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北辰:拉布的時候,我個腦係度打緊高爾夫球。

范析852│曾鈺成「辭職論」早有前科 屢違中立早該引咎讓賢

2014-9-15 07:30
字體: A A A

這邊廂,當不少建制派人士以至整個特區政府,仍在落力「氹」港人「袋住先」,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昨日公開回應記者提問時,就以堅定的語氣說出了「三個字」:「義必須辭」。

事情是這樣的!當曾鈺成被問到會否辭任立法會主席,以投票支持政改方案時,曾鈺成就表示,如果需要他才能通過方案,他「當然係冇第二個選擇」,「喺我嘅情況,唔係義不容辭,係義必須辭,『辭』職嗰個『辭』。」

查「義不容辭」跟「義必須辭」,本來都是同一個「辭」,究竟有何分別呢?實則是,「義不容辭」,本是指「道義上不允許推託推辭」,但曾鈺成把「義不容辭」變成「義必須辭」,意思即有天壤之別。

實情是,如果按曾鈺成所言,未來的政改方案,是需要他的一票才能「過關」,他其實是需要為幫政府而「義不容辭」的,所以他絕對是需要「義不容辭」;至於他是否「義不須辭」,就有爭議的空間矣。

2010年政改有前科

時間返回2010年的4月底,當時香港跟現在一樣,都在就政改提出爭議;後續的事態發展,相信不少人「未敢忘記」,就是民主黨跟中聯辦進行了「密室談判」,天真地信以為真可以「袋住先」,結果一失足幾成千古之恨,令爭取香港的民主之路更見百上加斤。而就在民主黨仍未跟中聯辦會面前,原來當時同樣身為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因其手上的一票,竟成為被「打主意」的對象。

當時曾鈺成先在港台節目《議事論事》中,自爆會不惜辭職投票令政改方案通過,然後再透露曾被高官「摸底」,問及他有需要時會否投票;後來他跟泛民一次閉門會面中,再踢爆時任特首曾蔭權,是要他辭去立會主席投票支持政改的「幕後黑手」。

結果,如此的一番言論,引來了軒然大波!泛民議員炮轟曾鈺成違反了競逐立會主席時的「三不」承諾,即不投票、不出席民建聯黨團會議,以及不作會引起議員辯論的評論;前立法會主席黃宏發就批評曾鈺成勢將破壞立法會主席的中立性及公信力;而戴耀廷其時也以港大法律學院副院長身份,指曾鈺成身為主席投票,可能會破壞憲制慣例,進而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以至三權分立的制度。

最後,多得民主黨其後轉軚,令曾鈺成得以「逃過一劫」;惟他留下的問題卻是「懸而未決」,就是立法會主席為撐政府,可以去到幾盡,以至是否可以投票助政府的議案通過,還是要先辭職才能投票。

爭連任主席時再先預警

而曾鈺成在2012年10月競逐連任主席之位時,其實已道出了「玄機」。他當時就重申,若遇有重要議題,會考慮辭去主席一職投票。而眾所周知,他如果當選,未來四年的任期中,必然要處理政改這熨燙手山芋,而如果2010年政改之時已經需要他的一票,關於2017年的政改,難道可以輕易獲泛民支持通過?以頭腦精密,心思慎密見稱的曾鈺成又焉不心中有數?所以他再次提出自己「義必須辭」,似乎大家都認為是意料之事矣。

不過,曾鈺成這次提出自己「義必須辭」,卻留下了三大問題:

第一,是2012年時,他還表明「如果涉及公眾利益議題」及「通過方案只因社會期望」才會考慮辭職投票,惟現時所謂的政改方案,卻只得一個「落閘」框架,曾鈺成又從何判定,自己是要「義必須辭」呢?

第二,是曾鈺成揚言自己「當然係冇第二個選擇」而必須辭職投票,惟為何他是沒有第二個選擇呢?為何一定要投票令極具爭議的方案以如此的方式通過呢?更何況,《852郵報》昨天已曾分析,曾鈺成就算「先辭職後投票」,其實亦無補於事,因為再當選的立法會主席如果仍是也必須是建制派,如果要保持中立原則,他或她仍是不該投票,故結果仍是於事無補(當然他或她可完全無視主席不能投票的慣例,但對議會以至憲制傳統,將帶來空前的衝擊及破壞),曾鈺成所謂的「冇第二個選擇」,只會變成「惡性循環」。既然如此,辭職投票的意義何在?

第三,也是重中之重的問題,就是身為立法會主席不投票,其精神在於捍衛議會首長的中立性及公信力;不然香港已經在行政主導體制下,若連立法會主席都要為政府的議案而「投降」,立法會還能監察政府嗎?不過,現時曾鈺成卻早已表明心跡,表態會支持政改方案,既是如此,根本已再無中立性可言,是否仍適合當議會之首長,答案已寫在牆上。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5日 上午7: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住得太高,容易抑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