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尤:堅持他想堅持的,改變他想改變的,反正他不低頭,他是崔健。

Steve Chan

-筆談法政

政治與法律之間,存在着什麼關連?

Steve Chan網誌│禁止踩單車的古法

2014-1-19 12:30
字體: A A A

一年一度爭取海濱單車徑的港島區海旁單車遊,昨天已舉辦到第6屆,上千名參加者由堅尼地城踩單車到西灣河。雖然近幾年愈來越愈多人以單車代步,但政府當局至今仍拒絕承認單車為交通工具,僅視之為消閒活動,以至拒絕在市區新建的道路設置單車徑。

事實上,政府為爭取公眾支持中區第三期填海工程(涉及拆卸天星和皇后碼頭),曾在規劃中提出在中環至金鐘的新海濱設置單車徑。之不過,海濱公園落成後,接手的康文署卻按一般公園標準去管理,無視規劃署的承諾,亦不理海濱公園通道的設計闊度足以容納單車徑。

目前市民若要在市區踩單車,只能夠在道路上踩,而且當局的《道理使用者守則》亦要求,市民須沿馬路邊踩。可是,不少馬路邊都凹凸不平,又有渠位,對踩單車者構成不少安全威脅。2011年中單車同盟主席Martin Turner因在路中心踩單車,曾被當局檢控,但控方到同年年底開審當天停止檢控。

而如果市民在康文署管理的公園踩單車,則會違反《遊樂場地規例》(規例其實甚至禁止市民帶任何手推車或單車進入遊樂場地)。昨天的單車遊中,參加者抵達中環新天星碼頭附近後,便須落車推車到海濱公園另一端的灣仔北海旁。

至於在行人路踩單車,則會觸犯《簡易程序治罪條例》 第4(8)條「無明顯需要而在行人路上策騎或駕駛」(rides or drives on any foot-path without obvious necessity)。而此「古法」,最早可見諸《1845年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3(7)條。(立法會網站供查閱的會議記錄最早亦只到1858年。)

值得留意的是,法例並無就「foot-path」一詞作任何定義。其他法例中相似的字眼包括「footpath」、「footway」和「pavement」。「Foot-path」究竟僅指只讓行人通過的通道,還是包括行車道路兩旁的行人路,肯定不可能是1845年考慮得到的事(當年還未發明汽車,馬路上的都是馬車和人力車)。

筆者相信,香港只得裁判處審理過關於在「foot-path」上「策騎或駕駛」的案件,因為一般來說,沒有人會為原則、為拒交丁點罰款,而選擇不認罪兼且堅持上訴甚至提呈司法覆核。若有讀者知道有更高級的法院曾有關於「foot-path」定義的裁決,不妨留言告知。

但無論「foot-path」如何定義,前行政長官曾蔭權都有可能曾經涉嫌犯法(圖)。2010年12月,仍是上亞厘畢道主人的他在「網誌」撰文,談到他到尖鼻嘴參加生態單車遊,相片和影片都顯示他踩單車所經之處,有可能並不是行車道路。(可見影片第1分20秒)

其實,堅尼地城到上環的海濱根本就有條件設單車徑。其中卑路乍灣貨物裝卸灣早就在租戶和管理機構默許下,被街坊佔領來踩單車、放狗、散步和跑步,最近更取得公共空間大獎「由市民開創的空間獎」。(但西區公園泳池旁邊的海旁,卻無厘頭地劃作貨車停車場,再旁邊是一片用鐵絲網圍起的空地)。

即使退一萬步,放棄爭取最接近海邊的地段闢單車徑,現時干諾道西、龍和道、龍匯道、會議道、維園道等道路的行人路都甚少行人,而且部份路段相當開闊,即使讓市民踩單車,只要速度不太快,很難會對行人構成什麼危險。

香港和中國官員談法治,很多時候都會淪於叫大家遵守法律條文,甚至連律政司司長袁國强資深大律師,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中都竟如是說。不過,若大家真正尊崇法治,抱擁人權和憲制(constitutionalism)價值,不妨從踩單車權利一事中思考一下,現行法例近乎一刀切的單車禁令是否合理。(Steve Chan)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19日 下午12: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Cody網誌│用心預約未來《2013年雲林縣農業博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