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天祥空降《明報》成定局 張曉卿「斬將」留五大疑問

歷史記載鐵證:外傭投票權是梁振英剝奪的

2014-1-21 06:00
字體: A A A

外傭受虐,令香港聲譽蒙羞,可幸還有不少港人關心他們的權益和處境,甚至有家長帶同小朋友參加昨天的遊行。外傭權益和處境備受忽畧,與他們沒有投票權不無關係。《852郵報》翻查當年的報道證實,拒讓外傭享有投票權的人,就是今天的行政長官梁振英。

《852郵報》的讀者或者還會記得,1997年之前外傭雖無權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卻同樣有權在香港的選舉之中投票。事關根據後來不獲北京採納為特區法律的《選舉規定條例》第8條,「任何人除非在緊接其申請列入選民登記冊之日前7年內,通常在香港居住,否則無權在任何選民登記冊內登記為選民。」

該條同時指出「有關通常在香港居住7年的規定,不適用於《人民入境條例》(第115章)所指的任何香港永久性居民。 」

簡單來說,就是指任何人只要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則無論是否符合通常在港居住7年的規定都可以登記成為選民。而如果並非香港永久性居民,則只要通常在港居住滿7年,就能夠登記成為選民。

1995年9月,香港舉行最後一次的立法局選舉,選舉按被中方質疑是「三違反」的彭定康方案進行。

選舉之前5個月,亦即1995年4月,《南華早報》有報道指出,特區籌委會預備工作委員會(簡稱預委會)的政務小組港方組長梁振英(中方組長為蕭蔚雲,劉兆佳當時僅為委員)警告,讓外傭享投票權違反《基本法》。

梁振英當時還指出,《選舉規定條例》須在1997年後修改,以銜接《基本法》。他並稱,這說明為何關於1995年立法局選舉的規定,不能在1997年後採用。《選舉規定條例》後來在1997年2月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中,被決定不採用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

亦因此,1995年的立法局選舉除是香港主權易手前的最後一次選舉外,還是香港歷史之中外傭最後一次享有投票權的選舉。

的確,《基本法》第26條只保障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但若以此為理據,去指出給予非永久性居民投票權是違反《基本法》,顯然是「語言偽術」。在邏輯上,這種說法就如把公民聯署提名打為違反《基本法》一樣。

外傭雖在他們所來自的國家有投票權(菲律賓、印尼等地都容許公民經由駐港總領事館投票),卻在香港的選舉之中無人理會。要是他們有的是選票,立法會中的代議士以至特區政府會否更加關心他們的權益,或至少不會透過立法在政府政策之中合法地歧視他們、剝削他們?

值得一提的是,終審法院去年3月在〈Vallejos及Domingo訴人事登記處處長〉一案中裁定,外傭在港當家庭傭工並不附合「通常在香港居住」的意思。判決的解釋,顯然與1997年前的法例中的相同字眼有別,實在難以不起疑問,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是否為避免就雙非釋法,而犧牲外傭理應享有的居港權。

梁振英上星期三在《施政報告》中稱,「絕大多數南亞裔香港居民均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一方面沒處理取特區護照困難的問題,始終沒把非華裔視為香港社會不可分割的一份子,另方面更是在南亞裔和外傭之間搞分化,拒絕承認外傭多年來默默為香港不少家庭以至社會整體的奉獻。

(蘋果日報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1日 上午6: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立會保安扣留學民成員 邏輯亂執法差自打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