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偉華網誌│想佔中前應看的一套書

夏瑋騏網誌│重返愛丁堡

2014-9-20 11:35
字體: A A A

近日,蘇格蘭獨立公投成為全球熱話,是以各地傳媒紛紛將焦點放到首府愛丁堡;如此這般,就讓我想起以往到當地旅遊的一些往事。

到愛丁堡是因為蘇格蘭,到蘇格蘭是因為莎士比亞的《馬克白》(Macbeth)--這部貴族軾君的偉大悲劇以蘇格蘭古堡為場景而聞世,是故愛丁堡城堡(Edinburgh Castle),或許就是莎翁描寫的一座。事實上,英格蘭跟蘇格蘭兩國從前連年開戰,各行其是,一方嚷著合併,一方誓死不屈不過。最終雙方沒有透過殺戮奪權,卻因蘇格蘭國王詹姆士六世同為英格蘭君主,於是彼此成為聯邦。

愛丁堡分新、舊城兩區,中間以偉化利站及王子街公園分隔,夕陽西下,景緻特別優美。從這裏穿過偉化利橋,用不著五分鐘便到達舊城區。舊城區的起點是愛丁堡城堡。當蘇格蘭仍是獨立王國時,皇親貴胄從這裏浩浩蕩蕩的走出來,造就一條專用通道,簡單的取名叫做御用大道(Royal Mile)。

十六世紀以前,城堡是真正的宮殿,但後來蘇格蘭與英格蘭君主同屬一脈,換句話說,各式政經活動都相繼移師倫敦,所以城堡人去樓空。走進城堡,恍如坐上時光機,四周只有石牆、大炮。城堡始建於公元六世紀,屢歷重建,造就今天的佈局。四百年後的今天,過去的模樣已不復見,當局索性改為軍事設施,保衛愛丁堡海港。每天下午一時,這裏都有午炮報時,延續他們的傳統。

城堡主炮台下的草叢,難以置信,居然是個狗墳場。能夠在這裏安葬的狗,非富則貴,都是將領的寵物--牠們死後,為找個歸宿,統統埋藏在炮台的邊陲地方。不遠處,是座莊嚴的建築物,名為國家戰爭博物館,是不少捨生取義的蘇格蘭軍人的安息地。當初英國佔領香港之時,亦跟蘇格蘭息息相關,其時有份參與的,原來更是在城堡駐守的黑衞士兵團。

舊城區範圍不大,走出城堡,在御用大道兩旁都是些叫「里」(close)的小巷。愛丁堡舊城依山而建,所以古人築了很多小徑,方便大眾到教堂聽道,當中很多名字,都充滿宗教和政治色彩。走到末端,便是今天伊利沙伯二世在蘇格蘭的正式居所,取名荷里路德宮,而面向大門的建築物,則為最近當紅的蘇格蘭民族黨的根據地--蘇格蘭議會。

離開舊城區,便得去吃點東西。愛丁堡的食物都不好吃,我曾經吃過一頓墨西哥餐,總覺配搭有點怪:雞肉、豆、意大利飯;反而,我還是喜歡吃中餐。既然所住的旅館環境不錯,那麼我便不時到附近的外賣店買飯盒,回到房間品嚐。老闆是個香港人,幾次光顧,我都跟他有說有笑,談起不少關於香港的軼事。

我問他:「講開又講,其實點解無端百事你要由香港老遠來到愛丁堡搵食呢?好多人都話香港好,做咩要選擇流落異鄉呢?」

他答道:「我在一九七零年代就來英國喇。最初只係一心一意想來闖一闖,其實自己都唔太清楚點解要來。不過,我係先在倫敦過了幾年,然後才到愛丁堡來。老實講,困在這裏都幾悶,而且冬天好難捱;但係既然揀得呢度落地生根,而且兒女又在愛丁堡成長,我地都逐漸融入這裏的文化,可以叫自己做半個蘇格蘭人啦。」

老闆告訴我,遊覽愛丁堡必不可少的行程,是到嘉頓山(Calton Hill)觀看日落。我從新城區的王子街(Princes Street)一直向前走,繞過幾過街頭,便找到一道小梯直達而上。我站在小山崗上眺望,儼如君臨天下,眼前房屋沿山坡而下,鱗次櫛比,便覺得那是愛丁堡最可愛的地方。端立於此,可看到愛丁堡新、舊兩城,況且周遭綠草如茵,不少遊人在這裏作息野餐,有的成雙作對、有的孤芳自賞,怡然自得。

到訪愛丁堡,猶如置身歷史繪畫漫步,親歷其境,不其然投入古蹟散發的陳年韻味,讓人欽佩蘇格蘭為求保存風俗而拒絕同化的優雅風骨。深入觀察,我不僅找到莎士比亞筆下那古舊的、血腥的,甚至迷信的愛丁堡,更從欣賞它壯麗城廓的同時,方知蘇格蘭歷代人才輩出,諸如阿當史密夫、司各特、伯恩斯,原來皆為愛丁堡獨特的浪漫性格予以啟迪,給人天馬行空的幻想空間。

1234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0日 上午11: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網誌│既然眾生顛倒 何妨顛倒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