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都有罪 伊朗7青年拍跳舞MV被判笞刑

路見筆評 | 學生罷課佔中可大可小 李國章吳光正孰輕孰重?

2014-9-20 21:27
字體: A A A

行政會議成員李國章,近日多次批評「佔領中環」及罷課對爭取民主「無用」,又認為參與罷課的學生只是在做政治騷,實際上他們要罷課是「Who cares?」,判斷政府及社會大眾都不會認真看待他們的所作所為。

全國政協常委、九龍倉主席吳光正今年六月時的論調,卻與今日的李國章截然不同。吳光正把佔領中環定性為「向中央奪權」的犯法行為。吳光正認為,佔中一旦發生,後果已經很明顯:「中央講晒喇……總之已講得好白!」他呼籲年輕人要珍惜自己,「為咗一啲得唔到嘅嘢」,犧牲自己未來三十年嘅前途絕不值得。

世傑認為,大部分即將參與罷課,甚至是佔領中環的學生,都對自己所做的事保持嚴肅認真的態度。另一方面,從本報近日訪問的學運領袖的說法看來,他們不少都已經做好坐監等付出嚴重代價的準備。因此,如果罷課及佔中真的如李國章而言只是做騷,這場騷對「演員」的代價就未免太大了。

問題是,吳光正的「犧牲三十年前途」論,又是否真的會發生?世傑認為,要研究學生參與社會運動或需付出的代價,六七暴動絕對是不可迴避的的議題。

根據當年被捕的少年政治犯憶述,六七暴動期間因不同原因被捕的未滿21歲青少年超過300人。世傑認為部分參與武鬥、在街頭放置假炸彈的少年犯固然是罪有應得。然而,不少只是是因為非法集會、派發傳單或者製造橫額的少年最終亦被判監,按照今天的尺度回想,恐怕就是冤獄。

事實是,這批67年暴動被捕的少年政治犯,大部份出獄後的前途都大受影響,在港英年代不論是求學或就業都遇到困難。主權移交後成為區議會委任議員的曾向群,便說過自己在港英時代多次被推薦成「太平紳士」都失敗。另一個少年犯曾宇雄,則自言自己隱瞞曾經坐監的事實,才得以找到一份醫院工作,日後為了守密,更被逼極力阻止兒子加入紀律部隊。

因此,得到左派媒體「收容」,最終能「修成正果」的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其實是一個特例。更多的少年犯,只能在左派及社會「不聞不問」下繼續過活。

當然,佔領中環、罷課運動與「六七暴動」有著不同的歷史背景,不可能直接比較。「六七暴動」後來演變成暴力運動,盡失民心,大部分市民對於警方及港英政府嚴懲少年犯,甚至是寧枉毋縱都予以支持。另一方面,香港的法治精神經歷多年已有長足進步。世傑難以想像,今日會有中學生因為在學校派發罷課單張或黃絲帶而身陷囹圄。

然而,我們必須注意的,是今日的中港政府及警隊,或者與當日的港英政府一樣心存恐懼。民建聯成員、大律師馬恩國,早前便曾「詢問」警方應在佔中以前,先拘留18歲以下的學生。馬恩國這種建議,無疑令世傑嘩然,亦令人驚覺政府採取「不理性行動」的可能性,其實比我們想像的要高。特別是在今日香港,政府如何處置佔中參與者,不可能不「參考」中國政府的意見。

因此,倘若香港人選擇沉默,任由當權者打壓學生的話;吳光正的預言,未必是單純的恫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0日 下午9:2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Cody網誌│凍蒜!凍蒜!凍蒜!我所見的地方造勢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