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宅藍網誌│鐵路新搞作 益咗邊個

梁慕嫻網誌│佔中無用?中共已沒多少精力可花在香港事務上!  

2014-9-20 12:57
字體: A A A

全國人大常委為香港特首選舉框架落下三重厚厚的大閘,一時間烏雲蓋頂,天昏地暗,一片茫然,無語問蒼天,許多人哭了!那些悲傷的淚,絶望的淚,憤慨的淚,令人動容。

8.31五千多人公民發聲集會,戰鼓之聲隆隆響起,手機亮光海浪般搖曳,這就是泛民的回應。集會上,我看到了三代民主戰士:李柱銘,鄭宇碩,朱耀明,戴耀廷,陳建民,馮智活,周永康,黃之鋒……議員們,學者們,學聯學民思潮同學們同台決志:『爭取民主,誓不罷休,公民抗命,誓不低頭』。三代戰士們不屈的講話,激勵人心,感動人心,我熱血沸騰,熱淚盈眶,新的領袖興起接棒,香港有救了。

戴耀廷的講話讓我眼前一亮,他大聲高叫:「香港由今天開始進入一個公民抗命的時代……抗命的時代……」這是堅定的決斷,莊嚴的號召,發人深省,感人肺腑。他力竭聲嘶地吶喊:「去到嗰一日……去到嗰一日……我地做乜嘢呀?……佔‧領‧中‧環……佔‧領‧中‧環……」一聲高過一聲,手臂上下揮動有力地指示方向。我頭腦轟然一響,看着他正像春蠶吐絲一樣脫胎換骨,正在自我完善,超越自我,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戴耀廷!一位溫文爾雅,文質彬彬的學者教授正在迎着時代的巨輪蛻變成民主鬥士。當他與二子和一眾支持者落髪明志時,我知道,他成就了義無反顧,勇往直前的決心,我為天父的恩典而痛哭。

風起了,我們要勇敢走下去,如何走?有些想法,願與大家商討:

一. 這次中央為甚麼如此「強硬」?「中央受軟不受硬,你硬,中央更硬。全因戴耀廷發起佔中運動,令中央更硬」,這是相當流行的講法,尤以范徐麗泰為代表,她指名道姓責備戴耀廷,把中央「企硬」的責任推給戴耀廷,令人憤怒。筆者認為這種指責抗爭令中央「企硬」的說法非常錯誤,中共不是根據民主派的軟或硬,「佔中」遲或早來制定政策的,他們一向制定或左或右的政策均以政治形勢以及中共利益為依歸。

香港目前的形勢是怎樣的呢?若泛民陣營從普世價值的角度來看,是梁振英管治失效,是最淪落最黑暗的日子。但從中共價值的角度來看卻恰恰相反,自推舉梁振英上台做特首後,是中共最得心應手,隨心所欲地全面管治香港的時候。短短兩年間控制了港府各司局級官員,沒有人反抗;局部控制了的廉政公署和紀律部隊,經常為港府出頭打掩護;絶大多數傳媒經已被控制,正義的聲音日漸微弱;大量組織各類「愛」字頭紅衛兵打手,隨時出動叫囂橫行,至於搜刮金融,土地等經濟利益就不在話下了。

從「反佔中」簽名遊行的動員情況看,中共能夠組成地下黨組織的單位已經比前大增,黨組織動員群眾的能力已經駕輕就熟,其速度之快令人吃驚。當中央總結經驗時得出的結論,自然是安插一個地下黨員當特首,比過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貫徹黨的意旨,取得更大利益。至於政府是否管治失效並不是他們關心的首位。

試問一下,在此香港日益受控的時刻,中共會自願放鬆特首選舉的框架,任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一個非黨員來當特首而回到以統戰對象為特首的時代嗎?當然不會。為了萬無一失,定必要選出自己黨員當特首,堅持「黨人治港」不變,遂頒下三重大閘,不留一點縫隙。中共「企硬」之原因,就是為了自己黨員做特首這個最穩當最安心的政策。所以他們視這場特首普選是『政權爭奪戰』。

回歸以來,香港社會中常有「不要刺激阿爺」「不要激嬲阿爺」「不要與阿爺對着幹」的聲音,泛民陣營受影響亦步步為營經常妥協「袋住先」。但「阿爺」仍然霸王硬上弓,迫出泛民「23條立法」和「國民教育設科」兩次抗爭行動。可見中共是你軟他就得寸進尺,不知不覺地把利刀按在你的頭上。阿爺其實是「欺軟怕硬」,這次爭真普選鬥爭就是要『硬』給他們看看。

二。中共把特首選舉與「維護國家安全」掛鈎,說是要阻止外國勢力介入,以此論證特首必須愛國愛港,是莫明其妙,匪夷所思的歪論。「維護國家安全」之說實非中央真正考慮,說穿了就是特首必須由黨員來當的公開藉口,言下之意是自己黨員做特首定必保證愛國愛港,定必保證國家安全啦!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席梁愛詩指:「是因為有人想把香港變成獨立的政治實體,所以人大才會落閘」。我左看右看,只看到黑客人黃毓民及其追隨者是梁愛詩所指的那種人,他們又燒黨旗,又喊打倒共產黨,又要全民制憲,有人更舉起龍獅旗,英國旗,宣揚「港獨」,他們正是威脅國家安全的人,證據確鑿。我突然想到,難道這些黑客人的行為就是為了給中共,給梁愛詩一個藉口,證明香港的確有人威脅國家安全,以便中共明正言順地堅決要選一個地下黨員做特首?否則的話我想不到香港有甚麼人正在威脅國家安全。香港評論界一向把把這些黑客人歸入民主派行列,稱之為激進民主派,是錯誤的。現在這個分類正好被中共輿論所利用,把他們的行為籠統地歸入泛民所為而成為打擊泛民的藉口。我們必須與他們切割。
    
