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早佔中│市民自發流動佔中 群眾聚集灣仔各處

恐懼鳥網誌│大家夜歸時要小心遇到的人:微笑的男人 Smiling Man(下)

2014-9-28 21:00
字體: A A A

(請先重溫上集)

他站在離我不到10米的位置,躲藏在樹蔭下,仍然維持剛在的姿勢,面向著我。我確定剛才沒有聽到任何跑步聲,但他現在的位置和之前的至少縮小了20米,而我回頭的時間最多只有10秒,即是暗示他跑起來的速度非常驚人。

我被他突然的逼近嚇得不知所措。我和他怔怔地站在原地,四目交投。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可能只有數秒,但我覺得有數小時長。突然,他一個箭步朝我飛奔過來。就好像卡通片那些鬼祟的小偷,他弓起雙腳,躡手躡腳地用腳尖走路。但唯一不同的地方是,他跑得非常非常非常快。

我有想過拿出手提電話或拔腿就跑,但那時候強烈的恐懼已經吞噬了我,我被嚇得動彈不能,雙腳好像被凍結在地上,怔怔地眼看男子那張瘋狂笑容和我愈來愈近,愈來愈近。

我以為自己死定了。但當他跑到離我只有1米距離時,卻猛然停了下來。仍然仰望著天空,仍然瘋狂地微笑。

我原來想向他怒吼:「你他媽的幹什麼?」但我實在太害怕,嘴唇抖得很厲害,最後卻變成一陣含糊的嗚咽:「你他…」

那個陌生男子沒有回答,但好像被我可憐的樣子「打動」,他開始轉身走人。他跳回那些古怪的舞蹈,一拐一拐地離開。我不敢把視線由他身上移開,至少等到他遠得我再也看不見他為止。

但當那名男子走了半條街時,他卻猛然停下來,轉身…

向我跑過來。

他這一次是全速,急速,飛跑,飛奔地向我跑過來。那名男子像一隻只會在惡夢中的怪物,以疾如閃電的速度向我跑過來,我被嚇得尖叫了出來。僵硬抽搐的四肢,頭部扭著不尋常的角度,瘋狂病態的笑容,轉眼間他已經近得觸手可及。

我拔足狂奔,像個小孩子般一邊奔跑,一邊尖叫。

我無命似的狂奔,直到跑到雙腿發軟,頹然跪在交通燈旁邊為止。我趕緊回頭暼一眼,發現那名男子沒有再跟上來。在回家的途中,我仍然像隻被獵人追捕的小鹿,不時神經質地左顧右盼,擔心他會在某個街角突然竄出。但很幸福,這次他真的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那一晚之後,我再也沒有夜晚散步了,甚至不敢獨自外出。即使事隔多年,他那張瘋狂的笑臉仍然時不時出現在我的夢裡。我可以和你們擔保,那個男人沒有喝醉,也沒有食藥。他那種舞蹈,那張笑臉展露出來的是一種赤裸裸的病態,純粹的瘋狂,而這樣東西是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可怕。

‧完‧

真人真事?
為什麼小編會說這篇文章有「95%確定是真人真事」?因為這篇文章當初出現在 Reddit (類似Facebook的網上社交平台)時,網民驗証過文章主人的身份(即是「起底」)。發現他沒有創作動機,沒有寫作背景,只是一個普通的尋常人。換句話說,他分享的很大機會是真的,但可能途中又忍不住加鹽加醋,所以又保留了剩下的5%。但那名男子究竟是什麼人來的?則沒有確實的說法,但大多數人認為他只不過是個瘋子罷了,而不扯上任何超自然原素。

「微笑的男人(Smiling Man)」文章出現了不久後,有網民把它改拍成一部數分鐘的微電影。小編看過後覺得很值得和大家分享:「2AM: The Smiling Man – short film」

最後,希望大家今晚夜歸時會想起小編的文章啦!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9月28日 下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提早佔中│被驅散示威者重回政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