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特力推效大陸長隆 指示研建大嶼山野生動物園

學運領袖系列06│張秀賢:唔好同我講困難就唔做,六合彩夠難中啦,你哋咪又係個個都買!

2014-9-15 08:15
字體: A A A

張秀賢,中大學生會會長,政治與行政學系學生,曾是學民思潮發言人,在2012年反國教運動中嶄露頭角。

張秀賢說,學生也是社會的一份子,自然有責任透過不同崗位,改善整個社會,而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參與社會運動,「若是太平盛世,讀書或許有用,可是現時我們面對香港歷史的關鍵時刻,實在不能只盡學生讀書責任。我們還應以行動,帶來一點改變。抗爭並沒有代議士,我們不能將政改的責任交由泛民議員決定,反而應由我們自己掌握」。

講就容易,但中共不是吃素的,你爭取真普選即是與整個政權對抗,輕則會被捕坐監,重則對方出動解放軍,你甚至會連生命都會失去,張秀賢真的有心理準備嗎?

他說:「7月2日俾警察拉過一次,我話唔驚就係呃你嘅,但驚完我會唔會走呢?我唔會。我考慮嘅係,咁樣做究竟值唔值得,如果個大局係需要我,咁我會去做」。他強調,參加今次學運之前,已想清楚最壞的結局,並作了最壞的打算,「唔係講笑,有一晚我真係好認真咁諗,如果要流亡,咁流去邊好呢?如果真係要死,我又點面對呢?」

問題是,張秀賢學業成績優秀,思辨能力強,投共的話前途本來會一片光明,隨時官都有得你做。卿本佳人,奈何要搞搞震,甚至因而面對死亡呢?

「投共就唔係我性格啦!」張秀賢笑說。「我唔會苟且偷生,去做一啲我唔想做嘅事。」

但笑後他又嘆了一口氣,慢慢地說:「我搞咗社運差唔多6年,我係見證咗個社會嘅崩壞。由以往相對自由的社會,到今天連文革的手段都出埋來,成個社會根本就變咗。我哋剩下嘅籌碼已經不多,而普選就係僅餘嘅一個籌碼,如果連普選都冇埋,香港嘅將來只會更加黯淡。呢個係我呢6年來,一個好深嘅感受」。他反問,今天站出來雖然有危機,但不站出來的話,難道危機就會消失嗎?將來會變得更好嗎?

「如果今次唔落場,我覺得係對唔住自己,我會好內疚,幾十年後我會問番自己,點解我嗰時咩都唔做?」

張秀賢的家人很開明,沒有給他太大的壓力,至於女朋友則是教育學院學生會會長黃菀靖,大家理念一致,學運也會一起參與,所以亦顧慮不大,「如果流亡都會一齊流亡架啦,哈哈!」

事到如今,許多人想問的是:搞咁多社運,真的可以改變到中共的立場,為香港爭取到真普選嗎?張秀賢說,他真的有信心,「冇信心我就唔做啦!係,個可能性的確係低,但六合彩中頭獎嘅機會夠低啦!你咪又係爭住去買!唔好同我講話可能性低就唔做,香港人唔係咁樣嘅,爭取普選,都要懷著六合彩精神去做㗎!」

(圖片來自梁國雄facebook專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5日 上午8: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思家新聞|五個經典標誌 全部有段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