共產黨一向以階級鬥爭為綱治國,雖已不大時興公開闡述,但每個黨員骨子裏都滲透着鬥爭的哲學,沒有鬥爭對象也要挖掘一個出來,比如黎智英,成為訂定無法無天政策的依據。民族主義亦是中共「六四」以來失去統治合法性後的救命草和有效的政治工具。階級鬥爭加上民族主義就是「國家安全」的理論根據。把特首選舉上升到「維護國家安全」的高度,又鬥爭又民族便可以懾服人心,讓你閉嘴,不敢反抗,實是大石砸死蟹。
   
三.在這場爭真普選戰場上,泛民陣營經歷了兩場戰役。第一場是「和平佔中」運動的醞釀期並完成了以下工作:

☆「公民抗命」理論的啟蒙工作,以三次商討日的成功舉辦為標誌。
☆成功整合泛民議員的鬥爭方向,達到空前的團結。
☆發動並組織近八十萬人投票和五十多萬人的七一大遊行,為爭取「公民提名」達成基本共識,向中共提出「公民提名」的開價。
☆預演了「和平佔中」行動,加深市民對佔中的認識並取得重要的經驗,激勵了不少年輕學生參與其中。向中共顯示佔中的威力,作為「公民提名」開價的後盾。

在這一場戰役中,泛民取得前所未有的巨大成績,把香港的民主運動推上一個新高度。第二場戰役是中共中央與親共派的回擊。先是一班嘍囉卒仔,蝦兵蟹將出台表演「反佔中」簽名遊行運動,以被揭用錢收買民意醜聞而慘淡落幕。然後是中央欽差大臣李飛駕臨宣旨,頒下重重的三度大閘,回應泛民開價的「公民提名」,可說是重錘的回擊,打擊之大至令泛民人士一時間難以回過神來,以至語塞。我認為兩次戰役的戰果是:1比1打和,未可論成敗,何言失敗?這只說明泛民上一役的彈藥未夠,真正的「和平佔中」尚未出台,自然未能促成中共的妥協。這場戰爭未曾結束。

三.自李飛簡介會之後,香港彌漫着一片悲觀的情緒:「大勢已去難以挽回」「佔中已經無用,中央不會改變框架」「真普選是落空了」「篩選是無可改變的政治現實」「政改決定經已完成」,就算堅持抗爭的人也顯出無力感,失去抗爭的目標。但是,我的頭腦中總有一些樂觀的因子出現,我是死撐派,理由如下:

★只要留意中國新聞,你會感受到習近平及他的中共中央,其實正焦頭爛額,坐立不安。國內經濟下滑,股市樓市泡沬化,曾有銀行擠提消息傳出,看來經濟回順的可能性不大。貪汚腐敗如癌細胞般擴散全國,資金外逃已成為常態。生態環境的破壞危害人民生命,群體事件無日無之。習近平打虎打之不盡,更遭貪官反抗,網上傳聞軍人政變失敗,可信性很高,但薄熙來,周永康合謀政變卻確有其事。習近平集九個工作組主席於一身,可以說他是獨裁者,但更可能是,他知道國家危難已進險境,非親身出馬,全力以赴以穩住形勢,穩住權力不可。我相信中共中央已經沒有在香港明目張膽開槍殺人的底氣。
其實,中共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精力花在香港事務上,情急之下,只想快刀斬亂麻,一錘定音,用三重大閘密封特首選舉框架,力圖保證選出一個自己人便可以萬事大吉,安枕無憂。人大決定是一個維穩政策。如果泛民真能發動更多一波又一波不停的抗爭行動,整他個落花流水,鷄犬不寧,讓他們知道漠視民意才會永無寧日,當他們不得不正視香港其實並不是一個直轄市時,他們就要改變政策。

★早前李柱銘先生指出:「特首選舉辦法一天未進行本地立法,一天仍有希望,人大根本無權為本港立法。」然後自由撰稿人施路以《揭開人大常委決定的面紗》為題撰文,從法律觀點指出人大常委只有審查特首的「修改」請求並批準是否修改的權力,無權作出如何修改,定出框架的決定,「831決定」並無法律約束力。跟着又有李怡先生的文章:《人大常委決定違反人大常委決定》把施路的觀點更通俗地闡明。
這是非常重要的發現,是要求人大常委收回「831決定」的法律根據。希望香港法律界有人研究一下,是否可以憑此向人大常委要求司法覆核,撤回決定。或者我們要鼓足勇氣與人大常委打一場官司,說不定要打到聯合國去。

★現在泛民陣營還有一件大殺傷力武器:「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行動」作為後盾,還有立法會四張否決權票作為籌碼。我們也可以撬親共派議員的票,在公義高舉之下,說不定又有一個田北俊出現,這就是我們能夠抗爭下去的理由。加上運動進行至今,我看到大批大批覺醒了的市民不畏強權採取行動加入反抗行列。只要港人繼續發揮創意,堅持抗爭下去,真普選必會來臨。這是我最有信心,最樂觀之處。

第三場戰役正一觸即發,學生罷課老師支援行動如箭在弦。希望泛民陣營準備給中共「還價」,以擴大發動面至空白界別,增加抗爭人數,作為議價的籌碼。嚴防「紅字頭」及「黑客人」的破壞。堅強勇敢面對中共鎮壓,向你們致敬!!

【堅持】就是勝利,【堅持】必會勝利!!

2014年9月18日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fb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0日 下午12: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丘偉華網誌│想佔中前應看的一套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