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百鳴:只要和平、和氣、合理同合法自己就會支持。

進擊之852兵團:媒體新鮮人的奮鬥

2014-1-18 21:26
字體: A A A

大家好,我叫黃軍禮;出生時剛剛好趕上八十後的尾班車。做過老師,進修過國際關係,剛於2014年1月17日加入《852郵報》

閒時我愛看書,李天命先生書中的一句說話,一直讓我非常認同。他說過:「人並不是一種時刻發光的生物;能夠有時發出一點「人性的光輝」,就已經算很不錯的了。」看過852同儕的自我介紹,總被他們一早已下定決心投入傳媒行業的決心所震動。傳媒行業工資不多,工時甚長,大概只有充滿理想的人,才能一直走下去吧。而我,從來沒有認為自己是一個這樣的人。

中五的時候,由於成績尚算可以;心裡面希望的是日後能考進工商管理系,然後成為航空公司的CEO。為什麼是航空公司?說來慚愧,純粹是因為當時心儀的女孩子希望成為空姐,希望憑此「近水樓台先得月」。然而,由於高中時我對會計興趣頓失,在覺得社會科學「幾得意」下,我在大學時考入了港大的社會科學系。

人人說港大藍血,不食人間煙火。然而,港大一班老師、學長及同學,正是我對社會關懷的啟蒙地。社會學的訓練,讓我瞧見香港眾多成功人士的背後,總有更多人因為先天條件不足、社會支援不足而輸在起跑線上。政治上的啟蒙,亦使我對民主自由,開始有所希冀。自此以後,六四集會、七一遊行我都未嘗缺席。然而,我的骨子裡仍然是一個「醒目仔」,AO、EO、大公司Management Trainee的申請,我全部都沒有錯過。當然,最後以上申請均以失敗告終。

正當我躊躇「畢業等於失業」之際,我中學母校的經濟科恩師來電問我,是否願意回校教書。正值徬徨的我,自然立即答應。如是者,我成為了一個老師。這時的我,已不再是渾渾噩噩想着空姐的少年,每次在通識科講到全球化的不公、香港政制的破落,總會感到心有戚戚。雖然我與大部分學生關係不錯,六四時亦有帶部分學生參與集會;然而,我從不知道自己能否真的對他們有所啓蒙。直至離開學校一年後,有同學寫信感謝我讓他對通識重拾興趣,而且變得關心社會。這一刻,我知道我已無法回頭了。

離開母校後,我修讀了國際關係碩士、畢業後加入《信報》,然後是《852郵報》。我知道,這條路對我這個只想偶爾展現「人性的光輝」的「普通人」,將會相當痛苦。你也可能說,如果我當初得到高薪厚職,便不會有現在這個決定。我自己也不知道;然而,眼見香港民主自由每日被侵蝕,傳統媒體一個一個接着倒下。如果,我真的就只能勇武地「發光」一次的話;那麼,今天就讓我來吧。

我是《852郵報》記者黃軍禮,請多多指教。

(P.S.特別鳴謝家人、女友對我的支持、包容。)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8日 下午9:2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點評:買得起居屋 便是中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