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天文台已改發三號信號

游清源網誌│一個人的黃金時代

2014-9-16 10:30
字體: A A A

那是一次鬼使神差的訪問。

我信鬼使神差。

訪問的對象有二:一個叫湯唯,一個叫許鞍華;一個美麗,一個更美麗。

訪問的題材也有二:一個關於黃金時代,一個關於才女蕭紅;一個寂寞,一個更寂寞。

訪問時,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吉祥人在海角,不祥人在等。

不祥人叫游清源,「等」是我的命,「等到」是我的幸,「等不到」是我的運。

聽工作人員說,湯唯要避開狗仔隊,車在打圈。不打緊,我的心在說,真的不打緊,生活、生計、生命都像一首迴文詩,狗仔隊功德無量,不時提醒你人生在世就是永劫回歸。

等,很容易令人感受到虛無,因而也很容易體味到存在。於是我有時間反芻剛剛發生的鬼使神差事件。

我搭的士去訪問現場。人像鐘樓駝俠一樣爬入車廂,還在尋找安全帶的時候就聽見「一生何求,迷惘裡永遠看不透,沒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

《一生何求》,早夭天才陳百強的絕唱,但我聽見的,卻是「口水歌」(冒牌翻唱歌)。

早夭天才蕭紅一生何求?飾演她的湯唯一生何求?還有,許鞍華一生何求?

香江夕陽很蕭煞,不紅,很灰,很寂寞,更像埋灰淺水灣的蕭紅。

然後是《忘盡心中情》,「忘盡心中情,留下愛與痴,任笑聲送走舊愁,讓美酒洗清前事」,呼蘭河的蕭紅巧笑,商市街的蕭紅苦笑,諾士佛台的蕭紅淒笑。

最後是《祝福》,「徘徊叢林迎著雨,染濕風中的髮端,低訴細語路遙若睏倦,靜靠彎彎小草倚清泉」,蕭紅的遺言是「半生盡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她數次與幸福擦身而過,連「祝福」這兩個字也抓不住。

都是口水歌,但的士司機卻堅持是原唱。人只相信他願意相信的,而人更願意相信電影。

「到了!」工作人員說。於是我由那一個從前回到這一個從前。

(一個人的黃金時代1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6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劉山青網誌│公屋輪候冊上的單人申請和特定羣組的住屋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