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特首「普選」白票或當廢票 塑造當選人獲高認受

桑普網誌│那日我聽到巴士阿叔反佔中反罷課

2014-9-19 10:57
字體: A A A

這是一個我親身經歷的真實故事。9月15日,我如常下班,坐巴士過海。登上上層不久,一位白髮先生跟他的太太坐在走道另一邊的同排座位。巴士緩慢行進,車廂內本無喧雜之聲,偏偏是這位白髮先生逾半小時對他太太的「反罷課反佔中」高談闊論是唯一的例外。他的高分貝發言,弄得我無法專心在車上看書,於是唯有放棄讀書,被迫專心聽他的「偉論」。白髮先生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我鄰座乘客偶爾側目而視,淡淡苦笑。下車時,起立離座的前後排乘客有意識地瞄了白髮先生一眼。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切盡在不言中。

白髮先生是這樣說的。由於其意見在親共「左派」陣營內,甚至在部分香港市民心目中,頗具代表性,因此值得摘要引述。一、罷課學生自毀前程是自找的,但搞到要連累其他學生不能上課,導致成績低落,影響升學求職,貽誤大好前途,真是十惡不赦。二、罷課學生是受那些禍港泛民政客煽動的,而那些禍港泛民政客又是受英美外國勢力支配的。英美駐港機構人多勢眾,諜影重重,炮製漢奸,搞亂香港,已成事實。三、罷課學生所作所為不但是惡毒的,而且是沒有用的。如果這些壞學生堅持罷課,白髮先生巴不得有人在他們身上淋上汽油,再一把火將他們通通當街燒死,保證到時候他們不敢罷課,搖尾乞憐,倉皇逃走,銷聲匿跡。四、六七暴動是很可怕的,如今這些罷課學生不知當年實情,還甘願被當今卑鄙政客利用。當年林彬死得很慘,而且當年很多勇敢學生也被殖民地警察打得很慘,他們當時都不該被打被殺,不過這些人跟今天的罷課學生本質上截然不同。五、當年的港英政府作風強硬,辦事極有效率,但是現在的特區政府作風軟弱,根本無力鎮壓亂事,白髮先生相當擔心。六、中國已經強大起來,全球趨之若鶩,學生不理大局,以後必吃大虧。況且好好一個中國人不做,偏要做外國人走狗,公然通番賣國,人人得而誅之。

以上正是港共黨員、無知奴才、民族癡漢的典型論述模式。這種思維模式可以用五點來概括:一、虛構事實,妄想連篇。二、羅織動機,利害至上。三、前後矛盾,亂比亂揍。四、只論漢胡,不問是非。五、兇殘暴戾,不惜殺人。然後,五點匯成一線:忠黨愛國,鎮壓忤逆。畢竟,大言炎炎,盡是垃圾。這類人的病癥是:邏輯、經驗、閱歷、價值、信念全線淪陷,追求錢權威的慾望壓垮了追求真善美的人性固有潛能,但卻自以為很厲害,滿以為可以賣弄口技,端正民風。看看周融、黃均瑜、鄭耀棠、李國章、梁愛詩之流,都可以找到這類文化渣滓和精神病毒,以及伴隨而來在社會上的擴散軌跡。如果中毒極深的港人,包括上面提到的那位白髮先生,不知深切反省,無法知恥知止,那麼他們注定要成為炎黃渣滓、星際垃圾,窒礙公民社會進步,扼殺年輕世代生機,把庸愚迷弱帶進棺材,然後被一舉掃入歷史垃圾堆。

其實,這個故事還有下文。巴士出了隧道,我和那對夫婦都分別下了車,上了那條連接理工大學和紅磡車站的天橋。那天比較異常,赫見人潮擁擠,一度裹足不前。不出半分鐘,我聽到背後有工作人員用揚聲器引導路人出入均宜靠右前行,於是大家開始緩慢靠右前進。說時遲那時快,身旁的那位白髮先生對他的太太吼出一聲「跟我來」,然後猛力拉著太太的手,突然在人群中穿插,走向左邊行進!人說靠右,他偏行左,指左為右,混淆黑白,顛覆是非,破壞秩序,製造混亂。奴心奴行,不外如是。打右燈向左轉,白髮翁如是,習近平如是,共產黨亦如是!畢竟,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越說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政改的決定是「不可撼動」,中國共產黨的執政穩定性也就「越可撼動」。覺悟有時,懺悔有時,失機有時,滅亡有時。

(撰文:桑普,政治評論人。)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19日 上午10: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湯唯望著你宣布她的死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