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青網誌│《鐵路發展策略2014》,張炳良會留黑鍋給下任政府嗎?

常月明

-留給最愛女兒的說話

女兒在他方,無法面對面嘮叨,惟有一週一家書,寄上碎碎唸,繼續讓女兒耳根不清靜。常月明,生於月圓之夜,又名「常哦」,那是女兒沒大沒小地替她起的花名。

常月明網誌│懷緬過去常陶醉

2014-9-20 09:04
字體: A A A

女兒:

夜半電話鈴響,嚇得人直冒汗。來電的是中學同窗,她總是算錯時差,每每在我們熟睡時才打來。不過這一次,來電之目的,並非閑聊,而是告訴我,月前有兩位老同學相繼仙遊。聽罷,再難入睡。慨嘆我們這一批老同學,已經排著隊似的,一個跟著一個離去,誰也躲不過這自然規律。

中學時同窗,都是十來歲的孩子,純潔如白紙,彼此沒有任何利益關係,一切坦蕩蕩。花樣的年華,碰到性情相近,興趣相同,說話又投機的,結下情誼後,隨時一生一世。

移民後,每三、四年都會應邀回鄉,跟中學同學聚會。記得第一次重返故地之前,班中一位很熱心的同學,來來回回打了不下一百個電話,把離校多年的三十幾位同學和老師,逐一聯絡上,訂好酒家,再跟所有人確定約會時間地點,讓大家能從四方八面回來,好好聚舊。

那天晚上,歡笑聲不絕。同學之間互揭瘡疤,多少「少年秘密」,一一爆破:某位男同學如何作弄女同學、把女孩子弄哭又雞飛狗走、誰看上誰、誰又跟誰對上眼,卻又無法修成正果等。總之大家都把自己記得的點滴,拼湊成當年班內的大畫面。人的記憶大概都有選擇性,值得記住,當然是最好的。哪怕曾經苦難,也因為時間發酵,被美化成難忘回憶。所以,每次聚會都在依依不捨中結束。

剛剛仙遊的兩位同窗,對我影響都很大。少女時代嘛!有什麼心事,不想或者不能跟家人說的,都會對她們說。她們有時會給我一些溫馨提示,有時則什麼都不說,只是輕輕拍一下我的肩背,所有的安慰支持,盡在不言中。她們像大姐姐般守護我,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小時候,會想像長大後,跟中學同學各散東西,擔心友誼不能長久。原來,那時候交了心的,即使在幾十年之後,都依然可以像中學時靠得那樣近。

現在,曾經失去聯絡的中學同窗,因為聚會而一一聯繫上。每到過年過節,盡可能都互通電話,聊聊近況。無奈相隔太遠,誰生病了、誰離開了,也只能從電話裡得知。不知道最後餘下的,又會是誰?
面對生離死別,固然傷感,但讓時間撫平哀痛後,依然慶幸,原來彼此的友誼,不曾中斷,而是延伸至人生最後一刻。

媽媽 草於遙遠他鄉
二O一四年九月二十日

(圖片來源:oldfashioneddays.blogspot.com)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0日 上午9: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路見筆評│那些年,毛澤東發起罷課,周恩來搞學運遭囚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