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許仕仁涉貪案 或揭政府高層監管漏洞

王利民網誌│誓不罷休

2014-9-23 20:02
字體: A A A

「書聲出骨氣」,是很多中大國是中人熟悉的一句話,據說出自一位前主席手筆,望文生義,身為讀書人就該心存氣節。昨日中大的百萬大道上,逼爆成千上萬仍在求學的香港各大學學生,縱然學業未成,卻知要為香港的未來發聲,並以罷課表達對真民主、真普選的訴求,已然初展讀書人的高風亮節,怎不教人動容!對照近日另有一些飽讀詩書,且曾貴為高等學府校長之輩,公然以刻毒涼薄的言辭批評學生罷課的行動,實在天壤之別。既為人師卻失教育工作者的風範,復泯讀書人悲憫之心,惟此「德性」勝任特區行會成員則綽綽有餘。

難為其人仍有臉目抱怨學生沒有尊稱他為「教授」,如斯修養和北大那位滿嘴粗鄙,出口傷人的孔姓「教授」實同一貨色,該呼「叫獸」才是。再者我們且仍記得他另有「沙皇」雅號,囂揚跋扈的氣焰今又重現。他先是譏諷學生罷課是「無用」及「做騷」,然後指罷課無助於事,更三度扯高聲線反問「Who cares?」。今日多名撐罷課老師台上發言,支持學生,並會發動「義教到會」服務,罷課不罷教。正如其中老師所言:「有人問罷課 Who cares?我哋會話:We care!We care!We care!」還有現任中大校長沈祖堯教授和浸大校長陳新滋教授,亦清楚肯定學生的行為,並指罷課已然犧牲同學們寶貴的學習機會。誰為師「表」,怎不了然?

生活在事事講實效,處處謀功利的香港,很多浸淫社會已久的成年人只知以得失權衡所有,亦即「有無用先?」來作為行動綱領,說穿了就是妥協偷安的藉口。但凡每事皆以果為因,再倒推成效如何,那就根本不會出現「知其不可而為」,以卵擊石的行為。若然如此,只怕多少歷史因而改寫,文明也要裹足。事實上,五四運動距今幾近一世紀,賽先生和德先生何曾真正落戶神州大地?再說八九民運,亦已過了四分一世紀,當日民眾的訴求又有幾多得以落實?以結果計,這些波瀾壯闊,惜「革命尚未成功」的運動根本就是徒勞無功,不值一哂,歷史上亦只多了幾宗寃枉錯案而已。

又想起八九那年,香港學生亦曾罷課,我且有幸身在其中,所為的並不是切身利益,而是聲援遠在北京天安門的學生,和普世皆見的公義。今天既為我城前途和自身應享權益,更該義不容辭,理直氣壯地站出來。可惜的是,不少當時義憤填膺,振臂聲討暴政的俊傑,因識強國崛起的時務,早已痛澈前 「是」,先來打倒昨日的我以示忠誠,再群起傾力打倒今天的學生們以爭表現!至於昔日皇冠徽下的警隊,且知克盡己職,全力協助群眾活動進行,並維持秩序。惟時移世易,香港已成牛鬼蛇神當道,劣政治港,連市民公僕亦淪為當權壓制異己的執法工具,我們看在眼裡,還有退路嗎?

雖然明白我們這輩仍有很多在生活上有所制肘,為搵食、為份工、為養妻活兒、為照顧家庭、甚至為要招呼貴為政協人大的老闆、又或為生意計要奉承領導幹部,噤聲之餘,更多的是言不由衷,甚或指鹿為馬,大放厥詞。於是,香港的民主、我們的未來竟要靠學生罷課來爭取,且求同學們的犧牲和付出可換取往後半分自由呼吸的空間。作為一個曾經年輕的過來人,於心何忍?我不忍見學生肩負重擔,好讓我們坐享其成;我更不忍見自己的犬儒苟活,消弭年輕人的熱情,到頭來只是助紂為虐,自食其果。

因此,今天我縱未能加入罷課行列,唯以一句話明志:誓不罷休!同學們,接踵而來的抗命行動,其中有我。就算我們不能改變世界,但總也不要給世界改變我們。

(Jimmy Lam fb 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3日 下午8: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路見筆評 |葉劉:公務員「政治中立」屬彭督陰謀 無視中央官方文件力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