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學民思潮或遭秋後算帳?

對王振民「精英政治」論的五大疑問

2014-1-19 02:19
字體: A A A

來自北京陣營的基本法委員會前委員、現已在清華大學法學院升正院長的王振民,昨日在港首次提出,為保持香港的「精英政治」,故不能大變現行選舉委員會的基本形式,以確保往後由此擴大而成的提名委員會,能保有實際提名權的功能。

但這位理應是大陸法學的權威,卻又在同一場合中,以若果容許《基本法》沒有規定的東西出現,情況會很可怕為由,來反對公民提名。

由此路進,首先,當大家瀏覽特區政府的《基本法》官方網頁,哪怕只是鍵入「精英」這兩個字搜尋,在整本《基本法》全文及相關文件中,都找不到這兩個字,看來王振民以要保持精英政治這個理由,來為北京擬在香港落實「港式篩選兼普選」辯護,才真的很可怕。

事實上,《基本法》第45條原文寫明,提名委員會只是要有「廣泛代表性」。就算其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就相關條文的連番「說明」以至「決定」,都只是「加裝」了「均衡參與」原則。

且勿論如此僭建「均衡參與」是否合理,單講0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也已明文寫下「有關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任何改變,都應遵循與香港社會、經濟、政治的發展相協調,有利於社會各階層、各界別、各方面的均衡參與」。由此路進,王振民忽爾倡議,香港要保障「精英政治」,又如何可不有違各階層、界別、方面的均衡參與?

其次,王振民昨日所言的「精英政治」,究竟所指的是「香港精英階層」主導的政治,還是由「香港各階層、界別、方面中的精英」所主導的政治?

若是前者,當今北京陣營既倡議,提名委員會須「參照」選舉委員會來組成,但目前選委會中漁農界的60名選委,無論是所能貢獻的生產總值又或選委的個人學歷與社會成就,恐怕都有不少難言屬「精英」;若是後者,則選舉委員會內有多少早應列入的界別,至今依然未包含在內,更已毋須贅述。

第三,若如王振民所言,要透過現行選舉委員會的基本模式來籌組提名委員會,才足確保「精英政治」,哪立法會自引入地區直選以來,民建聯與工聯會已經有多少人由此晉身尊貴議員,難道他們就不算「精英」(至少是這兩個政團的「精英」)嗎?自由黨田北俊由商界投身直選並勝出,他又不是「精英」嗎?

第四,王振民如今所言,容易令人想起港英殖民政府當年的「行政吸納政治」模式,也即是英國才是主權者,再讓極少數高等華人及權貴參政議政,只不過今次是讓這些北京欽點人選,給港人一人一票選一個當特首而已。若王振民所言最終落實,北京政府將可再如何向國際社會堂堂正正宣示,她給予港人的民主,遠勝於港英年代,以至真的是「港人治港」?

第五,或許是更重要的一點。若順王振民的思路,特首選舉要保有「精英政治」的成分,哪麼現行立法會的功能組別,是否就更加沒有理由動其分毫?

如此,王振民的立論是否站得住腳,固然是疑問;萬一港人對其思路逆來順受,最終所得的,隨時不止是王振民所言的一個「不完美的(特首)普選」,更可能兼送大家一個「(立法會)永遠沒有全面普選」。

(now新聞台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9日 上午2:1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點評:陳茂波蘇錦樑為自由行現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