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林建岳引述習近平 港人要減自由行可商量

言輕網誌│屈穎妍女士:這不叫「恥」,還可叫甚麼?

2014-9-22 22:02
字體: A A A

拜讀屈穎妍女士鴻文〈別輕言「恥」〉,除了驚訝其把黑說成白的扮理性分析能力奇高之外,還詫異於她的道德標準如此之低。

文中內容帶出近日中大學生會與李國章的隔空罵戰一事,並不同意中大學生會以〈恬不知恥,何以為人〉標題為文,要求李國章收回侮辱罷課學生的言論。她寫到對「恥」的看法:「中國文字裡,『恥辱』一詞,相當嚴厲,一般人,不輕言人恥,由下而上之形容,更少有,五千年國史中,對上一回由學生來批校長『恥』,該是1966 年,文化大革命。」《明報》(2014年9月21日)

筆者不知她是不諳歷史,還是不懂邏輯。發動文革的是當年的中共主席毛澤東及其爪牙「四人幫」,要感羞恥的應是他們,因為他們挑撥學生鬥老師。但是顯然是次罷課,從來都沒有第三者從中鼓動唆使,大學生只是不滿人大政改「落閘」而以罷課表態而已。而大學生鑑於李言論太過份,於是奮而作出坦率還擊而已,學生何「恥」之有?這兩件事,差天共地,怎可類比?更令人側目的是她竟高調引歷史佐證,以為如此便具說服力,可惜,頭腦一發熱,便越說越混亂。其實,既然她說別輕言「恥」,這是很嚴重的形容,那我們可不可以反過來,亦叫這些扮作知歷史,懂理性的人,不再輕言以「紅衛兵」類比肯走出來為香港未來的青年人?

此外,她要求學生「先翻翻李校長主政前後的一段中大歷史看看,才出『恥』言。」
大意是李國章功在中大,令中大辦得益發有聲有色,如此對學生有恩,學生怎可以這樣嚴厲地批評他呢?這種想當然的推論也是犯了邏輯謬誤,李國章當中大校長是否真的是中大的煇煌時期尚有待評定,就算這是真的,那也只是他作為校長的功績,可是,他今天是以行政會議成員的身份說話,是大半個建制紅人,他如此出言侮辱,便給人有種強權欺凌之輕蔑,加上他那家族背後的身份地位,卻對無權無勢的學生肆意攻擊,就等如是在擂台上,重量級職業拳手向不到百磅的對手一下重拳後,還走到金星四冒的對手面前撩事鬥非:「起到身冇用架,出拳打啦,打唔到呀?打到我都喺當抓痕咋!」學生不滿的是李的言行舉止像個流氓,與他往日做了甚麼有何關係?屈女士竟連這點也分不清,不是扮理性分析的能力高超是甚麼?

她在文末再補充:「李國章今日,只因說了些大家不愛聽的話,就被學生批為『中大之恥』,甚至說他不配當教授,抹殺人家大半生救死治病之功、培育醫者之勞。」
李的說話內容,真的只是「不愛聽的話」這麼簡單嗎?他批評學生做show,不如退學,並直言把學位讓給副學士,並且說學生罷課,教授有一天假放會好開心,完完全全矮化學生,輕視罷課,像極家長式口脗的輕蔑,這種語調如果出自「愛」字輩團體,我們只會一笑置之,可是,這些輕佻說話竟是出自一位「教授」之口,還要是前中大校長,試問,不以「恥」來形容他,還可以用甚麼形容詞?用「不恰當」取代嗎?學生聽後只用「表示遺憾」這些虛偽語言嗎?當然不是,因為這樣不顧身份,不理顏面,不分是非,不知慚愧,不用語氣較重的形容,真的不足以形容內心的憤怒。可是屈女士不但不清楚李國章說話的內容語氣如何貼切地符合「恬不知恥」這句成語,還在文末把「恥」亂送給學生,使人大惑不解。

既然她文首說香港人濫用了「恥」這個字,那麼,她自然同意近年由梁振英開始,政府大大小小的官員的言行,都不可以用「恥」字來形容,那麼,她的道德標準是否定得較低?不,是「包容」才對,既然如此,她憑甚麼在文末總結一句:
「作為中大學生,指著一位前輩校長直呼其名還喊『恥』,這畫面,恥的該是誰?」
明顯地,她認為大學生指責一位前校長的惡言,最感羞恥的應該是學生自己。如果她對特區政府的種種劣行,都可以「包容」,都不符「恥」的含意,那她為甚麼不「包容」學生,相反,卻倒過來怪責學生,不是又來「搬龍門」嗎?

每次看屈女士的文章,都令我們眼界大開,此文亦然。

(family.org.hk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2日 下午10: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民主黨另類形式撐罷課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