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志源幫梁愛詩 大挪移變大醜事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當葉德嫻變成吳德嫻

2014-1-21 01:30
字體: A A A

忙到沒有時間剪手指甲。

忙到手指甲長得像在苦練九陰白骨爪。

忙到沒有時間剪腳趾甲。

忙到腳趾甲長得像細葉榕的樹根。

忙到失驚無神的被自己的腳步聲嚇到三魂不見了七魄。

忙到人家的腳步聲大到好似《侏羅紀公園》裡的暴龍。

忙到會不期然的哼起在浴室才會哼起的葉德嫻的《倦》:「夜,可知我累?無力忍眼淚。厭在無聲夜裡,無聲獨去……」而我其實忙到連流眼淚的時間都沒有。

忙到搞錯葉德嫻是「吳德嫻」。

忙到連去小便的時間也沒有。

忙到去大便都是奢侈。

忙到連放屁都懶得考慮身處什麼場合。

忙到連放屁的聲量都懶得去控制。

忙到懶得在半夜三更響應政府號召,起身將電視機的聲量盡量收細。

忙到永世都會覺得電視機的聲量很大,即使已經按了「消音」鍵。

忙到不時都會出現幻聽,例如人家說「幸福」,我會聽到「辛苦」。

忙到不時都會出現幻視,例如以為王維基是黃毓民,以為黃祖藍是黃光亮,以為周一嶽是周秀娜,以至以為唐英年是復活節島的摩艾巨頭神(補一筆:我較為清閒的時候則會以為唐英年是一張餐牌)。

忙到只有吊頸的時候才可以透下氣。

忙到連去吊頸的時間也沒有。

忙到去坐電椅都是奢侈。

忙到很容易喪笑,例如聽到人家把「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戲謔為「性取向,兩個字:一孿一直」,就會連續喪笑三分三十三秒,剛好是一首念念不忘這個時代的時代曲的長度。

忙到忘記了吃飯。

忙到忘記了自己其實已經吃過了飯。

忙到忘記了《忘記他》的歌詞。

忙到忘記了《忘了我是誰》唱起來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回事。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1日 上午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你偷偷看,我偷偷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