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日記│百萬大道今啟動罷課 民權運動皆始於廣場

陳頌紅網誌│同情心,會過戶

2014-9-22 06:30
字體: A A A

幾乎每天都會乘坐專線小巴。其中一個司機,駕駛技術非常「驚人」,逢車過車,逢人就響號,交通燈尚未轉綠,他已經把半個車頭駛出去,遇著前面的車子稍為慢一拍,他又不斷罵人。我很不喜歡那個司機。而且每次步下小巴,我都會捏一把冷汗,慶幸自己又安然度過了一程車。

他的駕駛態度一直沒有改善。但很奇怪,不知道是我開始「習慣」他的風格,還是什麼其他原因,每隔一段日子,總有幾天,我覺得他沒那麼討厭,而且還發覺他常等老人家坐好後才開車,從不會像催促前車那樣,不耐煩地催促老人家。

是不是我對他變得寬容了,才認為他沒那麼面目可憎?你呢?你又可會像我一樣,發覺久不久會對自己死對頭的仇恨心稍為減少了一點點?也許,那是因為一些天災人禍的悲劇,令你我的同情心,向其他即使不相干的人蔓延。

美國西北大學心理學家Paul Condon 和David DeSteno向兩組受試者訛稱想測試他們的數學能力與感官知覺,實際上是想研究他們對作弊者的反應。受試者需要計算二十條數學題目,每答對一條,會得到賞金。其中一個由工作人員假扮的受試者在測試期間作弊,而「恰巧」讓其他受試者發現。第一組人在發現組員作弊後,隨即進行感官測試。由於感到不公平,他們乘機向作弊者進行懲罰性報復,例如故意讓他吃下高於測試所需的四倍辣椒醬。另一組人在進行感官測試前,一個假扮受試者的女子無故嚎啕大哭,在工作人員安撫她後,她說前幾天得知弟弟患上癌症,所以情緒不穩。工作人員讓她先行離去,其他受試者則繼續進行感官測試。這一組受試者,並沒有向作弊者進行懲罰。心理學家指出,同情心有一種輻射效應。我們對某些人的憐憫和體諒,在無意識間會擴大至不相關的人身上,緩衝了原本一些厭惡或仇視情緒。

不過,當香港人在人禍之下生活得愈來愈慘,你認為,我們會變得愈來愈有同情心,抑或剛好相反?

 

(圖片來源:http://casasana.org/)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2日 上午6: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者投稿|貓緣:記滬上一段萍水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