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iPhone 6及iPhone 6 Plus首日預訂量破歷來紀錄

姚啟榮網誌│幸運的國家

2014-9-15 23:03
字體: A A A

趁往黃金海岸市參加硏討會之便,花了一些時間看看酒店附近的地方。澳洲的黃金海岸位於昆士蘭州首府布里斯班的南方約94公里,車程約一小時。當然商務和一般旅客選擇從悉尼乘坐內陸航機更快捷,只需要一小時多。許多住在悉尼的人都駕車北上渡假,車程要10小時,不在中途投宿酒店是不行的。

我住的酒店位於其中一個叫做Broadbeach的海灘,北面就是另外一個著名的滑浪者天堂(Surfers Paradise)海灘。黃金海岸市的海邊南北共長57公里,共有21個滿佈白沙的海灘。上一次飛往布里斯班的途中,從飛機上望下去連綿不絕的白色海岸,可能就是黃金海岸的海灘。的確在藍天下,早上往海邊跑去,就會看到幼滑的白沙在朝陽下泛起黃金的光。我沿着海岸走了一會,看見許多人在做運動,也有些人帶着狗,從沙灘上這一端走到只一端,悠閒寫意。黃金海岸的確是名不虛傳的。

要知道黃金海岸要花上千萬建造這些海灘。每年大風和海浪不斷捲走了沙粒,侵蝕的嚴重程度甚至影響某些海岸的大廈和樓宇。市政府又要再花費許多去維持海灘的美好景色,不是我們表面看那麼風光。

作為一個旅客,沒可能在短短的逗留期間了解黃金海岸。這個城市人口五十三萬,但每年遊客一千二百萬。在大街上,可能大部分都是遊客,甚至在商店、餐廳和酒店工作的人也許都不是居民。所以這個城市不是我們一般心目中的宜居城市。你可能對廣闊新穎的居住空間感到興趣,對比較溫暖的冬天覺得舒適,對交通運輸覺得便利。我覺得一切都彷彿為遊客或者投資者而準備的。很對不起,我找不到令我留下的理由。

來到黃金海岸,除了和水有關的主要活動外,其實沒有什麼可做。所以我同行的同事説這是屬於退休的地方,生活簡單乏味。説到退休,除了房子可能較悉尼、墨爾本和布里斯班便宜外,物價不會相差多遠,所以要準備足夠的儲蓄才可到這裡退休。我也不會老遠來到這地方住上幾天。你也許可以找到你愛吃的食物,或者到賭場碰碰運氣。聽説許多年前日本人愛到這裡渡假,打高爾夫球。日本經濟衰退後,不知道日本人的遊客有沒有跟以前一樣多。我們都把日本遊客當做一個指標。日本人不來了,好像那個地方的吸引力也相對減少。黃金海岸是否褪色了?

澳洲已故學者唐納德霍恩(Donald Horne)寫過一本書,書名叫做《幸運的國家》(The Lucky Country),好像充滿溢美之辭。不過細看之下,他的話是別有所指的。這本出版於1964年的書的最後一章中是這樣説:「澳洲是一個幸運的國家,由分享它運氣的二流人才管治。」(Australia is a lucky country, run by second-rate people who share its luck.)霍恩引起爭議的地方是他指出當時澳洲社會的庸俗、自我封閉思想和依賴。澳洲的幸運是一直依靠它豐厚天然資源。

但是許多不讀書的人天真的以為霍恩歌頌澳洲的運氣。幸好政府的網頁也為這個名稱作出澄清,解釋一番霍恩原來的意思正是叫國民反省,不要只是陶醉過去,不思進取。

我不相信運氣,正如梁繼璋在「窮爸爸致孩子的十封家書」的第一封家書中説得好:「我買了十多二十年六合彩,還是一窮二白,連三獎也有中過,這就證明人要發達,還是要努力工作才可以,世界上並沒有免費的午餐。」一個國家總不能永遠靠幸運過日子。

澳洲是否還是一個幸運的國家呢?今年初另外一個澳洲學者伊恩查布(Ian Chubb)指出澳洲在科學、創意和科技的發展落後於許多發達的國家。他比喻澳洲就像一隊板球隊,有幾個好的球員,但整體的表現卻很平庸。澳洲而今變成一個自滿的國家。這不祇是一個批評,而是一個強烈的警告了。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5日 下午11:0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天文台掛八號信號 港鐵維持正常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