇心。

為甚麼孩子升學後便不再發問?
孩子升學後減少發問是全球現象,而且一直存在。學校和老師不用過份自責,因為這是兒童腦部發展的必經過程——孩子大約5歲,大腦會自動修剪早幾年急遽擴張的神經連結,以用進廢退的原則,保留最常用(對大腦來說配合生存需要)的連結。同時,孩子的腦袋增加了「概念」和「範疇」幫助整理紛亂的事物,沒有需要每事問「這是甚麼?」、「那是甚麼?」……
大部份學校不鼓勵發問,老師喜歡正確答案;孩子越來越不喜歡提出問題,學校當然功不可沒。不少老師很無奈,為了應付龐大的課程,只有減少學生的提問,避免節外生枝。就像大腦的修剪機制,與生存(考試)無關的東西,唯有剪掉。很多人批評這種教學模式只能製造出大量遵從指示的工人,而不能育成會創造和發明的思考者。

學校有可能由問題而不是答案主導嗎?
美國教育界的傳奇人物Deborah Meier過去數十年一直以這種信念辦學,她認為硬塞資訊孩子無用,反而重視五項「心智習性」(Arthur L. Costa & Bena Kallick編的《心智習性發展系列》詳細介紹如何於學校推行心智習性),每一項心智習性都連繫到一條相關問題:
證據:如何分辨真假?甚麼證據才可靠?
觀點:假如我們從其他角度觀察,或從其他人的感受去理解又如何?
連繫:有沒有模式可尋?我們之前看過類似的東西嗎?
假設:假如眼前的事物與現在的情況不同又如何?
相關:這些有何重要?
Meier在訂立五項心智習性前,特別重視「懷疑」與「同情心」兩項原則。她希望學生帶著開放的心胸接受自己有犯錯的可能,她認為這正是民主的基石。她創立以問題主導的學校,課程包括研習歷史,製作地圖;探究一個城市的誕生,就學校及鄰近地區進行考察,一年級的學生會建造一個神祕城市;三年級的學生除了透過閱讀學習中世紀歷史,還會親自製作城堡和武器。
Meier提出挑戰固有教育觀念的問題,她一直喜歡幼稚園學生的自由提問氣紛,反問為甚麼中學和小學不能保存這種美好的學習經驗?於是她決意細心聆聽學生的各種問題,從中獲得啟發,幫助她重新檢討自己的假設,把學生關心的東西放進課程。Meier主張的這種鬆散課程結構,家長未必領情,更被家長多番質疑,她用十年證明她的想法是對的,同區學校的輟學率為40-60%,Meier的學校只有1%學生未能完成中學。

既然我們是天生的提問者,為甚麼還要學習發問?
有些老師認為提問根本不用教,有些老師表示不懂得如何教學生提問。Rothstein認為提問並不是某些人想像中簡單,因為涉及到擴散式、聚焦式及元認知三種思考方式。擴散式思考大概指創意思考,聚焦式大概指邏輯思考或批判思考,元認知大概指自己知道正在思考甚麼。Rothstein又指出提問能力像肌肉一樣,需要鍛煉。

如何教學生提問?
Dan Rothstein與Luz Santana創辦了非謀利組織Right Question Institute(RQI),教人改善提問技巧。他們設計了一套教導學生如何提問的教學程序,給K-12的老師參考:
1老師訂立主題
2學生提出問題
3學生改良問題
4學生為問題排出優次
5師生就選出的問題決定下一步行動
6學生反省學到甚麼

在Rothstein和Santana的協助下,Boston高校的Ling-Se Peet老師,嘗試運用這套工具教導學生提問。課堂以「虐待可能合理」為主題,引導學生提出問題。一班學生分為幾個小組,每個組員在限時之內寫低與主題相關的問題,不用討論不用回答,問題越多越好。學生提出的問題包括「如何定義虐待?」、「虐待有何作用?」、「虐待令你快樂嗎?」、「虐待與正義有甚麼關係嗎?」、「最常被虐待的是甚麼人?」組員可以交換問題並且進行討論,再從不同角度提出更多問題。第二階段是引導學生改寫問題,例如把「為甚麼虐待有作用?」改寫為「虐待有作用嗎?」;這個活動目的是讓學生知道如何把問題拉闊或收窄,而且改變問題的形式能引導出不同的結果。第三階段讓學生排出優次,選出最值得進一步探究的三個問題;這個活動目的是讓學生學會聚焦式思考,學習分析問題,定出方向。學生選出的三個問題:「為甚麼虐待有作用?」、「由誰來決定虐待合理與否?」、「如何能夠以某人的痛苦作為代價滿足你希望達到的目標?」然後……
Rothstein發現加設規則(如只准提問不准回答;陳述句要轉化為問句),反而可以增加課堂趣味。由於只准提問、不用提供答案,反而令平日較少發言的學生參與更多。提問活動不但令學生增求知興趣,還提升了學生的責任感,或許因為學生覺得有責任為自己提出的問題尋找答案吧!

(撰文: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唐文寶)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1日 上午9: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山青網誌│用清貧的一生回應召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