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很快就有九成自由,恭喜!

放權抑或收權〔羅思定談地方行政改革「陰謀」〕

2014-1-20 02:10
字體: A A A

 

好心人送來《施政報告》,頗有扔之而後快的衝動。見微知著,一個平時最貪圖口舌之快的領袖來講公共管治之道,當然頭頭是道,但就沒有能力執行。一個沒有執行力的吹水王做領袖,兼且大曬金錢,債留子孫,此人最後下場會否像斯大林?或者香江下屆真的需要一個克魯曉夫來撥亂反正了。

友人端來《施政報告》,好心圈好第188段有關地方行政之政策,希望思定留意。地方行政,講多無謂,行動最實際,自從2003年之後,北方檢討組織得失,發覺最大之廢弛,在於地區缺乏更堅固有力的街坊組織。於是禮到人到心到。在舊區,每一條街,總會有個同鄉會或同學會,每一條邨內之每一個大樓,總有街坊組長,總之遍佈每一角落。每逢過年過節,總是人頭湧湧,開倉派米,蛇齋餅粽,海鮮旅遊,遊學補習,舞蹈太極樣樣齊。

好多人太睇小這些東西的體貼及威力。擺街派粽其實相當out。要老人家排隊拿粽,其實只是為了拍照而已。一些聰明醒水的地區幹事,早已與街坊酒樓聯絡好,老人家可以選擇攞粽,或者一齊去街坊酒樓坐低食粽順便飲茶吹水,一舉三得。地區專員有沒有可能做到這麼貼身?

有老友耳語思定,北方人士深耕有功,實在已經壟斷地區事務,深入骨髓,實在毋須德成費心安排。德成需要做的,就是確保地區資源可以源源不絕地倒向某些北方組織身上。總之就是官民合作,成功爭取,萬事大吉。

不過,北方人士最不放心的,仍是官方地區組織之構成,乃係公務員為主,而且俱是輪替性質,做幾年又換一批,如何確保地區工作有力深耕,不是「官民」合作而是「民官」合作,卻是頭痛問題。

現在的政治現實是,官民合作的排頭兵,即是地區專員,大權早已旁落。所謂何事?自從區議會選舉之後,民選議員已經逐步取代專員之調理地區事務角色。近十年來,北方組織的椿腳或幹事,錢到人到,經費毋須專員操心。專員到達地區履新,聯絡主任早已安排一大批當區椿腳會面。這些美其名是「合作」,實際上是地區專員依賴這班街佬施政。舉例,689要落區扮親民,享受掌聲,地區專員員邊有可能班到足夠人馬撐場?於是就要靠街佬吹銀雞配合,場面才會好看。至於平時的甚麼撲滅xx行動、樓宇xx行動,以至地區表演,也需要街佬鼎力支持。

地區專員已經不是曾蔭權前幾年所說的甚麼地區特首,應該是地區副官。部分懶惰的專員,費時煩,已與各街佬有商有量,傍住街佬齊齊上,做夠幾年無風無浪等升官。同時,專員要回報街佬,隨時推薦部分人士拿社區服務獎。這種共生關係,主客逆轉,轉眼已慢慢形成。但最近每區一億元的政治派糖,卻出現了暗湧,幾乎連689之金漆招牌都弄不成。

原來,每一區之區區一億元,在推動時出現阻力。有街佬人士告之思定,十八區之議員,每人都有一張獅子口,個個項目正是高大空,但都有不乏好點子。但街佬界人士發覺,地區專員似乎不是那麼有商有量,搞到區議員「肯肯定」非常扯火。例如有一區,希望政府搞好個已經幾殘舊之社區會堂,結果畀專員用技術理由(包括日後執修營運)推塘;又有議員提到一些地區經濟項目,結果專員又以技術理由(衛生、發牌等問題又拖住),甚至有地區專員勸議員要多考慮一億元可能太少,不如考慮私人融資協助搞掂。地區人士朋友告訴思定,未遇過類似情形?為甚麼地區專員由熱心變冷感?

原來這與689及其團隊當年上台後的部署有關。下次再談。

〔小門內望 作者:羅思定  2014年1月20日〕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0日 上午2: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峯:唔好意思,呢半年多數將時間放係戲劇工作,音樂上真的沒有放太多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