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記載鐵證:外傭投票權是梁振英剝奪的

立會保安扣留學民成員 邏輯亂執法差自打嘴巴

2014-1-21 02:05
字體: A A A

回歸以來,關於警察濫權的新聞不時出現,民主派亦經常批評官員不跟法律與指引辦事,甚至形容政府已經禮崩樂壞。但原來,這種風氣亦已由行政機關,蔓延至立法機關。這裏說的,就是香港立法會

上周六,學民思潮成員及音樂人杜夫合共6人,出席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的公聽會發表意見。其後,6人突然離開座位並嘗試衝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前面,希望遞交一張「支持公民提名」的單張,但中途已被保安攔截,並被委員會主席譚耀宗下令驅趕離場。

事情發展到這刻,本來還沒有什麼問題。然而,他們被趕後卻被帶到一間房間內,學民成員就堅稱當時保安不准他們離開,但保安由始至終都說不出合理理據,結果6人遭扣留超過1小時。至於立法會秘書處就有另一版本,發言人當晚回覆傳媒指,期間有保安跌倒受傷,但保安並無阻止6人離開。

就此,《852郵報》再問過當晚在場的學民成員黎汶洛。他表示,雖然保安沒有明確地說「你唔准走」這四個字,但事實上卻根本是禁止離開。他解釋,要離開房間,就總共要走出兩道門,但每道門都各有兩、三個保安守住。6人曾經提出要離開,但保安就說要等待上頭的指示,亦有保安嘗試伸出手攔住他們。

期間,黎汶洛打算走出第一道門打電話給律師朋友,但保安說:「唔得,喺裏面打啦。」黎汶洛說:「間房好嘈喎。」保安就說:「咁你企喺門口呢度打啦(即還在房間內)。」事件發生約1小時20分鐘後,一名較高級的保安進來,黎汶洛再問究竟可否離開,對方就說:「你簽咗呢份嘢(警告書)就走得。」換言之,上述的行為其實都已經證實了,保安的確曾經禁止6人離開,基本上已與「扣留」沒有分別,可見立法會秘書處當晚的回覆恐怕難以令人信服。

本報就此再向秘書處查詢多個問題,包括如何回應黎汶洛的上述言論,以及立法會有否向市民公開相關指引等。不過,秘書處都沒有解答這些問題,只是表示按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指引,秘書處須給予該6人警告。

發言人又表示:「為了進行給予警告的程序,保安人員在核實他們的身份後,向該六名人士分別作出解釋。在過程中有部分人士不合作,不願意提供身份證明文件,並透過電話與其他人士聯絡。整個過程用了大概一小時。在六位人士未正式接受警告,亦未及簽署認收任何警告書前,他們已在晚上8時25分自行離開。」發言人亦再強調,「秘書處並沒有阻止該六名人士離開」。

不過,以上的解釋起碼有兩大漏洞。首先,本報問過立法會行管會委員湯家驊,他表示,雖然根據指引,保安可以向不守秩序的示威者給予警告,但示威者卻沒有義務必須接受該警告。即使示威者不合作,拒絕提供身份證及簽署警告書,立法會最多只可以禁止他下次再進入議會範圍,卻根本無權因而扣留他。那麼,為何黎汶洛想離去時,保安卻會說「唔得」?

退一萬步而言,我們就假設湯家驊記錯,原來示威者的確要接受警告後才可以離開。那麼,何解6人最終明明沒有接受警告,又沒有簽署任何文件,但立法會依然批准他們離去?這樣豈不是自我違反指引嗎?

而其實,當天協助6人的立法會議員范國威,亦向本報表示,他當日曾致電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問個究竟。他指,陳維安當天跟他說,「冇一樣嘢話唔俾佢哋(學民成員)走」、「(保安)冇權要求6人逗留在房間好長的時間」。而在范陳二人通電後不久,6人就被釋放。

第二,《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24條列明,立法會人員在議會範圍內,「均具有警務人員的所有權力和享有警務人員的所有特權」。所以,保安的確擁有執法權力。問題是,如果立法會是因為有保安報稱受傷,覺得6人是犯了傷人罪,因而拘捕他們的話,則為何一個多小時後又放走他們?這樣豈不是放走了6名嫌疑犯,危害公眾安全嗎?再者,如果保安是依法拘捕他們,就有義務清楚說出法律理據,並指出這是一個拘捕,但保安當天卻沒有這樣做。

由此可見,立法會當天的舉動根本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在情在理在程序在指引,也明顯是自相矛盾兼難以服眾。相信連公眾都沒有想過,「禮崩樂壞」除了可用來形容行政機關外,現在連立法機關也適用。

延伸閱讀:

1) 即時關注:學民思潮或遭秋後算帳?

2) 即時關注:學民成員突被立會保安扣留

(學民思潮facebook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21日 上午2:0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譚志源幫梁愛詩 大挪移變大醜事